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西木西-

杀死米英的一百种方式【米英/脑洞】

总是为了奇怪的脑洞花时间瞎写的我#不务正业
我好像真是给自己出了一个大难题#
小朋友不要模仿噢。爆炸篇#这个模仿不来吧喂!

杀死米英的一百种方式%

正文

亚瑟到达此处的时候他只看到了红光,一次一次惊险地扫过四壁。没有声响,竟然只有纯粹的平静。所有人都在往他的背后疾步离开,冥冥之中他知晓自己该到哪儿去。他冲到众多显示器和操作台的前方,看见在指挥高台上现在只站着一个人了。下面一位穿着白大褂的老学究正向那人喊着:“请赶快离开!空间波马上就要摧毁这整个指挥塔了,您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要是您殉职的话将会是对科学界的一大损失!请再次认真考虑一下!”

“不要把我说得好像要舍身赴死一样,”台上的人说道,转过脸来——那是亚瑟柯克兰。“这些资料同样重要,我只是在等它们拷贝结束。二十分钟够多了,我马上就来。”

“那就好。”白大褂也匆匆地离开了。

刚来的亚瑟再次走近,这下他看清楚指挥台上显示屏的画面了。显然这是一次失败的火箭发射行动,火箭还没出大气层就爆炸了,它的爆炸所造成的巨大冲击力是始料未及的,以至于这里的指挥塔也要遭受影响。从画面中可以看到,空间波的范围越来越逼近这片区域了。

指挥台上的亚瑟正在镇静地等待文件拷贝,盯了显示屏几秒后还悠闲地活动脖颈,四处看看。很快他就发现了离他不远的另一个亚瑟柯克兰。

“hey。”亚瑟也不躲藏,摘下特质防风镜跟他打招呼。

“你是谁?呵,难道是我的双胞胎兄弟赶在这个时候跟我来认亲了吗?”柯克兰打趣道。即使显示屏出现了接收文件的提醒他也没有去关注,仿佛好好打量这个跟自己长得简直是照镜子而且穿着奇装异服的人才是当务之急,他差点就要走下指挥台去好好研究一下这样奇异的事情在地球上到底有多大的几率发生。

——如果那时屏幕上没有出现阿尔弗雷德的身影的话。

“噢,这样是接通了吗?嘿!亚瑟。虽然还没有真正到太空但是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向我的最高指挥官汇报情况啦!船员阿尔弗雷德一切正常,心率,正常;体温,正常;脑电波?当然也是正常啦!”阿尔弗雷德粲然在画面里笑着,毫无顾忌的样子。

站在指挥台上的亚瑟连忙去看发送时间,正是三十分钟以前。

画面里继续播放着。“亚瑟柯克兰,我希望你能知道我现在有多么想念你!因为我知道你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揣测我在干什么了吧。我告诉你噢,全部都是:亚瑟他在干什么呢?亚瑟在想什么呢?亚瑟有没有后悔把我亲自送上这趟要三年后才能回来的旅途呢?记得回复我你的答案,或是随便哪个看到了这个的家伙回复一下我吧!亚瑟,我已经想你想得快发疯了。我记得我告诉过你我的心只能达到第一宇宙速度,绝对脱离不了地心引力哦!三年后再见你的从宇宙回来的镀金阿尔弗雷德吧!诶等等,我听到巨响…我靠不会是……喂亚瑟!”

一声呼喊后画面趋于漆黑。

最后的一声“亚瑟”,被在场的两个人听在耳里,如同有无数的回音。其中的缱绻情愫,其中的念念不舍,其中的坚毅决然,不知为何也被这个第五世界人感应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包裹住了亚瑟,一阵酥颤袭过亚瑟周身。“它”,在呼喊谁?

“……还有最后半分钟,或许我还能帮你逃生。”

“不,我留下来。”亚瑟拔下保存完数据的u盘,压抑着鼻音回答,“我来不及知道你是何方神圣了,不过我需要你的帮助。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帮我把这个u盘保护好吗?”

视频在几秒停顿似的黑暗过后,忽然间,显示屏上出现了一句留言,是最简单的——

“I O U.”

一阵阵如同排山倒海似的响声由远及近,他们两人都知道这是危险将近了。而人类亚瑟气急败坏地用拳头砸向显示屏。
“该死的阿尔弗雷德!笨蛋!”

