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西木西-

这都是孩子他妈的错!(十五.五)【ABO/米英】

有人想知道我这个‘完结篇’写到7000+了还没有结束的感受吗?#手动再见(

总之这个鬼畜的‘点儿五’是有原因的(这个人想睡觉不想再打了就这样)

于是分成两部分来发:1.正剧铺垫废话(不)部分 2.正剧撒花撒糖部分(各种cp预警)#因为此人有些困糊涂了所以也许会有许多bug出现,见谅。


准备好了吗?


♧这都是孩子他妈的错!♧

十五.五)


有些事并不值得夸耀,尽管亚瑟不屑地这么想,但他仍旧时常在发自内心要感谢什么时怀想起这一日。

 

那天从早上起天气就灰蒙蒙的,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此日毫无疑问又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周末。

“天气:阴。”亚瑟翻开日记本的某一页后顶格写道。在一早醒来就开始写日记,这并不是他日常的习惯,但是今天、就今天,他认为自己有必要这么做。他换行继续写道:

“今晚,阿尔弗雷德要邀请我去他家过夜。”

 

这将是一个极不寻常的周末。阿尔弗雷德充满激情地起床、洗漱、穿衣、然后跟他的哥哥道早安,随后一起吃早饭。这些简直不值一提的事情在今天,特别的、焕发了光彩,从而显得尤其与众不同。

“你今天怎么了,阿尔弗雷德?给我看看你的牙齿,是不是甜食吃得过多了你。”马修一脸无奈地看着阿尔弗雷德边哼歌边摇晃脑袋的蠢样。

阿尔弗雷德难得谦逊地回答:“难道我平时不是这样的吗?”

“不,”马修把视线移回自己跟前的早餐,“平时你也很闹腾,不过今天你肯定是兴奋过头了。”

“噢,因为今晚我要让亚瑟到我们家来,他会踏入我的房间,然后关上门,接着我们会这样那样这样那样……”

“阿尔弗雷德,住嘴!”马修用铁艺餐叉生气地指着阿尔弗雷德那份根本没吃的食物,“你不该在一大早的时候就开始污染我的耳朵,用好吃的填满你的嘴巴好让它别再来烦我。距离晚上还很长呢!”

“是啊!”阿尔弗雷德咬了一口自己从来不爱吃的生菜,“今天也将是多么漫长的一天啊!”

 

“糟糕透了,”安东尼奥一走进基尔伯特家中就开始喊叫,“我们的联盟要完!”

“你是说我们邪恶联盟?哈哈哈这笑话没趣儿安东,”基尔伯特在浴室里大声回应,“本大爷的门不上锁可不是为了让你打扰本大爷上午‘和小鸟一起洗泡泡浴’节目的!”

“那是什么,基尔?我从来不知道你有这样的习惯。”

“啊,总之,”基尔伯特只在腰胯处系了条浴巾就走了出来,“告诉本大爷什么事,你不像是会因为某些无聊的理由激动到动辄跑到我家里来大喊大叫的人。”

“我要告诉你……”安东尼奥神秘兮兮地凑近说,“我们之中出现了一个叛徒!”

基尔伯特显得茫然不知,“谁?!本大爷?你?还是弗朗西斯?”看见安东尼奥对于他最后的那一个猜测点了点头后,基尔伯特更加不解了:“靠,弗朗西斯那个小混球除了照顾路易斯还有脑子想这种事吗?”

“听我说,昨晚我告诉他知不知道今天是阿尔弗雷德和亚瑟离婚一周年‘纪念日’,他说不知道。”

“废话,这个本大爷也不知道。”

“停停——然后,我又告诉他了我打算在今晚为阿尔弗雷德办个庆祝party,好让他清醒清醒亚瑟这个恶魔在他们过去的时候对他做了些什么——但弗朗一点儿也不感兴趣,他甚至推脱说晚上另有计划!”

