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西木西-

杀死米英的一百种方式【米英/脑洞】

如题,只是一个脑洞而已(伪更)/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真的抱歉不要忘记我呀
AU不好做啊/

杀死米英的一百种方式%

正文

亚瑟柯克兰。一名初级时空旅行者。

在他旁边的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一位自以为傲的高级时空旅行者。让他作为第一次时空旅行的向导,亚瑟对于这个口口声声说着自己在第三世界的故乡是美国的大男孩一直怀有一种隐秘的鄙夷。

“听到第一声响指之后那些被高速反推的时间粒子可能会对你的视网膜成像系统造成一些不好的影响,不过缓一会儿之后就会没事的!第一次总是会有点不适应,等到第二次的时候就会好多啦。你知道我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阳光正从水面上照下来,别提有多酷了。然后我跳出水池,几乎不知道哪个才是那幢著名的世贸大厦……”阿尔弗雷德和亚瑟一起站在一个大房间里,眼前是一个小小的黑匣子。之前亚瑟往里头瞧了瞧,果核大小的宇宙漂浮在其中。

亚瑟很耐心地推了推阿尔弗雷德,示意他不要再发表演讲,这类故事在他们出发前的那次会面里就已经被讲述上千次了。

“啊啊——真是毛躁的新人啊。之前我说的都要好好记得,拜托也请不要摆着那副苦瓜脸好不好?时间旅行是件挺开心的事嘛,虽然像你这样的菜鸟要是不遵守游戏规则的话,就会被丢在第三世界永远别想回来。噢不过最有趣的还是如果陷入时间漩涡里面去了……”阿尔弗雷德一张口就不打算停下来的愚蠢样子快要激怒亚瑟了,但是……

他肩上的sss级别勋章可不是可以被小瞧的对象。

亚瑟不敢去怀疑时间旅行家协会的考核,因此他在正式进入第三世界之前还必须忍耐。

“与第三世界时间轴对接时刻在十秒之后,请各个小组准备进入曲速轨道。任务现在开始。”

广播声打断了阿尔弗雷德的滔滔不绝,亚瑟得救了。“那个……”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开始着手操作控制面板,欲言又止。

“嗯?”

“咳,到时候我们去哪里汇合?”亚瑟快说完的时候,周围便浮现出了点点萤火似的蓝光。阿尔弗雷德似乎听着亚瑟讲话,然后又准确地按下了开始传送的按钮。在两人都开始渐渐格式化之时,亚瑟看到那个拥有和蓝铃花一样眸色的人听到他的问话之后很好笑似地弯起嘴角,用手指了指耳边的蓝牙。

喔,用蓝牙通讯是吗?

但是——亚瑟还在这么想着,人就已经到了第三世界。“他妈的……我现在是在哪儿?”大街上还是很热闹的样子,人们攒簇在一起,让亚瑟有点不适应。这样的距离实在太近了。

亚瑟盯着眼前出现的一小块蓝光连接面板,很无语地苦恼着。话说那位老司机,咱们好像还没有建立起蓝牙联络连接。

现在他只想骂操。

这次的任务很简单:寻找并收集在第五世界已经消失或被酸雨腐蚀殆尽的珍贵文物的照片。

本来是并不需要这么多时间来完成的,但由于是新手任务,所以协会还安排了空余的时间来让每位准时间旅行者在前辈的带领下适应加游览第三世界,对于忙碌的高级旅行家来说也算是休假了——带着拖油瓶休假。虽说这一次回去之后还要继续写论文,但对亚瑟来说能逃出写论文的阴霾,暂时放松一下还是不错的。

现在亚瑟准备顺着人群沿街道走下去,他触摸有温度的光线,眼神在嫩绿透亮的树叶上缱绻地停留了一会儿。大体上说两人一起进入一个时空,相距应该不会太远。这次的目的地是在最最怡人的宇宙环境,所以亚瑟并不担心。“话说这里的咖啡店用不用移动支付的呢……”亚瑟插着口袋走入了一家街角的星巴克。

店里的人看到亚瑟戴在头上的钛化挡风镜,笑了一下。亚瑟摸了摸手,把上面戴着的微型红外勘探装置给塞到口袋里去。他拿出手机,看到了柜台上立着的二维码图案,打了个响指。“英式红茶,谢谢。”

