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西木西-

这都是孩子他妈的错!(十四)【ABO/米英】

我还以为这一章就能把它完结掉呢QAQ#可能老天爷想要给我凑个整吧

就算文渣也好想要评论啊////倒地滚#

但是还是要说一句,亚瑟好可爱( 痴汉脸.jpg#想要每天对他耍流氓

♧这都是孩子他妈的错!♧

十四)

“喂。”有人叩了叩车窗,但阿尔弗雷德不打算理睬它,他已经料想到来人肯定是个前来警告的交警。而他正在把双手搭在方向盘上,脸埋在中间,没有戴上的耳机里在放backstreet boys的歌。他已经打定主意在下一次这个烦人的交警过来敲他的玻璃时摇下车窗,然后告诉对方他刚刚打扰了自己自杀。

噗,阿尔弗雷德想想就认定那时交警的表情一定会非常好玩。

听着有些不耐烦的叩车窗声再次响起了。

摇下车窗时阿尔弗雷德还带着恶作剧的愉悦,但随后他怔住了。

“阿尔弗雷德,你是打算在车里靠一氧化碳自杀吗?”来人竟然是亚瑟。

“呃,我只是刚刚在想事情。”阿尔弗雷德依旧用难以置信的眼神望着亚瑟。

亚瑟皱着眉头倚在车窗边上,绿眼睛直直盯着对方:“我相信你,你也许还没蠢到要去自杀的地步。接着,阿尔弗雷德,你能让我搭个顺风车去FG大街吗?”

“噢,可以啊!上来吧。”

亚瑟坐上了副驾驶座,随后阿尔弗雷德就问他:“彼得呢?”

闻言亚瑟按了按眉心:“要怪就怪我的一个客户突然打电话来让我去他那儿,没办法我只能把小彼得托给弗朗西斯让他继续放纵小彼得和路易斯厮混在一起……”

“那听上去可不是什么好事,”阿尔弗雷德发动了汽车,舒畅地呼吸着混杂着亚瑟身上特有薄荷气味的空气,“你该想到可以把彼得先让我带一会儿。”

“那该死的、对啊!但是鬼知道你无聊到缩在自己停在路边的汽车上吸一氧化碳呢?”

“喂,你态度也该好些了吧,距离我们上一次恶语相向已经有很久了,”阿尔弗雷德感受到手机一阵提醒性的震动,于是他从裤兜里抽出手机,“况且你还在我的车上,乖一点,小野猫……”

亚瑟盯着他解开手机锁屏,头皮一阵发麻:“等等,我猜你不会试图要同时做开车和使用手机这两件事吧,你不会的对吗?”

“不不不,看我的吧,这种事我已经熟门熟路啦别担心!”阿尔弗雷德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抓着手机,目光不停在闪光的屏幕上扫视,同时车还在加速之中。“上帝啊,总统转了我一条推特!”

阿尔弗雷德突然异常兴奋地抓着手机要给亚瑟看:“亚瑟你敢相信吗!?我没骗你真的是……”

“阿尔弗雷德!看路!我警告你,这可不只关乎你一个人!”亚瑟抗拒地往后靠,“现在,说实在的,在你驾驶的车上我感觉非常不舒服,就因为你边开车边玩手机!这是犯法的,我再次告诉你,看路!”

“好吧,亚瑟。告诉我我是否漏听了你语气中的那一丁点羡慕呢?哈哈哈。”

“阿尔弗雷德……你可以把车停下,我宁愿自己走路过去。”

 “不、不、不,我是那样的人吗?就只要再一下……”阿尔弗雷德说这话时漫不经心地朝路面瞥了一眼。

“当心!”随着亚瑟惊恐的大喊,整个车剧烈的振动了一下——它撞上了正行驶在他们前面的那辆车。

“阿哦?”阿尔弗雷德看着眼前的惨状还没有反应过来,“我的车!不!”

被吓坏了的亚瑟在一旁说着风凉话:“忘掉你的车。看哪,前面那辆车的司机貌似快要发飙了,这一位似乎没那么好办——那人看上去又凶又壮。好吧,现在你想怎么做?”

