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西木西-

这都是孩子他妈的错!(十三)【ABO/米英】

感觉完结就在前方!#
装完逼就跑嗖嗖嗖#

♧这都是孩子他妈的错!♧

十三)

如果无法爱你,等我老去以后该做些什么呢?

 

“我们已经多久没有这样好好交流过了?”

“不知道,”笑,“希望不是我一个人觉得这不坏。”

“当然不,我也有同样的感受。”

 

对于亚瑟来说,蛰居在家真不是什么太值得回忆的经历。除了每天等待王耀或弗朗西斯送来的三餐,还有阿尔弗雷德那个无所事事的蠢蛋每天的骚扰。如果哪天亚瑟没看见门口被塞进纸条了,那么阿尔弗雷德一定是死了或是手臂废了,不,就算那样——亚瑟坚信——他还是会用脚写字以求达到骚扰的效果,应该说阿尔弗雷德的四肢都废掉才对。

 

每天(在亚瑟看来)对阿尔弗雷德产生这样那样的恶劣想法然后在他的纸条被推进来的时候全部倾泻给对方,是那段日子里唯一能愉悦亚瑟的小小游戏。而阿尔弗雷德会以一种意想不到的耐心一一回应。

这样轻松的互怼模式终于要结束了。那天海德薇莉估摸着亚瑟的情况应该回转得差不多了,就打了电话过去。

“我亲爱的,你现在怎么样?”

“好极了。我是说——接下来就是阿尔弗雷德的骚扰时间了,所以我要告诉他再吃那么多等他老了以后就会糟糕得像糊在病床上的软泥一样。我今天早晨吃土豆泥的时候刚想出来的,怎么样?”

“哇喔,”海德薇莉有些小小的惊讶,“亚瑟,你听上去完全好了。干得不错。——虽然你的想法真的有些残忍。”

“是吗?我是说最后一句。”亚瑟那一头似乎正在起身挪动位置。

“是啊,你真不该那么说。”

“喔……原谅我,我已经迫不及待地用开门的方式去迎接那只阴测测往我门缝里塞纸条的捣蛋鬼了。”亚瑟的声音看上去十分兴奋。

海德薇莉无可奈何地说:“稍等一下,我需要你在家里自己做几项身体测试,然后告诉我情况,我再下个结论,看你是否真的好了——再去迎接你亲爱的‘捣蛋鬼’伴侣吧。”

亚瑟听完有些气愤,“海德薇莉,我想你没有忘我和阿尔弗雷德已经离婚了。”

“我很抱歉?但我说的不是你们的‘灵魂伴侣’,而是这一个月来一直陪着你的陪伴者的意思,伴侣。”

“嘁你是说这一整个月我唯一的陪伴者……等等,难道真的是这样吗?”亚瑟困惑地说。

“恐怕…”海德薇莉有意无意地确认,“是这样的。我的亚瑟。”

 

结果这一天,在亚瑟缩在门口等的半个小时里,阿尔弗雷德·琼斯的纸条没有来。

应该说,他没有来。

上帝保佑,我之前说的那些只是开开愚蠢的玩笑罢了……亚瑟心情稍稍低落地这么想着。

如果不是弗朗西斯的电话打来,亚瑟大概觉得自己会干脆在门旁睡上一觉。

天啊看看他自己都懒成什么样子了!

“亚瑟,说好的酒会庆祝!你可真是狡猾,要不是基尔伯特告诉我你已经完全痊愈了,我都要接着给你做晚餐了!快点儿出来吧,柯基都快要不认你这个主人了——记得剃胡子。”

“噢……上帝啊我都差点给忘了。”亚瑟缓缓地从门旁起身,忍受着肌肉的酸痛感。“不要把我想得跟山林野人一样好吧?胡须我还是每天都剃的。”

“感谢我们吧,已经帮你叫来了一辆车了,黑色的雪佛兰,别忘了。”

“我感谢你,弗朗西斯,尽管我知道这只是你催我快点的小把戏。”

“你知道。”随后弗朗西斯挂了电话。

等亚瑟终于穿戴完毕,下楼后就看见了那辆黑色雪佛兰。没有多想,亚瑟就坐了进去。

“小姐,我就说这里打车的人很多,不会让你等很久的。”坐在驾驶座的人忽然朝后座说了一句,然后转向亚瑟,“先生,去哪儿?”

“呃,等等……”亚瑟意识到自己好像坐错车了,但司机接下来的话让他被自己的绅士风度死死摁住。

“先生,这位小姐要去CQ咖啡馆,但是不幸没有带够钱,这下你们就可以均分车费了。”

“噢是吗……希望我顺路。我去W酒吧。”说着亚瑟朝后方望了望那位处于窘境的小姐,以图能第一时间接收到她感激的可爱眼神以及适时地表现一下自己绅士的笑容。

“嗯,正好顺路呢,真好啊。”

看到她的时候,亚瑟的眼神停滞了一下,随即变得不可思议起来。

——是爱丽丝?!

