-木西木西-

这都是孩子他妈的错!(End)【ABO/米英】

突然完结!#

我写了整整两天上帝保佑我!#我超级想给一直坚持忍受着我的文笔的小天使们一个完美结尾的……可是我改了看看了改总感觉差了那么一点……水平尚不足够,对不起。

总算完结了,我会继续写一些东西,可能不会再开长篇了#鬼知道我当初可是只是for fun才搞出的这么个玩意儿!←结果坑了自己

最后一章,希望每一位读者都能阅文愉快。)

cp预警:除米英外,法加、普洪、露中、亲子分、独伊有。因为懒就不打tag了。

♧这都是孩子他妈的错!♧

完结章)

夜晚华灯初上,W酒吧里已是热热闹闹的了。

爱丽丝下了出租车,穿着她新买的裙子自信满满地踏入酒吧。推开门,一眼就看到了正在与一位少年说笑的安东尼奥。

“罗维诺,你的兄弟怎么还没来?”

“哼那个混蛋一定又是在街上勾搭女孩子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了。”

“噢,是这样啊。”安东尼奥挠挠他的头发,“我觉得……今天的罗维诺还是和每一天的罗维诺一样可爱呢!”

“哈?你在说什么啊,混蛋。”

“我在想明天午后你可不可以……”“嗨,安东?”爱丽丝径直走过去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噢——噢!爱丽丝,你来了啊!这位是瓦尔加斯。”安东尼奥忙着介绍,“请坐那边,你可以先去拿杯和你一样美丽的雪利酒来。”他说着拥抱了爱丽丝一下。

而爱丽丝在这时揪住他的衬衫低声问道:“你知道我在找谁,安东。阿尔弗雷德呢?”

“喔噢,你瞧,我一直忙于做别的事,这一会儿阿尔弗跑到哪儿去了我也不知道,请小姐你自便吧。”

“噢是吗,”爱丽丝咬着嘴巴,“你这糟糕的alpha!我猜我一定是被你们合伙骗去了。”

安东尼奥稍显惊讶地望着她,“小姐,我想你可以稍微轻一些说话……”

“哼。”爱丽丝并不打算继续理会安东尼奥。恰好在这时,她闻到了一丝阿尔弗雷德的气息,顺着它望过去,她发现要找的人正坐在一群热闹的人之中谈笑风生着呢。只消这一眼,她立即用气味锁定了目标。

阿尔弗雷德有所感应地向外瞥了一眼,没想到对上了爱丽丝的眼神。此时看到她拨开其他挡道的人,分明冲着他而来,阿尔弗雷德头都大了。

“好吧,什么事?”

“阿尔,你看上去好像不愿见到我。”爱丽丝娇嗔道。

阿尔弗雷德很想说,是啊,就这样吧。

但是下一秒他瞪大了眼睛。由于过于用力地行走,爱丽丝的10cm高跟鞋好像崴到了她的脚,她一下子失去了平衡,而一刹那间她反应过来现在她最该做的就是倒在那男人身上。

恰巧此时,亚瑟推开了酒吧的门。他恰好目睹了爱丽丝充满技巧性的一扑结果被阿尔弗雷德敏捷地躲开后的惨案。

“噢!”爱丽丝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就这样被摔到了地上。

阿尔弗雷德看了看亚瑟,又看了看地上的爱丽丝。他选择先躬身把狼狈不堪的女士扶起,然后看向亚瑟。“嗨亚瑟,你也来了。”

“是的,我本来想着今晚我们可能有个约定?”

“噢——哦是啊!”

“不过现在,看来我打扰了二位今晚的另行安排?”

阿尔弗雷德睁大眼睛,猝不及防。他又看了一眼正搀在手上的爱丽丝。“等等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什么了亚瑟……”

“不不不,你永远是对的,这没什么不好。祝你们玩的愉快。”亚瑟镇静地笑笑,往后退了几步,转身离去。

结果阿尔弗雷德在那一段时间里大脑当机了,似乎被亚瑟刚刚泄露出的失望与不爽以及各种情绪混杂在一起的信息素鸡尾酒给灌昏了头。总之他站在那儿,呆若木鸡。

爱丽丝看见他这副模样,冷哼一声,自觉地走到一旁去了。

看到亚瑟甩门而去的恶友二人都匆匆赶到阿尔弗雷德跟前。“你怎么不追上去?!”