“下车。”阿尔弗雷德打开了车门。

亚瑟惊讶地笑了一声,“阿尔弗雷德,你真的打算上去干一架吗?虽说我们有人数优势但……”然而他一下车就被阿尔弗雷德猛地攥住了手腕,然后随他朝着路边的巷口里冲去。虽然亚瑟很不愿承认,但是好吧!他们的的确确是在肇事逃逸。

“你疯了!”亚瑟嘴上这么说,却仍然没有挣开阿尔弗雷德。逆风奔跑让他额前的刘海全都扬到半空,露出优美干净的额头。他不知道自己跟着阿尔弗雷德这样跑了多久,亚瑟只是一刻不停地注视着前方这个引领着他飞奔的人,他的金发在夜色中熠熠闪光,美丽中含着生气,不同于纽约城随处可见的霓虹灯。

不知道前方他们会到达哪里,亚瑟只有去相信他。直到阿尔弗雷德握着亚瑟手腕的手心冒出了热汗,两个狂奔的人才渐渐停下,他们一直在喘气,阿尔弗雷德甚至还笑出了声。

“我感觉咱们好像跑了一个世纪。”他说。

“我感觉咱们完全脱离了既定的路线,还有,”亚瑟把手按在胸前适应着心跳的高速跳动,“你可能拿不回你的爱车了。”

“噢是啊,”这一趟子下来阿尔弗雷德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他有点儿幸灾乐祸地觑着亚瑟还撑在墙上喘得要死要活的样子,“确实挺可惜的,但它也差不多被撞废了,还不如再买一辆。”

“你还敢说,自己疯也就算了,还带上我。”

“我走了,那你怎么办?”

亚瑟听到这番话稍稍有点惊讶,他抬头望向阿尔弗雷德,后者却表现得稀松平常。

“休息完了吗?要不要去最近的咖啡馆里坐会儿、喝杯热咖啡什么的……”阿尔弗雷德建议道。

“当然,不过我只需要红茶就够了。”

“连这个时候也要风度吗,我的绅士?”

“屁话。”亚瑟白了他一眼。

 

“等等,这个咖啡馆吗?”亚瑟眼神盯着招牌上发着光的“CQ”停下了步伐。

“对呀。”阿尔弗雷德回头说。

“那你进去买吧,我在外面等着。”

“咦?”阿尔弗雷德不解地偏头,“不进去坐一会儿吗?”

“里面太闷了,不要。”

“好吧。”

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推门走进店去,自己则在街上吹着从纽约中央公园方向来的风。

“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阿尔弗雷德举着给亚瑟的那杯红茶说道。

“没什么,”亚瑟伸出手接过。“现在我身上没钱,下次还你。”

“不用啦。”

“那不行。”亚瑟飞快地瞥了阿尔弗雷德一眼。然后他们并肩漫步在纽约璀璨的街道上,除去步调的完全一致,两人都刻意表现得拘谨疏离。

眼看就要到拐角了。

“阿尔弗雷德,”亚瑟忽然出声,“那个、我知道了……爱丽丝来纽约的事。”

“喔,是吗。”阿尔弗雷德把这当做一次不走心的谈话开头。

“嗯,据说就是这个CQ咖啡馆吧,你们俩见面的地方。”亚瑟缓缓说道,“我不是故意要去知道的,只是偶然……”

阿尔弗雷德只是很疑惑亚瑟为何这时突然提起这件事,“啊,就是这样的。那天我们在CQ见了一面。”

瞧,他的用词多准确啊。

“喔,看来真是这样。”亚瑟打开红茶的包装盖,吹了吹上面浮起的热气,状似内心毫无波动。再次沉寂几秒之后,亚瑟又问:“看来爱丽丝依然很喜欢你咯?”

“啊,这个嘛……”阿尔弗雷德又想起那天的遭遇,抚了抚后脑勺,“是啊,她大概是那个意思。”

“哦,那你呢,你看见她以后?”

“我嘛?……还好吧,爱丽丝挺让人喜欢的。不过她确实变漂亮了。”阿尔弗雷德说。

“是这样吗?”亚瑟这一句话说得又低又轻。

“喂,阿尔弗雷德。”亚瑟不再向前走,他站在那儿望着听见呼唤转回头来的阿尔弗雷德。而阿尔弗雷德看到,亚瑟的身影显得伤心又可怜。“你知不知道、我们的灵魂伴侣关系——就是把你和我牢牢绑在一起的见鬼枷锁——其实是可以解除的。”

阿尔弗雷德笑出了声,“这个吗……我知道啊?”

这种时候笑得出来的也只有阿尔弗雷德了。

“那么你想要和我断绝关系吗?我完全尊重你的选择哦。”

“亚瑟,”阿尔弗雷德仍是微笑着,“那你要和我断吗?”

“哼……你也会考虑我的感受了吗,这些我可完全不在意——”亚瑟撇头说,“只是你本性自由,我不必想就知道你一定受束缚颇深,早就不耐烦了……”

阿尔弗雷德打断他道:“可你不是还想再要个女儿吗?”