“你好,亚瑟。很久没见了。”爱丽丝带着一丝笑意打招呼。

亚瑟按捺住自己怦怦跳动的心脏:“爱丽丝,好久不见。”

爱丽丝凑到亚瑟耳边,以至于亚瑟都能闻得到她身上无法忽略的香水味。他感觉得到爱丽丝在打量他——

“亚瑟·柯克兰,我听说、你和小阿尔离婚了?”

上帝……请让我的理智再保留一会儿吧。亚瑟闭上眼用力祈祷着。

“对。”

“怎么样,终于让小阿尔远远地离开你了,你大概很高兴吧?亏小阿尔当时那么喜欢你。”

“呃。”

“现在,小阿尔应该回到他的真爱身边了…我觉得。嗯哼,其实我一来到这个城市小阿尔就着急地约我出去呢,你说这是什么啊,多心急的alpha哟。”

亚瑟多么想立即下车,以逃避这恼人的Omega,“你觉得阿尔弗雷德还喜欢你吗?”

“你这是什么话!?”爱丽丝柳眉倒竖,反驳道,“不然他为什么约我去CQ咖啡馆见面呢,真是可笑了。我听说你得到了阿尔的一半财产,这就开始放浪了吗,我知道你要去W酒吧。阿尔还不知道吧,我想我可以在我们愉快的谈话中略略地提一下,哦不过他现在大概都不太管你的境况了吧……”

“闭嘴。”亚瑟突然正色转头和爱丽丝对视。

“你……”

“我说,闭嘴。”这一刻亚瑟把Alpha对于Omega的压制力运用到了极致。一般说来,他不想对一位女性Omega这么粗暴的。

爱丽丝哼了一声,身子向后倒在靠背上,不再说话。

“先生,您的目的地到了……”

车停下了。

 

阿尔弗雷德气冲冲地拉开椅子坐下。“好吧,你们所谓的‘要紧事’是什么?这个时候我本应该在家里。”

“应该是在亚瑟家门口玩你那些小把戏吧?”基尔伯特大笑了几声。“况且亚瑟今天不会在门的那头乖乖等着你了,我女友告诉我他已经痊愈了哦。”

“什么?!这么有意义的时刻我竟然没有目击!这下好了,说说你们该怎么补偿我。我本可以朝着亚瑟嘲讽地大笑三声,可是现在这个绝佳的机会我错过了!”阿尔弗雷德大叫着。

“这就补偿你,你猜谁来纽约了?”

“如果不是LadyGaga我不听。”

“滚吧你,”安东尼奥说道,“是爱丽丝!你还记得她吗?”

“噢当然,”阿尔弗雷德立即说道,“那是我的初恋啊。”

安东尼奥满意地点点头说:“对啦,而且她现在就要过来见你一面,怎么样,开心吗?”

“噢!那当然好!”阿尔弗雷德愣了愣,“所以要紧事到底是……”

“难道是让我带她参观纽约城吗?”阿尔弗雷德疑惑地喃喃。“这算什么TM的要紧事?!”

“错!阿尔弗雷德,我受不了你,”安东尼奥恨铁不成钢地咬牙,“你现在又要开始进入亚瑟的狩猎区了,没明白吗?我在把你拉出来,从你已经掉下去一次过的陷阱里。”

“安东尼奥你在说什么!”

基尔伯特插嘴道:“阿尔弗雷德,事态很严峻,比你想象的还要严峻!根据我的可爱医生小女友说,灵魂伴侣的维系条件就是——爱。你们俩至今都受灵魂伴侣的牵绊那么深,很明显你们之间还存在着那啥,知道吗?但好消息是,并不是没有灵魂伴侣关系断掉的……”

“比如说弗朗西斯。”安东尼奥说。

“对,比如弗朗西斯。他那对是真的没戏啦,但他们还是朋友关系。”

——“我现在给你个机会,你断不断?”

 

“大家好啊,在聊什么呢?”爱丽丝袅袅婷婷地走进了咖啡厅,径直朝阿尔弗雷德走去。

“爱丽丝!噢上帝啊你又变漂亮了。”

“谢谢。”就势在基尔伯特他们为她留的座位上坐下,爱丽丝甜美地朝着身旁的阿尔弗雷德笑了笑。

阿尔弗雷德默默地捏了捏鼻子。控制鼻息。

“你好啊,爱丽丝。”阿尔弗雷德也回了爱丽丝一个笑容,“你变了很多。”

“可你还是没变,依旧那么帅气迷人……我的小阿尔。”爱丽丝抛出个颇有深意的眼神。

安东尼奥沸腾了,“喔噢噢噢哇哦,我们是不是在发光啊,嗯阿尔弗雷德,看看我们。”

基尔伯特在一旁附和:“别傻了安东尼奥,他哪儿有空暇看我们呢?”

“嗯,谢谢夸奖……”阿尔弗雷德稍显慌乱地揉了揉脑后的金发。

“呀,小阿尔害羞的样子也好可爱啊。”一阵调笑之后,爱丽丝终于把注意力放在了菜单上。

阿尔弗雷德趁爱丽丝点餐的空档朝他的好哥们投去不解的目光,而基尔伯特和安东尼奥则不约而同地鼓励他:“加油!加油!”