“我……我不知道。看样子,我又一次让他失望了。”阿尔弗雷德破罐破摔式地耸肩。

安东尼奥叹息一声,“好吧看来你还没明白。兄弟,就让你的人生导师来为你指点迷津:你被一个用粗眉毛瞪人的英国小野猫看上了,他喜欢你,就是这样。没看出来吗?我都接受了你怎么还不接受?!”

基尔伯特也朝着阿尔弗雷德说:“这是真的。不然他为什么看到你和你初恋在一起会那么生气?不然为什么他找你孕育你们第二个孩子?不然你认为有哪个人会赶到那么混乱的聚会只为把你带回家?如果这都不算证据那么这世间的情侣都肯定是狗屁的耍流氓。”

“哦你说得真好,兄弟。”安东尼奥为他鼓起了掌。

基尔伯特颔首还礼说没错本大爷就是这么牛。

“好吧看起来确实是这样的,你们说的没错,”阿尔弗雷德恍然,认真地一一向跟前两人确认道,“亚瑟还喜欢我。”

“是的。”

“他想和我重新组成一个家庭。”

“没错!”

“…那我们他妈的在这儿浪费了多少时间!?你们应该早跟我说啊伙计!”阿尔弗雷德猛地拍了安东尼奥的肩膀一下,他的语速尽量追赶着他的动作速度,已经没时间留给他再继续待在酒吧里了。

他冲出酒吧,而且他知道自己该往哪儿去。

 

阿尔弗雷德跑上街头,立即往亚瑟之前离开的方向走去。当他终于在来往的人群中看见那个人(事实上亚瑟并没有走开多远)时,他下定了决心,倏地拦下他,牢牢抓住对方的手腕,直视那双绿得好看的眼眸——鬼知道他曾经多少次沉溺进去,然后诚挚地告诉那位独一无二的亚瑟·柯克兰先生:

听着,我希望你知道——

这只手,我永远永远不会再放开了;

我希望你知道——

无论经历多少事,无论我们分开还是相聚,无论我们存在或是消失,“我爱你”;

我希望你知道——

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永远把目光投向你,我发誓。

含着闪光的绿眸逐渐放弃了挣扎,两人之中较矮的那位被拥入怀中,胸骨上凹处的那块标记在隐隐发烫,但这是最好的印证不过了不是吗。相拥在人来人往之中,整个世界却好像只剩他们二人。亚瑟放弃了强硬的气味抵制,泣声说道:

我希望你知道,“我爱你。”

距离我说不爱你还没有过去多久,但庆幸这一刻你是你自己,我也是我的模样。

他们的灵魂就着彼此参差的缺口紧紧相拥,完美契合。这一刻只需一句,“我希望你知道,

 

I’m yours.

 

我想和你建立从属关系。

不管时间过了多久,我还是想要和你在一起,我没有变,我还是想要有你的未来。


 

夜空中爆出一声突如其来的乍响之后,漫天刹那迸溅出的烟火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它瞬间盖过了所有纽约霓虹灯的彩光,绚烂到璀璨的色彩,填满了每一个向天空无边无际地遥望的人的眼睛。

 

“喔噢!这真是太刺激了不是吗!”弗朗西斯看着那一整片铺散开来的烟花缭乱,不停地晃着自己的长腿。

“嗯……是的。不过我还是觉得,把‘惊喜’放在垃圾桶里这个点子有些不妥。”

“那是个空桶,别担心噢马修!”

“这下整个纽约城都能看到了吧?那家伙块头大得就像个炸弹。”

“是啊,多么适合庆祝啊!可惜这儿没有葡萄美酒月光杯……”

说话的人偷偷瞥了几眼身边怀抱着路易斯、坐姿乖巧的马修,悄无声息地往对方那边挪了几公分,又怕被发现似的顿住。手指最终安放在了距离目标不到几毫米的地方。

目前来说,安全。

路易斯、马修和弗朗西斯正坐在一座没有栏杆的桥沿,脚底下几米处就是汩汩的流水。

“那个,好看吗?”弗朗西斯问道。

马修仍在乖巧地抬头望,“好看呀。”

弗兰西斯讪讪地刮了刮鼻子,看看还没结束的烟火盛宴,“我好像都能听到警笛的声音了。”

“是吗?”

