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西木西-

这都是孩子他妈的错!(十)【ABO/米英】

噢我要吐血,期中考试前夕的疯狂#哈哈哈第一次被提醒内容含有敏感词!激动激动B)

两个星期的空窗竟然粉丝不减反增,都是真爱小天使#比哈特❤

我!回!来!了!#


♣这都是孩子他妈的错!♣

正文


亚瑟打开房门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正在看电视。

“……阿尔弗雷德?”

亚瑟刚刚经历了醒来时的头痛欲裂,随后他惊悚地发现自己好像是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再惊悚地发现自己四周都是阿尔弗雷德的信息素。顺带一说,那阿尔弗雷德在离婚前给他胸骨上凹处来的一记见鬼的标记在灼热发烫。他不禁想到了自己可能经历了什么。

靠靠靠靠!这都是他妈的什么鬼!?玩我呢!

经过十秒钟自暴自弃的瘫躺放空之后,亚瑟只能认命地从床上下来。

呃 ,我衣服呢?亚瑟只觉得眩晕之感再度袭来。

四处找了找,无果。亚瑟只好裹着床单出了这个都是阿尔弗雷德信息素的地方。尽管哪根操蛋的神经告诉他这里很温暖。

“嗯——亚瑟。”坐在沙发上的人懒洋洋地应道。

亚瑟很清楚自己应该对那个趁人之危者来点厉害瞧瞧,然而那天他实在是提不起精神,周遭好像都带着浑浑噩噩的黑晕。

他朝着沙发走过去,一步一顿地,终于在阿尔弗雷德身边找了个没有食物包装袋的地方坐下。

电视里是NBA篮球赛的转播。

“彼得呢?”亚瑟轻轻问道。

“在睡觉。”

冷淡地回答后,阿尔弗雷德仿佛觉得说了这句话还不够,又加了一句。“也许你还没那么明白,但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我们做完的第二天晚上。”

“做——”亚瑟看了阿尔弗雷德一眼,眉头几乎要皱成一团,“阿尔弗雷德我发誓我当时神志不清!……”

“难不成你还想去干酒吧厕所里那只omega吗!是不是除了我以外,在那个时候谁来都无所谓?”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亚瑟要赶走疼痛似地摇着头。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几乎失去理智,就跟一头野兽没什么区别。一个alpha发情的时候能发得跟omega一样,我真是头一次见。这都是你自己滥用抑制剂的后果,却要我来阻止你把自己弄脏,你应该知道你的信息素对我的影响有多大,因此我还要克制住自己。到头来你用那种口气对待我,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从某种意义上说。”阿尔弗雷德仍然盯着电视屏幕,说出的话在亚瑟听来却铿锵沉重,字字据理。

“……”亚瑟的脑袋一开始思考就疼的想要爆炸一样。酒吧?记忆从哪儿开始断线的已经不知道了。

“我很抱歉,阿尔弗雷德。”

他说完这一句话后,两人便陷入了沉寂。

一个倚在沙发这头,一个竭力端正地坐在沙发另一头。

阿尔弗雷德读取着那个人的信息素,发现对方仍处在迷迷糊糊的状态当中,身体状况非常不好,酒精和疲劳过度以及被稀里糊涂教训了一通的沮丧都让这个人的神经变得脆弱起来。虚弱,所有信息的总结,这个人非常虚弱。

“唉。”阿尔弗雷德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起身走去厨房。

亚瑟察觉到了。“你要去哪儿?”

“泡咖啡。”阿尔弗雷德顿了顿,“你要吗?”

 

他拿了两杯浓缩冰咖啡来,这种东西总是能使阿尔弗雷德冷静。

而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这个。

“谢谢。”亚瑟伸手去接杯子的时候朝着阿尔弗雷德说了一句。结果本来放到手上的杯子又被拿了回去。阿尔弗雷德在他头顶说:“你的力气还没恢复,手根本拿不稳杯子。我帮你放到这儿,好吗?等你准备好了再拿。”

亚瑟注视着阿尔弗雷德的手把杯子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他点了点头。

阿尔弗雷德又回到原来的地方坐下。


“……四比零。你支持哪个队的?”

“零的那个。”

“噢。”

“——范要上场了。”

“哦。”

“他打篮球的时候很帅的。无限开火权这种东西真是让人血脉喷张,就该给他这样的球员。”

亚瑟动了,他没有去拿桌上的那杯咖啡,他伸手拿到了遥控器,然后把电视调到了某个正在播放着印度电视剧的频道。

亚瑟干完这件事以后如释重负地坐了回去,身体陷在被单里——好像在寻求某种庇护。

这可是情人节当天因为去救他而错过的转播!