“噢是啊亚瑟真是个巨邪恶无比的恶魔。”基尔伯特漫不经心地回道。

“然后我就挂电话了,我都不想告诉他我们这次party再次请了爱丽丝来,她可真是个宽容的女孩儿,她说她会考虑原谅阿尔弗雷德的,如果他也去那个party的话。”安东尼奥在茶几上找了点儿水喝下去,继续说,“毫无疑问,阿尔弗雷德会来的!我一直觉得爱丽丝真的、真的才是适合他的那一个,虽然是没有亚瑟的天生丽质,但也算好看了!而且她喜欢阿尔弗雷德,女性Omega的仁慈、善良、美好完完全全地在她身上体现了!还有什么更好的呢。而亚瑟超凶超霸道,还是个alpha…别的不说,他可是个alpha!如果注定、亚瑟要和阿尔弗雷德彻底断开联系,那么我希望自己的好兄弟能得到最好的,我是说——至少不是亚瑟,那么爱丽丝也好、其他什么鬼的只要是能带给阿尔弗雷德幸福的就行。”

说完,安东尼奥有所希冀地望着基尔伯特。而后者只能刮刮自己的鼻梁,认真地说:“嗯……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但我觉得我得说几句——并不是想要把你驳倒或说服什么的,只是最近几天,我忽然有那么一点意识到:也许亚瑟已经成为唯一的那个可以让阿尔弗雷德真正感到幸福的人了。嗯?安东,你懂我的意思吗?”

“什么?……”

“你的理解有一个很巨大的误区,或者说你压根儿没考虑到的地方,那就是阿尔弗雷德会怎么想。从客观上来看,哇亚瑟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而爱丽丝甜美的就像天使。但是!但是在阿尔弗雷德心里,可能总惹怒他的小恶魔才是有意思的那个。且不说阿尔弗雷德在亚瑟闭门不出那几天的小动作好了,有件事儿还没过去多远,你还记得吗?就是阿尔弗雷德发疯真去学习要当那什么摇滚歌手的那次?”

“是,我记忆犹新。”

“还记得我们刚一进屋,就听见阿尔弗雷德扯着嗓子在那儿嘶吼。啊哈我真是永生难忘那个歌声,台下挥舞着双手的则都是些醉鬼。我们要劝说他回去他犟着不走,然后我们先后打了……几个?三个电话吧我记得。一个是弗朗西斯,因为我们不能只让我们的耳朵享受到这‘绝佳’的体验;一个是爱丽丝,她却没来,是的安东我们不能怪她,毕竟玻璃心还得一片一片捡起来后才能粘回去;最后一个,就是亚瑟。”

“撒旦行动速度着实很快,”安东尼奥不得不承认,“他挂电话后没几分钟就来了。”

“然后咱们就躲进了洗手间。”

“那是因为咱们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这事没法儿解决。”

“后来要不是本大爷偷偷潜入人群里,那场好戏咱们可就错过啦。我就看见亚瑟径直走到台上,和阿尔弗雷德对视,噢那真是惊险的画面。亚瑟喊道:‘他妈的阿尔弗雷德给我立马回家!这儿不是你呆的地方。’然后阿尔弗雷德说:‘嘿亚瑟,你瞧瞧,这里可少不了我。’吼那副样子真是蠢极了,从亚瑟的表情上看我也能知道他也与我有同感。接着亚瑟上去就给他把话筒抢过来了,噢那动作帅得我都没反应过来,就听见他对着话筒宣布道:‘字母饼干万岁!’底下那一帮醉鬼照旧不知所云地跟着欢呼。我可真是被那场面惊呆了……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多智障齐聚一堂。”

回想起那一幕的安东尼奥跟着捧腹大笑。

“然后亚瑟扭头对阿尔弗说:‘看到了吗?这儿没有你不行?’那语气实在是太欠揍了,可阿尔弗愣是在那儿站着没动——就好像被亚瑟洗脑了似的。‘听话,阿尔弗雷德,你是个出色的呆瓜程序员,却不代表你能成为出色的歌手。’亚瑟说,‘你自己决定要不要跟我回家。顺便一提,彼得他今天叫我爸爸了。’阿尔弗惊奇地瞪大了眼睛,接着就乖乖和亚瑟走了!其实我猜是最后一句给阿尔弗雷德浇了一盆洗脑水,让他彻底清醒过来了。”

基尔伯特最终总结道:“看到没?亚瑟这人确实一点儿也不友善,还是个alpha。但糟糕的是他在阿尔弗心中占据的份额,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得多。”

“不……”安东尼奥不甘心地低喃。

“但事实就是如此。”

忽然,安东尼奥站起身。“哦等等…那么就这样假设好了,就假设你是对的……”

“我当然是对的。”基尔伯特不悦地皱眉。

“别插嘴。即使阿尔弗雷德喜欢的仍然、一直以来都是亚瑟。而显而易见的亚瑟也喜欢他,那么这种情况和他们结婚那一会儿他妈的有什么区别啊?结果是他们还是离婚了对吗?”

基尔伯特做了一个你继续说的手势,“Yes.”