他在店内环顾一圈,讶异地看到了阿尔弗雷德。只是这个‘阿尔弗雷德’真不怎么样,穿着斜条纹的POLO衫,宽大的牛仔裤穿在下面,脚踩一双旧Nike球鞋。一副第三世界的模样,亚瑟觉得有些好玩,就走过去。

“嗨。”亚瑟把嘴角扬得恰到好处。

“嗨——亚瑟?”阿尔弗雷德惊讶地看着他。

这就有点奇怪了,他认识我,亚瑟想,阿尔弗雷德竟然真的把自己变装成了这个样子?——他记得时间旅行手册里并没有这样的条款,甚至连不允许干扰第三世界的时间轴都不存在,因为平行世界跟宇宙一样有无数无数个,这个条款也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喔阿尔弗雷德,你把自己搞成了这个样子?”亚瑟咳了一声,坐在阿尔弗雷德对面,假装自己刚刚没有把他真的认成了第三世界人。“没想到你在这里这么悠闲地喝咖啡?”

“嗯——我也没想到亚瑟竟然会穿着这样的衣服。你一向厌恶随便离开剧组乱跑,不是吗?”阿尔弗雷德意味深长地上下打量了一下亚瑟。

亚瑟被他的眼神看得毛骨悚然。“别用那么恶心的眼神看我!你是gay吗!”

“……你他妈的,不是亚瑟?”阿尔弗雷德怀疑地离开座位凑近去仔细端详亚瑟的脸。

亚瑟呼地一巴掌就扇过去了。他怒道:“阿尔弗雷德!你才是,吃错了什么药!?”

阿尔弗雷德被打得侧过脸去,亚瑟在他面前站定,稍稍冷静下来之后亚瑟开始想到:这肯定不是阿尔弗雷德,所以,他是第三世界的阿尔弗雷德。

混账东西,名字也一模一样?

过了一会儿,他叹出一口气,说:“那个……我不常这么跟别人说这句话但是——对不起。但你刚刚的确做了一件蠢事…当然我也一样,非常抱歉。……呃阿尔弗雷德。”

默默地,阿尔弗雷德攒紧了拳头。亚瑟观察着他的动作,看他接下来会做什么。

最后阿尔弗雷德说:“要不是你是亚瑟,我说不定早就冲上来跟你干一架了。亚瑟,”他抬起眼,眸光黯淡。 亚瑟微怔。“是我该道歉。我有很多缺点,现在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又恼怒你了。但是你必须原谅我,我实在没有想到会是你——仓促之下没有准备什么。总之,你愿意嫁给我吗?”

就在亚瑟不可置信的目光下,阿尔弗雷德不知从哪里撕开了宽大的POLO衫和牛仔裤,显现出了里面的蓝色西装和银袖扣。看上去就像一个他妈的富翁。

他单膝跪地的时候,站着的亚瑟显得有点高傲地挺直身体。旁边忽然亮起了闪光灯,亚瑟眯着眼抬起手臂遮挡。“他妈的阿尔弗雷德。你有大麻烦了!”他吼道。

周围不知何时围了一圈的摄像机和尖叫着拿着台本的人。

“是影帝亚瑟柯克兰!他是第一个一眼认出了伪装后的阿尔弗雷德先生的人!”

有人这么叫道。

影帝你个头啊!亚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想想这么摆平这种本应该不会发生的状况。

阿尔弗雷德的目光一直含着笑意钉在亚瑟身上,即使他被人拉走去卸下脸上的装时也是如此。他朝着亚瑟解释道:“我正在玩一个游戏。就是‘如果你认出我就给你一万美金’的那个。你说过,这是个蠢游戏,但是当你是第一个认出我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擅自把礼品换成了我自己。怎么样?喜欢吗?”

“你等着瞧,阿尔弗雷德。”亚瑟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我,不是你口中的那个基佬亚瑟。可怜虫。”

然后他冲开人围,径直离开了。

阿尔弗雷德在后面追他。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你真的要这样吗?我现在就可以……”亚瑟起了杀意。

“亚瑟!”