阿尔弗雷德忍住了喊操的冲动,他望向亚瑟试图再次探查出他在想什么。

无果。也许在一个思维混沌的人那儿想要找出某些情绪就跟在沙漠里想找到一棵活得郁郁葱葱的大树一样,完全是浪费时间的行为。

“亚瑟,现在你是在发小脾气吗?”阿尔弗雷德问道。

没有得到回应,或者说,回应他的是一阵微颤的抽气声。“怎么了,亚瑟?你到底怎么了?”

亚瑟用手挡住了脸,但是阿尔弗雷德看过去的时候仿佛也听得到那片濡湿的水声。

有点不对。

“嘿……”阿尔弗雷德把自己的声音放到最最轻柔,就快接近他跟彼得的说话语气了。他朝着亚瑟靠过去。被单下是一点也没有穿的身体,阿尔弗雷德想到这个,吞咽了一口唾液。

阿尔弗雷德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亚瑟快要撑不住了,他马上就在压迫之下无助地让泪从眼眶里滚落。

阿尔弗雷德用臂弯把他环住。

“别这样,亚瑟。……好吧我们没有做过,真的。刚刚我骗你来着,你刚才露出那样的神情让我很难过。我说了过重的话,别再想它了。”阿尔弗雷德这可是第一次见到亚瑟哭成一个泪人似的。“昨晚我只是帮你发泄了一下,顺便我也……我知道你会不快,但是那个时候你真是失去理智了……我也是。唉,我不知道,那个时候的心情该怎么说。”阿尔弗雷德低头看了看胸前被弄湿的一大片衣服,无可奈何地垂下眉头。

“呃……你的衣服,我替你洗掉了。——因为上面都是你的呕吐物,好恶心。还没干呢,给你穿我的衣服好像也不太妥当。嗯,非常不妥当。”阿尔弗雷德刚开始像在解释着,试图找到安慰亚瑟的点。

这种事对阿尔弗雷德来说简直太难了好吗,他的角色通常都是负责惹怒亚瑟的那个。

“好啦好啦——我想刚刚只是抑制剂的副作用而已。”亚瑟用裹在身上的被单抹了抹脸,话语里带着鼻音,“你也说了,我自己服用的抑制剂,后果我自己承担。不用你安慰我,笨蛋。”

阿尔弗雷德后退了一步,弯下腰来看看亚瑟,“喂,你这样就很过分了——”

“想干一架吗,别忘了我现在可是虚弱得连杯子都拿不稳,趁人之危不太好吧?”

“行了,那来算算我错过了范的表演时间的债吧!”

“……现在你自已可以去你的房间看,让我再借用一下你的沙发。反正我是不会再进你那见鬼的房间了。”

“好好好,现在又撵我走了。亚瑟,需要我告知你你的糟糕状态是在进我房间之后才稳定下来的吗?效果非常立竿见影哦。”阿尔弗雷德拿起自己的咖啡杯。

亚瑟已经调整好了自己在沙发上瘫软的睡姿,大大咧咧做出标准的醉鬼躺,“这个没有我以前喝醉时候躺着的那个沙发舒服……”

阿尔弗雷德认输似的向房间走去,在那之前关了电视机。他叹息着笑道“是是,我怎么忘了英国绅士在我这里从来都是没有形象的。”

他走进了房间,关上门。然后掏出手机,给弗朗西斯打了个电话。

“喂?”

“嘘!——小路易斯刚被我哄睡呢!糟糕透了,他最近总是尿床。”

阿尔弗雷德再次压低了声音。“好吧,我想这件事或许并没有自己儿子尿床重要,但是我想问个问题。”

“什么?”

“亚瑟和范他们两个到底怎么了?”

 


说来话长。

今天早上,阳光大概明媚。阿尔弗雷德正在享受他一如既往懒散的工作日开端。

但是现在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只腿短得令人怜悯的柯基正在他的厕所门口看着他,而他在制造一场早晨的尼亚加拉大瀑布。这只小短腿就这么盯着他的档看……好吧,阿尔弗雷德老实交代,他随身携带着一根算得上巨大的,呃,还有点引人注目的*** 。

他敢打赌这只不长脑袋的小柯基肯定至少瞥到了一眼,而且还他妈看不够。

当时在学校厕所,正在他旁边小解的基尔伯特忽然开始炫耀他的“小基尔伯特”,但是他看到阿尔弗雷德的那个的时候他闭嘴了。就比如是这样:

“哈哈哈阿尔弗雷德你快看本大爷,你绝对不敢相信本大爷的……噢草你的阿尔弗雷德!”

所以弗朗西斯也凑过来看了。“哇哦——”

虽然在这种方面让人羡慕是感觉很好,但是阿尔弗雷德总觉得自己的光芒有点过于被自己下面带着的那个小兄弟给局限住了。明明在这款巨型生物武器之外他还有许多可取之处等待着别人发掘。

总之现在,阿尔弗雷德无所畏惧地把身子转向柯基,双手举高,裤子耷拉到了膝盖。

——让你看,怎么样,看够了没?