“所以说,即使他们喜欢对方,但是还是有可能离婚。这是一个悲剧,如果这没办法解决……”

“等等,兄弟。”基尔伯特笑道,“你听着。离婚对于大部分人来说确实是悲剧没错是啦,但是你见过阿尔弗雷德在离婚之后有多伤心欲绝吗?没有。他们因此老死不相往来了吗?没有。相对的,离婚后的他们仿佛更加该死的‘亲密’起来了。我都觉得我下次看到阿尔弗雷德和亚瑟站在一起我就该戴上墨镜才能保住我的眼睛。”

“噢——那么他们搞什么就要离婚呐!”

“对他们来说这可能只是个阶段。”

“阶段,哼,什么阶段?”

“…为了共度一生?哼谁知道呢,也许就是for fun也说不准。”基尔伯特耸耸肩,表示他又怎么能过多推断别人的想法。

又或许当事人自己也不大明白。

 

“我还是要开party。”

基尔伯特正在给他的小鸡擦掉身上的水,闻言他惊讶地抬起头来,“什么?安东,你脑子是不是坏了?”

“你脑子才坏了。只是一个普通的派对也不许别人办吗?我已经把爱丽丝请来了,还有我的雪利酒是不可辜负的,更何况!我已经迫不及待要把上次我们拿到的冷知识纪念奖杯拿给阿尔弗雷德炫耀炫耀了。”

“倒不如说你是把这个当成借口邀请来了瓦尔加斯家的两个宝贝Omega了吧?”基尔伯特看穿一切似的觑着他。

“哼哼你不知道,罗维诺答应的时候可爱得不行!……等等我怎么会扯到这个上来的。”

“话说你们拿到了奖杯是怎么回事,本大爷可是记得你当时跟我说咱们的资格被取消了。”

“因为你和阿尔弗在场的话我们就真的赢不了了!有了这个共识之后,我和亚瑟决定合作。战果当然是辉煌的。”

“靠。”

 

今天,弗朗西斯把马修请到家里做客。

而现在,他的手臂旁搭着熊三郎,目不转睛地盯着马修在沙发边缘逗路易斯的样子。

Fuck……他怎么可以这么漂亮。

“马修?”马修把他的头发放下来,睁大眼睛。小路易斯靠在沙发上看着他咯咯乐个不停,不停地用小手想抓住眼前马修的那根弯弯绕的头发。

“阿尔弗雷德?”马修又把他的头发拢到脑后,假装出超凶的表情。这下小路易斯笑得简直要从沙发上滚下来。

看来是个“马修or阿尔弗雷德”的游戏,弗朗西斯笑笑,反正他知道这是他可爱善良的小马修就可以了。

门铃忽然响了。

“唔……弗朗你今天还邀请了其他客人吗?”马修一边说着,一边仍在咯吱咯吱地逗着路易斯。

“没有。”弗朗西斯走过去瞧瞧猫眼,“可能是哪两个傻逼也说不定……”

等他开门,眼前是一个壮硕的金发小伙子,派送员帽下面似乎梳着古板的大背头,弗朗西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他可没见过这么古怪的派送员。

但他看了看签收单上的信息,不禁惊喜地叫道:“噢,是我的好家伙,我就知道它今天会到!”他快速地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听见那个派送员说:“再见。”

哇哦,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德国口音吗?

弗朗西斯目送着这位板着脸的德国老兄下楼,才关起门。

他兴致勃勃地捧着刚拿到的包裹,走到马修和路易斯跟前。

“这是什么?”马修问道。

“噢,她的名字叫做:惊喜。”这意思就是说保密。“对了,马修。晚上有空吗?”

马修思考了一小会儿,然后说:“大概……有吧?我出门的时候听阿尔弗雷德说他要去参加个派对,于是我觉得晚上的时候应该只有我一个人。”

“完美!”弗朗西斯放下手里的包裹转而把双手按上对方的双肩,“那,马修,你愿意晚上跟我出去吗。只有哥哥我和你哦——”

“当然。”

“我就知道你会答应魅力无边的哥哥我的。天色不早了,我们待会儿就出发吧!”

马修还不清楚即将发生什么,只能呆在他原来的位置,和年纪最小的那个一起望着忙碌起来的弗朗西斯。

今天这些人到底是怎么了……马修在心里暗自吐槽。



###熬夜真的伤身体,小天使们。


   
评论
热度(31)
夏天你需要一片蓝洋洋的海。

还有,一个我。


坚信一切来源于热爱。

QQ:3120674959 欢迎扩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