亚瑟抬头望向声音来源,天台上阿尔弗雷德的金发闪闪发亮。

“你是哪儿的阿尔弗雷德?”亚瑟一边和这个阿尔弗雷德拉扯着,一边向上喊道。

“我这就来救你!”头顶上阿尔弗雷德的声音伴随着一阵只有亚瑟能听见的高赫兹时空破裂声。

面前的阿尔弗雷德突然向前瘫倒下来,亚瑟下意识要伸手扶住他,结果另一个身着制服的阿尔弗雷德已经出现在他们之间,把亚瑟拉走了。“感谢上帝,你干了什么?”

亚瑟回头的时候,看到那个阿尔弗雷德的脑袋开花,躺倒在血泊里。

“只是杀了他而已,一块碎掉的小石头。”

“唔嗯,你的爱好?”

“并不是,”阿尔弗雷德拉着亚瑟跑了一段时间后停下来,停在了一个工厂后面的小块空地。“先把咱们的蓝牙连上,我竟然忘了这个,叫我好找。”

亚瑟撇了撇嘴,把蓝牙打开,蓝光闪了两下转绿,显示已经连接。“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GPS。”阿尔弗雷德显得有些着急,“现在去下一个平行世界。”

“什么?我们不是只要在这里完成任务就行了吗?”亚瑟不解地问。

阿尔弗雷德哼笑了一声,“现在你的任务就是能完整地回家。你有大麻烦了亚瑟。”

这句话怎么好像我刚刚跟人说过?亚瑟想。“什么意思,阿尔弗雷德?”

“你被困进时间悖论里了,而我刚刚想到了办法把你救出来。”阿尔弗雷德用控制面板给阿波罗总部传讯的同时,点亮了准备传送的指示灯。

“我怎么就进了时间悖论里了?你认真的?什么方法?我以为你刚刚说的救我是说把我从求婚风波里救出来。”

“求婚?”阿尔弗雷德好像听到了一个笑话一样哈哈笑了起来,“你才刚到这儿就看中哪个漂亮女士了吗?还是说,一个优雅的老太婆?”

“你在说什么?!——”亚瑟快要把牙齿磨烂了。

“放轻松,开玩笑的。时间悖论是时间漩涡的一种,也跟名字没什么关联,只是觉得这样很酷所以取的。不过你确实处境难堪啊亚瑟,我说的方法,就是需要把每一个第三世界的‘阿尔弗雷德’和‘亚瑟’杀死。”

亚瑟恍然大悟,“所以你刚刚……”

“嗯,所以说不是什么恶趣味的好不好!我没那么可怕吧!”阿尔弗雷德看着进度条,终于放松下来跟亚瑟交谈。“我已经先把亚瑟杀掉了,所以其实我本来想先去找那个阿尔弗雷德的,结果发现你竟然正好和他在一起。话说,我之前说用GPS找你——你没有一点奇怪吗?”

“我——我当然也知道啊!笨蛋你给我好好接着讲。”亚瑟气急败坏。“所有平行世界的我们有那么多个,怎么可能杀得完!”

“哼……谁才是笨蛋啊。”阿尔弗雷德说,“当然,这个方法只是缓兵之计,为了争取到足够活下去的时间罢了。因为每一个你和我都在消耗我们的时间,就跟这里的人们上月球需要氧气一样,我们待在这里需要时间。你陷入时间悖论,时间会消耗得很快。但就像我说的,我绝对会像个hero一样救你的。”

“那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杀满一百个?听起来蛮血腥的,嘿嘿。”阿尔弗雷德笑起来。

“集中注意力,下一个世界来咯!”

蓝光一闪,他们消失在了时空里。

###
“把你的棒球帽摘下来!白痴。”亚瑟说道。

“你不觉得这样很酷吗亲爱的?”

“不,”亚瑟把头扭到一边去,“这样显得你就像个可笑的小丑。还有,你这样称呼我真让人恶心。”

“嘿别这样,我觉得,你刚刚的行为真是不错,听着,你救了我,应该得到一些鼓励不是吗亲爱的?”阿尔弗雷德把手臂绕到亚瑟的脖颈后想圈住它,可惜被亚瑟躲开了。

“噢是吗,我情愿不要这个奖励谢谢。那就是对我的奖励了。”

“那么就将‘亚蒂’这个好名字授予你吧!”