弗朗西斯深吸了一口气,一鼓作气握上马修的手指。

“弗朗?……”

“对不起,马修。有一些话或许没有那么浪漫但是……该死的原谅我现在什么情话都想不起来,我能和你……”

“可以哦。”

“等等我还没……”

“没关系,只要是和弗朗西斯,什么都、可以的——”马修慢慢地回握住了弗朗西斯的手,粲然一笑。

弗朗西斯的脑中响起一阵轰鸣:警报——警报!我方所有理智已被攻陷,我方所有理智已被攻陷!

下一秒、年纪尚小的小路易斯该被大人蒙上眼睛了。

 

“亚瑟今晚有十分重要的约会,所以我来照看可爱的小彼得。小彼得先生是他和这次约会的对象一起领养的,不是亲生的哦。可是特别神奇的是他们都有一双充满绅士风度的粗眉毛。”

大街上,费里西安诺正在和一位高个金发大背头帅哥谈论得很愉快,手里推着载有彼得的手推车。

“路德,你觉得……”

令他头疼的是,这个德国人总是喜欢在他们谈话间隙突然塞给他和彼得一堆玩具、小玩意儿还有鲜花。

“呃……你喜欢玫瑰吗?”路德问出这话时竟然难得的脸红了。

愣了一下之后,费里西安诺不由得露出了他最好看的笑容。因为面对的是一个总用温温和和的、一点儿也不强硬的信息素包裹着自己的人啊。“嗯,最喜欢了!”

不过,其实不需要999朵啦……费里西安诺有些想要劝住路德的样子。99朵也没事、9朵也没事、其实什么都没有也没事!真的,这一切都没有关系——

只许我在你身边就够了。

 

“这位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是啊基尔伯特,在你妈还没生下你之前我们就在天堂里头碰过面了,只不过但愿我不是一位美丽的天使罢。”伊丽莎白推开摆在酒桌上的一瓶瓶朗姆酒,为了能够腾出视野来看清坐在对边的基尔伯特。

“噢fuck,好吧,又一次,被你拆穿了。”

“这绝对是有史以来最老套的情话了,基尔伯特。”伊丽莎白又咽下一口酒,“你敢不敢直接一点,没准这样伊丽莎白就会他妈的答应然后我们就不需要再这么磨磨蹭蹭下去了。”

“好吧伊丽莎白!”基尔伯特低吼道,显然他已经感受到伊丽莎白散发出的Omega独有的诱人香气了,“你今晚要不要到我家去?不仅如此,还有此后的每一日每一夜,我问你愿不愿意都跟我一起消磨时光?”

“跟你在一起哪能叫消磨时光呢亲爱的?”伊丽莎白离开座位上前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如果你早一些说这句话,兴许我们一个月前就同居了。”

fuck.

 

王耀和他的四个娃正坐在自家的落地窗前的那块游乐区玩耍。咳咳先来简单介绍一下,现在上家是王濠镜小baby,下家分别为小湾、勇洙以及嘉龙小baby。

“好的亲爱的小玩家们,你们准备好了吗!”王耀站在一堆纸牌面前,首次担任这次“比大小”纸牌比赛裁判员的他异常兴奋。“现在我们请濠镜先翻出他手里的牌!”

濠镜看上去波澜不惊,甚至摆出了一副扑克脸。虽然、在两次试图用他的小肉手翻开牌面失败后场面一度陷入失控,但所幸第三次在王耀帮助下他成功了。

一张梅花3。

王耀都不知道自己该笑还是该哭。

濠镜用手指点了点那张牌,瞅着王耀,似乎在问这张牌的好坏。“哦天哪这不是你的错,濠镜。但恐怕你一直处于上风的位置要被扭转了。”王耀试图保证不让眼前这个宝贝眼角再次泛出泪花儿来。

“那么,接下来,下家们可以出牌了!”

但这绝对是一个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结果:

王湾  红桃2

勇洙  方块2

嘉龙  黑桃A

显而易见,濠镜仍然是赢家。

濠镜奇妙地感受到了自己是赢家的氛围,早就高高举起小手,作出特别挑衅的胜利姿态。为了维持家庭子女感情和睦,王耀一次次无可奈何地把濠镜的小手按下,濠镜一次次骄傲地再次举起。仿佛在说来啊你能拿老子怎么样。

“啊啊啊啊啊啊濠镜!这怎么可能!他老千!老爸他出老千!”