柯基瞪着他。这让阿尔弗雷德觉得不能接受,一个腿短得比他那啥都还小几公分的畜生正侮辱他。再过几秒钟他就要开始驱逐入侵者了。用点暴力的。

然而下一秒的事情总是出乎意料。亚瑟突然出现在阿尔弗雷德的视野里。“去,去,坏家伙,你在这儿干嘛……”

然后他看到了阿尔弗雷德,没拉裤链的那种。

这就很尴尬了。

阿尔弗雷德还没来得及说话,亚瑟就已经利索地行动起来了:他迅速扭过了头然后俯身去把柯基从厕所门口推走。“上帝啊我的小宝贝,你看到了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变态。幸亏我没抱着我的小彼得进来。”

“噢,世界上最大——我觉得我其实还没有那么大啦。”

“滚吧阿尔弗雷德,脑子是个好东西。”亚瑟的耳朵全红了。

“好吧。”阿尔弗雷德耸耸肩,把裤子拉了回去穿好。

阿尔弗雷德走出来的时候,亚瑟背对着他。

“嘿亚瑟,你今天来找我算是……?还有,这个小短腿是你的吗?”

“它是柯基。是我的。”

“噢果然,因为它长得还挺像你的哈哈哈哈哈哈。等等,你怎么不转过来?嘿,转过来看着我。”阿尔弗雷德试图走到亚瑟的面前,但是亚瑟的身子不停转动着角度拒绝看向阿尔弗雷德。

“告诉我你腹肌以下不是模糊块。”

“绝对高清。”

“你是不是要死!笨蛋?!”亚瑟嗔怒地看着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笑了,“看嘛,我可不是真的大变态。工口绅士。”

“所以你来找我干嘛?我的小彼得是不是在那个婴儿车里。”

“我今天刚搬过来,所以觉得跟‘邻居’打声招呼似乎是必要的。”

阿尔弗雷德刚刚把小彼得从婴儿车里抱出来逗弄,他惊奇地转向亚瑟。“EXM?亚瑟你认真地再说一遍?”

“我觉得并没有那个必要。”亚瑟撇过头。

“上帝,所以说你把以前那个房子给卖了然后搬到这个小公寓里来住?”

“嗯哼?还有什么疑问吗?我想其余的大概都是我的个人意愿。这样下来彼得也能有更好的照顾不是吗?例如防止他被某个只顾着自己玩乐的人给丢到哪儿去都不知道。”

“那我就负责防止彼得食物中毒?”

“闭嘴吧阿尔弗雷德。”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安东尼奥想要那几个房间很久了。”

“对啊,所以在我看房子的时候总是有一个自称和原住户很熟的傻逼在那里制造各种白痴级的混乱,还有他讲的那些鬼故事也统统在那个级别以下。我已经勘察过了,那些房间里面根本没有死过人或是出现什么人体爆炸之类的操蛋玩意儿。奇怪的是,那些美国人真的都被吓跑了。”

“我以为安东尼奥准备的很充分呢,他不是还搞了什么魔法阵吗?”

“哦你就别提那个了,没人能亵渎魔法,白痴也不能。下次看见他我会考虑用一种成熟的暴力方式解决这个问题。”

“总之你得到了我隔壁寓所的钥匙。哦我敢说这次我想得周到了!装修之后的甲醛可是很厉害的。”

“嗯哼,装修这种东西早在几个月前就弄好了,而且都是用的完全绿色环保无污染的东西,虽然那花了我不少钱。毕竟彼得身体最重要。”

阿尔弗雷德点头,晃着怀里的彼得。“呣……我同意。”

“那就这样。打扰了拜拜。”

“哦最后一个问题,”阿尔弗雷德身子转了一下避开亚瑟要抱回彼得的动作。他用一种疑虑的眼光看着亚瑟,“范?上次我提到他的时候你情绪波动很大。所以鉴于你现在这样……”

他夸张地做了一个手势。“我偶像怎么样?”

“我们分了。”亚瑟本想避开阿尔弗雷德的目光看向别处,但再想了想,又坦然地与阿尔弗雷德对视。

趁阿尔弗雷德听完话后没有反应过来地眨眨眼睛,亚瑟把彼得给抱到怀里。柯基欢快地边蹦跶边叫唤起来。阿尔弗雷德恢复了神志。

“喔为什么?”

亚瑟露出不屑的神情,说得煞有其事。“因为他把我儿子当篮球耍。”

哇噻,阿尔弗雷德后来想,有点小激动,我偶像被人甩了耶。



###


 
   
评论(6)
热度(67)
夏天你需要一片蓝洋洋的海。

还有,一个我。


坚信一切来源于热爱。

QQ:3120674959 欢迎扩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