“你有在听人讲话吗?喂——”“要去下一个地方了哦!”阿尔弗雷德朝着亚瑟笑了一下。

——“亚蒂!”

几刻钟之前。

亚瑟照之前三个时空的经验,觉得自己应该总是离第三世界的那个阿尔弗雷德近一些。结果在他打开楼道其中一个铁门时……

“嗨!——嗨嗨,等等你……”

阿尔弗雷德迅速举起双手,放在头后。他面前是另一个阿尔弗雷德,举着枪口。阿尔弗雷德看着第三世界的自己的装扮,不禁微笑起来。

“哇哦兄弟,你真——”“闭嘴,你是谁!”

这个阿尔弗雷德身着海军服,头上带了一顶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再加上手里拿着的那把狙击枪,帅气得让阿尔弗雷德自己都想吹口哨。

“我是——”“嘘!”这个阿尔弗雷德再次暴躁地打断他的话。

这个我到底要搞什么啊,见到自己人态度一点都不好……阿尔弗雷德在心里嘀咕着,却看到那个自己的眼神迅速地瞟向窗边,再转了回来。“扮成我是怎样?你们……已经开始行动了吗?”他问。

他在看什么呢——要暗杀谁吗?

“嗯,你在说什么?”阿尔弗雷德露出不解的神情,指指他手上端着的枪,“那个——准备杀谁吗?”

阿尔弗雷德激动地颤抖起来。“不是!我是要救……”

“砰!”

一声枪响之后,阿尔弗雷德看见对面的自己倒下了。

几乎是同时,阿尔弗雷德迅速蹲下然后匍匐着到了窗户边沿。“阿尔弗雷德!”那边传来亚瑟的声音。阿尔弗雷德下意识地就站起身了,他看到手里拿着来复枪的亚瑟正在对面的那幢楼里。

“嘿亚瑟!我很好!谢啦!”阿尔弗雷德向他招手。

亚瑟恶狠狠地又说道:“我还什么都没说呢白痴!谁关心你好不好了!”

他们在楼下汇合。

“干得好亚瑟,你不仅把阿尔弗雷德干掉了,还顺带救了我。”阿尔弗雷德心满意足地喝着一罐可乐,“不过可真是把我吓了一跳,他还什么都没说呢。”

“这样啊,那真是可惜。”亚瑟晃了晃脑袋,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信纸。“我打开门之后就看到了他,那个我。他好像是吞了好几粒安眠药,我之前就看到过好多人自杀用这个,几分钟之后他自己就安静地死掉了。然后我发现了这张纸,我以为是遗书——”

阿尔弗雷德好奇地钻过去看,结果被亚瑟猛敲了一下脑袋。“咳然后呢?”

“然后?然后是——就是遗书啊!一点意思都没有。”亚瑟自顾自地把纸又放回口袋。

“亚瑟——”阿尔弗雷德瘪起嘴,“你这叫做吊人胃口。很恶劣。”

“嗯,我就是这么恶劣。”亚瑟愉悦地坐实了这个罪名。

“唉,我本来还想知道他说的那句‘你们终于开始行动了’是什么意思呢。”

“嗯?那个阿尔弗雷德吗?”

“对啊——喂亚瑟!有好东西就要分享啊!”

“……我只能告诉你,这个阿尔弗雷德是要暗杀亚瑟,你看到他端着的是狙击枪了吧。”

“嗯。他是要暗杀亚瑟?可是他不是说……”

“他说什么?”

阿尔弗雷德想:你都不跟我说全部——“你看,这顶鸭舌帽怎么样?”他拿出一顶鸭舌帽,用指尖带它旋转起来。

“上帝保佑你别把它戴上去阿尔弗雷德!别扯开话题!”

阿尔弗雷德决意不在意亚瑟说了什么,他把帽子牢牢地扣上了头。

####
PS:以上理论都是瞎扯
PPS:可能还会更。毕竟有一百个呢,(笑)我很期待继续挖这个大坑。

 
   
评论(2)
热度(21)
夏天你需要一片蓝洋洋的海。

还有,一个我。


坚信一切来源于热爱。

QQ:3120674959 欢迎扩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