“事实上,我不能帮你保存那个u盘。我只是能够穿越时空罢了,没其他特别的。”亚瑟淡淡地说。

如同找到救星般,亚瑟启开泪眼朦胧。“穿越时空!等会儿,最后一个请求……请回到过去,帮我用‘白痴’回答他的前两个问题,用‘是’回答最后一个。”

仅一刹那,怪异而柔和的白光铺满视野,亚瑟在脑子里晕乎乎地想像,那一个亚瑟在最后时刻展露的笑靥,要用多少星光攒簇起来才能够比其灿烂呢?

“我认为你在二十分钟前就应该在那儿了,而且没人告诉你爆炸就在眼前吗?”阿尔弗雷德愠怒的声音在亚瑟背后响起。

转眼阿尔弗雷德带着亚瑟已经到了一个安全地带。

亚瑟转身回答道,“是的,我知道那儿即将被摧毁。”

“然后?你为什么傻傻还杵在那儿。我没告诉过你在时空旅行里也是会丧命的吗!?更何况这场爆炸单是余波就能把你炸的灰飞烟灭不知多少次!”阿尔弗雷德念念不忘地抱怨着。

“我很抱歉,”亚瑟说,“但是,阿尔弗雷德,你说,一个男人在死亡迫在眉睫的时候,为什么要拼命给另一个男人留下看上去毫无意义的讯息?”

“你说那个阿尔弗雷德?他最后打上的那些字,我认为那可不是什么无意义的讯息。所以我对你的问题的答案就是:爱有许多种形式,这显然是其中一种。”他顿了顿,“——话说你真的听见我之前跟你说的了吗,我不允许身边有同伴在任务途中死去。而且鉴于这次……”

“我听见的,阿尔弗雷德。”亚瑟打断他的话,但又仿佛还在神游状态。“而且我说的不只是那个阿尔弗雷德,还有那个——我啊。”

“你的意思是?”

“我要回过去一趟。”亚瑟下决心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抬头看阿尔弗雷德,“你能帮我吗?”

“我想你还知道我在为你之前差点把自己杀了而生气!”阿尔弗雷德难得扳起了脸。

亚瑟在他胸口击了一拳,粗声道:“真是的……谢谢你,你救了我。这下可以了吧?”

“哈,我庆幸我还不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的那种小baby。”阿尔弗雷德的气势明显减弱不少,“你要回过去干嘛?”

“我要帮人捎个口信,用不了多久。”亚瑟说。

阿尔弗雷德摇摇头,“理由不成立。”

“就一会儿,更何况,我很迷惑,关于你说的那个答案:爱有多种方式。我想它的意思是,那两人之间的联系是爱。对吧?他们两个男人,互相为对方着想,互相思念,互相明白自己在对方心中的位置。像这样的——我该怎么想?我要亲眼见见那个阿尔弗雷德,我总觉得大概见到他,一切就云消雾散了。”

阿尔弗雷德坚决的摇摇头,“让时光倒流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它有可能会造成悖论以及各种无可挽回的破坏性状况。手册上明文规定只有sss级的高级旅行者才有权干这种事。”

亚瑟指指阿尔弗雷德制服上的勋章,“而你正好是个sss级旅行者。”

“我受不了你,不行。”

“阿尔弗雷德,你来的时候是不是叫了我的名字?”

“呃……来救你的时候吗?我想是的。”

“谢谢。”亚瑟再次绽然一笑。

这把阿尔弗雷德看得森然,“你今天对我笑的次数超标了,亚瑟。会死人的。”

“别闹。我要再申请一次吗——琼斯前辈?我希望能回到过去,去做一件非做不可的事。你有过一个出于私心无论如何要兑现的诺言吗,这就是我的一个。”

“你说完了吗?”阿尔弗雷德低头摆弄着自己手腕上的装置。“那我们走吧!”

“去哪儿?”

“啰嗦,当然是回到几小时之前。”

当穿越了时空的永恒星光填满阿尔弗雷德的眼睛的时候,他是应该有所感受的。

其实他也是一个可以给与亚瑟谜底的人,若他有足够大的勇气的话。


###

 
   
评论
热度(10)
  1. 玛伊弥尔-木西木西- 转载了此文字
夏天你需要一片蓝洋洋的海。

还有,一个我。


坚信一切来源于热爱。

QQ:3120674959 欢迎扩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