“不,你们不该这么说他,毕竟他才几个月!”

俗话说,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跟着嘉龙倒在地毯上翻滚、哀嚎着不可能的小湾和勇洙怎么也想不通自己竟然会输在自己的弟弟手里,而且还是连续……

突然间窗外一亮,王耀感到强烈而五彩的光线从外头爆射进来,一下子照亮了他面朝落地窗的那一侧脸。他惊喜地望见,在这个普通的周末夜晚,纽约城市的上空竟然出现了一束束夺目的烟花。它们呼啸着不断上升,到某个预定的高度时,嘣!地炸开,形成在黑色幕布上缓缓淡化的花火。一时间王耀被那毫无征兆出现的壮景深深吸引住了。回神后低头看簇拥在他身旁的孩子们,他们也微张着可爱的小嘴,浑然忘记了自己刚刚在做什么,只是目不转睛、专心致志地注视着不断上升腾起然后昙花一现消散在黑暗之中的一缕缕流星。

“伊万!快来——”王耀下意识朝屋里喊道,“现在的天空实在是太美啦!”

在遇见美好之事物时,第一个想到要与之分享的人,一定是你生命中最举足轻重的那位。

“要吃橙子吗?或者苹果?”伊万不紧不慢地端着一大盘料理好的水果和两碗果泥走到王耀身旁坐下。“小朋友现在好像没空搭理咱们的样子呢。”

“对呀。”王耀直接地凑过去,在伊万脸上亲了一口。

万眼底一暗,腾出手捧过调皮偷亲的人交换了一个长吻。

“不看烟花吗,真的特别好看。”王耀贴着伊万的嘴唇说道。“我不知道,但我只需要看你就够了。”伊万回答,顺带轻咬了几下。

在我眼里,你也真的特别好看。

 

在纽约这个城市里,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顺便说一句,

这可不是孩子他妈的错。

end.

————————

完结了开心吗!感谢看完所有的小天使!【深鞠躬30s+】

最后,free talk:

Q1:你们以后还会结婚吗?

英:(瞟了一眼米)谁知道呢,会结吧。毕竟那样就没有一个非法同居的帽子扣到你头上,而且既然法律想要给我们俩的关系再加上一层保障的话何乐而不为呢。好吧其实最最重要的是我的这个家伙很喜欢我们上次没有被撕掉的结婚证(又瞟了一眼),嗯他很期待再来一张。这样他就又能拿去到处炫耀了。

米:无所谓。我们曾经向上帝祈求他的祝福,但你瞧,上帝对爱情这码子事根本无能为力。(kiss英)顺便一提,我们下一次蜜月旅行要去伦敦哦!哈哈哈哈亚瑟超级期待的!

英:喂拜托你在接受访谈的时候就别说这些私人的事了!

米:我说的是事实呀!

Q2:谁追谁的?

米:(一把搂过英)这种事情当然是hero主动的啦!

英:(捂脸)ok就是他、追的我。不过决定权在我,不是吗?

Q3:第二个女儿叫什么名字?

米:哇你直接跳过了问我们有没有成功!好吧它确实成功了!耶!

英:(望天)别理那个永远在状况外的家伙,虽然说我如此喜爱这样的他。啊这不是重点,好吧!关于名字我们起初有过争论。我觉得阿黛尔比较好,接着阿尔弗雷德就说那还不如叫艾薇儿。

米:其实两个差不多,我觉得。

英:经过一系列的……(卡顿)咳争论之后,我屈服了。

(米意味深长的看着英,他们之间的信息素交流愈发频繁)

英:但是这家伙又一次临时改主意了。反正这事儿我就全权信任他了。

米:所以我们的小公主殿下就叫做艾米丽唷!好听吗?

Q4:跟大家告别吧。

米英:(同时)Bye!We're gonna to miss you!!!

free talk end.

全文完。[BYE!!!!!!!!

 
   
评论(4)
热度(51)
夏天你需要一片蓝洋洋的海。

还有,一个我。


坚信一切来源于热爱。

QQ:3120674959 欢迎扩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