“我那天跟你提起这件事只是我一时冲动!我让马修告诉你了!”亚瑟喊道,“这个你真的不必认为我在强迫你,总可以另找办法……”

“那如果说我也想呢?!”阿尔弗雷德同样喊道。

绿眼睛瞪圆了,里面充斥着不可思议。“你说、真的?”

“hero什么时候说过违心的话!”阿尔弗雷德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也感觉自己有点儿违心,不过英雄哪需要关注这些细枝末节呢?“让我们一起造个女孩儿,她肯定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造物。”

“真是鼓舞人心,”亚瑟如释重负,“不过前提是我们不能有肢体接触。”

“……”阿尔弗雷德原本高举起来准备拥抱亚瑟的双手僵在半空,然后失望地放下,“为什么!亚瑟!”

“你还问我为什么!?这当然是为你考虑也为我考虑后的结果!……所以采用试管婴儿技术这个方案,你觉得如何?”

阿尔弗雷德感觉失望透顶,但还是噘起嘴道:“好吧好吧亚瑟,听你的。”

“哼,我就知道,”亚瑟有些得意地说——那一刹那他好像丧失了阅读空气的能力——“不这样你是不会答应的。”

电话铃适时地响了,亚瑟解锁后看到来电显示,一下子大惊失色:“糟了,我竟然完全忘了要去客户那儿的事了!fuck!”

 

医院门口。

亚瑟砰地一声关上车门,在阿尔弗雷德坐上驾驶座并关上车门后他就开始哼哼唧唧地嘟囔:

“什么鬼医院,他们竟然计划要给我打那么多的激素!我宁愿去吃十只麦当劳的童子鸡也不要受此等折磨。看来现代医疗技术也并不高明,他们就没考虑过我的身体根本没办法承受那么高剂量的激素,况且还是雌性的!”

“哦真的吗亚瑟,十只?”

“去你的吧,阿尔弗雷德。”亚瑟飞快地答道,“我知道全世界的麦当劳都是你开的,行了吧?你不必那么较真。你说那些所谓顶尖大学毕业的医学博士们到底有没有临床操作过,接着就想当然地把人家的静脉当成刀枪不入的下水管道 什么东西都能往里冲似的……”

阿尔弗雷德看上去倒没怎么受打击,“哇那么看来试管婴儿这条道儿是走不通了?亚瑟,接着你想怎么办。”

亚瑟苦着脸说:“我不知道……也许我们的计划只能放弃了。我很抱歉阿尔弗雷德,明明是我先提出然后鬼知道它怎么就成了我们俩共同的愿望!现在我真是走投无路了,我想不出点子。”

“噢,你漏了个好主意,亚瑟,”阿尔弗雷德提议道,“或许我们可以走老路子。”

亚瑟没听明白。“什么?”

“就是——最原始的方法嗯。”阿尔弗雷德假装咳了两声。

“……哦上帝啊,阿尔弗雷德!”亚瑟作出惊恐不已的表情,“你知道这样会不只是让我失望,还有爱丽丝!”

“等等,这又关爱丽丝什么事了?”

“我真是无法理解你,”亚瑟气急败坏地摇头,“我本以为你不会成为这样的人的,阿尔弗雷德。就算你没认清人心而再一次喜欢上了那个妖艳贱货,我猜想大概她也是真喜欢你吧。但你转头又说要跟我上床。什么意思?!你这是把我们两个都糟践了!”

“等等……我的亚瑟,”阿尔弗雷德哭笑不得,“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和爱丽丝重归于好了?这不可能的好吗?她长的是不错但那又怎么样呢,就算她再好再妖艳,我一样不会说我爱她,最多我承认我曾经喜欢过她罢了。亚瑟,我想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亚瑟也忽然间不清楚自己刚刚哪儿来的那么大火气,现在的气氛倒是很尴尬了,他什么都不想说。

可是阿尔弗雷德还作死地凑过来不怀好意地问:“亚瑟?……所以你刚刚在吃醋吗?”

亚瑟差点没忍住一拳头抡上他的胃。

克制住,亚瑟对自己默念,你的生命财产安全现在全押在这个并不让人省心的驾驶员脑回路上,要是他被抡抽了,难道上帝会来救他吗?

“而且亚瑟…你又怎么会觉得我又喜欢上爱丽丝了呢?”

“闭嘴,看你的路。”

“我在看路哦。”

“…喂总之!别那么多废话笨蛋!”

“嘘,从刚刚开始你就那么吵,彼得都要被你吵醒了。”

亚瑟少见地被噎了回去,他用恶狠狠的眼神表明阿尔弗雷德下车后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哼。”

###

 
   
评论
热度(42)
夏天你需要一片蓝洋洋的海。

还有,一个我。


坚信一切来源于热爱。

QQ:3120674959 欢迎扩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