“咳,爱丽丝?”阿尔弗雷德首先发话了。

“嗯哼?”爱丽丝淑女地回应。

“你和你的男友处的好吗?”

阿尔弗雷德仿佛听见了对桌两人喷水的声音。

爱丽丝明显一愣:“小阿尔……我现在没有男友啊……”

“哦是吗?”阿尔弗雷德了然地点点头,“可惜了你这么漂亮,以后肯定会成为一个好伴侣的。”

“是吗?”爱丽丝瞬间笑逐颜开。

“那和我讲讲你和你上一个分手的男友吧,你和他分手前处的怎么样?又是为什么分手了呢?”

“呃,这个……小阿尔……”爱丽丝茫然失措地望向对桌的两人,“我和他……呃性格不合,起初我们还不错……”

“喔,那你有和谁缔结过灵魂伴侣吗?就是在噼噼噼的时候那东西突然就出现了——这样?”

爱丽丝慌张地摇头,“不,我不知道……”她离开了座位,仓皇地连一声再见也没有说就逃出了咖啡馆。

安东尼奥生气地质问阿尔弗雷德:“你在搞什么?!”

“我还想问你们呢?!你们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药!”

“人家爱丽丝好不容易为了和你重聚来到纽约……!”

“停停停,都冷静一下,”基尔伯特站出来当和事佬,“听我说阿尔弗雷德,我们的意思是:如果你放弃亚瑟,你可以立即和爱丽丝双宿双飞,爱丽丝明显还喜欢你。”

“而你刚刚把她的心毫不留情地碾了一遍又一遍!”安东尼奥说。

“我又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和爱丽丝双宿双飞,给我个理由。”

“就凭你说你已经不爱亚瑟了!”

“我……”阿尔弗雷德想脱口而出的话语被扼在了喉咙里。

 

——“我给你个机会,你断还是不断?”

 

“我为什么要断?”亚瑟扭头就说。

弗朗西斯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摆弄着怀里的路易斯,“管我的事咯?小亚瑟,你可得好好想清楚。因为你的伴侣而受折磨的这一个月才刚刚结束呢。”

“而且我觉得阿尔弗雷德迟早也会知道你们的灵魂伴侣关系其实是可以截断的。”王耀在一边说着,“先下手为强啊。”

“就是这样的,亚瑟。你难道要等阿尔弗雷德毫不迟疑地把你们俩的关系就这样断送,毫不过问你的意见,就好像理所当然你会享受这个过程一样。”弗朗西斯一口一口抿着酒。

“弗朗西斯你不要把阿尔弗雷德想得如此不堪,”亚瑟有些迟疑地回应,“实际上,我的确毫无头绪……”

“全在于你,亚瑟。你还想不想要和阿尔弗雷德有这种从现在看来百害而无一利的灵魂伴侣关系呢?”弗朗西斯催促着亚瑟的临门一脚。

 

“我想再要个女儿。”

“我拒绝。”冷漠到陌生……

不,不,那只是梦。现实是——

“哦天哪亚瑟,再让我考虑一下……就这样。” 好像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喜欢你,亚瑟。”大男孩的眼睛亮亮的,“我还想让你也喜欢我。”

“你正在向一个alpha发出求偶信号,阿尔弗雷德。”

“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确切地知道我想要让你发誓你再也不会和其他人调情。”

“我想和你建立从属关系。”

对方坚持的目光,不容拒绝。

而在亚瑟的一生过完之前,他起誓自己想不出也不愿想出能在阿尔弗雷德这样炽热目光下回绝他的魔法。

肉肉肉&小孩子别手滑唷

亚瑟一杯一杯地灌酒,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做了。

“听我说……我讨厌丢东西,更讨厌迷路,因为那感觉像是你被全世界丢弃。”亚瑟的眼角开始渗出生理性泪水,只是他已全然不知道如何去止住——

“但是,”亚瑟困乏地低喃,手指捋动趴在腿上的柯基的毛发,“我还是想看看阿尔弗雷德的选择…如果现在我决定与他断绝关系,那不也是擅自做决定而不顾阿尔弗雷德的想法吗?”

“……而且我真的想要给彼得一个妹妹。”

弗朗西斯和王耀蹙眉瞅着逐渐睡去的亚瑟,看他缺乏安全感地呼吸。

“这个家伙又变好看了,我怎么觉得。”弗朗西斯嫉妒地说。

“赶快找到你自己的伴侣吧,弗朗西斯,这样你就没有心情去欣赏一个只是一个月没见的基友了。”王耀愁苦地看着本来要归还给亚瑟的、而一直在熟睡的小彼得,“现在该想想的是我们该怎么把这些看上去都没办法吵醒的人给搬回家去啊。”

###

 
   
评论(7)
热度(60)
夏天你需要一片蓝洋洋的海。

还有,一个我。


坚信一切来源于热爱。

QQ:3120674959 欢迎扩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