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西木西-

这都是孩子他妈的错!(九)【ABO/米英】

写文章的事被妈妈发现了#被评价为非常幼稚
小沮丧#可是我会因此止步不前吗!Nope!
但是确实挫伤了一点我的激情啦#她建议我最好停止写长篇。
umm……#突然想证明一下自己的文风也可以不那么逗比(I cannnnn't!Actually?)

以后更文的速度会降到二十码以下。预警。

♧这都是孩子他妈的错!♧
正文

情人节的夜晚,这个时候怎么也不应该是单独一人度过的。而那两个最没谱的!竟然一个陪着他的情人罗维诺到游乐场去了,一个则兴致勃勃地去泡一个刚刚出现在他生命里的第三十六个独一无二的女孩儿。总之他们就这样抛弃了阿尔弗雷德一个人留在家里。

“三十六!”基尔伯特说,“多么奇妙的数字啊!我对她一见钟情!她身材简直跟她的性格一样要我的命诶!”

“噢,那她叫什么名字?”

“哈哈哈哈哈哈别问这么俗的问题好吗,我根本不关心。”

他们得就他们之间深厚友谊的存在性好好谈一谈,阿尔弗雷德认为。课题就叫做:旋转木马和女孩儿真的比好朋友重要吗!

噢可怜的阿尔弗雷德,这答案会是肯定的。

这就是为什么阿尔弗雷德现在正顺理成章地无视交通法规在空荡荡的马路上飙车只是为了要去拯救给某个不识时务把自己灌醉还顺便发了个久违的情的某人。

世界还等着我去拯救而我选择了先救你!

阿尔弗雷德很焦躁。他焦躁地走进酒吧然后确实嗅到了亚瑟发情时特有的气味残留在吧台旁边。其实这并不容易,因为看上去有几个酒吧里的omega已经被影响到提前了他们的发情期。

气味嘈杂而浓郁,使阿尔弗雷德很难集中精力去寻找亚瑟的踪影。

“弗朗西斯!”他看到了正在厕所门口守着的弗朗西斯。后者看上去很悠闲。

“噢你来了小鬼头,”弗朗西斯啜了口烟,“看起来亚瑟已经压抑了很久了么。他简直如狼似虎。”他指指身后的门,轻笑了一声。

阿尔弗雷德马上就察觉到了,“不不不弗朗西斯这不行,你把亚瑟和一个女omega关在一起!”

“是的,而且他们俩都发情了。”

“对,这就是最重要的。这不可以,这不能发生。”

“为什么,哥哥我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很显然你不会帮亚瑟发泄对吧?那对亚瑟的身体真的非常不利,你知道吗?尤其是对于一个alpha来说。”

“可是亚瑟他不会愿意这么做的。”阿尔弗雷德推开弗朗西斯,他开始用拳头撞击门板。

“亚瑟!冷静一点,你给我马上他妈的冷静下来。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听见没有!我要你停下。”阿尔弗雷德在门外大声说着。

弗朗西斯很顺从地挪到了一边的墙上,他好笑地看着阿尔弗雷德。“上帝呀,你这又是在做什么呢,你真以为你用自己能穿透门板的气息来压制亚瑟此时的性冲动就对亚瑟好吗?他已经不再是你的所有物了,就只是让他有一个正常的性生活不行吗?”

“你很吵,长胡子的。”阿尔弗雷德已经准备撞门强行闯入了,“我从没有反对他有自己的性生活,以后也不会。是他自己选择了抑制剂,这有什么办法呢。他会有一个好的,负责任的性伴侣,但绝不是现在这个小妖精。”

阿尔弗雷德进行了他的第一次实验性的碰撞。

厕所内间传来了低吼声。“你们到底在搞什么!就不能让我有个可以安安静静地做个激烈运动的空间吗!”

“嗯……”弗朗西斯可以明显感觉到厕所内的荷尔蒙因子确实一下子消退了很多,“我没想到灵魂伴侣的影响可以这么大?哥哥我有点羡慕了。”

厕所门被阿尔弗雷德撞开了。可以看到此时厕所里的亚瑟正在有些生疏地作为一个支配者和那个妖艳的omega纠缠在一起。

“靠,我只是想操——”

阿尔弗雷德冷静地走过去,冷静地把亚瑟如同拎小鸡一样拉离了那个omega。他看也没看那个还在发情的可怜女性,把亚瑟打横扛起之后他就刻不容缓地大踏步走出了酒吧。

弗朗西斯还在后边感叹:“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我的灵魂伴侣呢——”

他拿出手机,发了个推特。

可能是夜晚清冷的空气或是一下子脱离了喧响的缘故,亚瑟的情况稍微缓和了一些,换句话说,亚瑟的智商回归了寥寥几缕。

阿尔弗雷德宁愿那些智商没回来。

“叫爸爸,嘿,亲爱的,叫爸爸。”阿尔弗雷德听见了亚瑟在背后梦呓一样地说。

不好意思,叫你个鬼的爸爸。

这之后又传来一声甜蜜的哂笑,使阿尔弗雷德不得不回头望了一眼被扛在背后的亚瑟。“我爱你……你太可爱了彼得,我怎么这么爱你呢。”

“快点学会说话,怎样都行,当然最好是第一次叫柯克兰爸爸,这样我就可以去跟阿尔弗雷德那个蠢家伙炫耀了,你觉得呢?”

噢我觉得这个主意才是蠢呢。阿尔弗雷德想。

“话说回来,你还真是长得有点像我,就比如这两个可爱得要命的眉毛,还有这个鼻梁……不过怎么也有点像阿尔弗雷德?不不不,别沮丧,虽然你确实有点像他,那也是非常少的那么一小点缺陷,大部分你还是非常和我相似的哦。但是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觉得你像阿尔弗雷德呢?哼,真是匪夷所思。”

“嘿!”阿尔弗雷德听着听着忍不住朝亚瑟出声抗议。亚瑟这家伙总是这么讨人厌?!况且彼得那双漂亮的蓝绿色眼睛很明显是偏向蓝色一点的,而且各种各样的帅气点本来就是因为很像我!

“呐,彼得,你觉得阿尔弗雷德怎么样?你有没有被他拖在车后面遛?或者是强迫你当他个人演唱会的听众?还是说他曾经一下子跳上床然后你就这样从床上弹起?假如有的话,诸如此类,你应该好好想一想然后再告诉我正确答案。”

我敢说这些虽然被列入了我的清单之内但是在短时期内我还没有要实行它们的计划。阿尔弗雷德想。

“嘁,对我来说阿尔弗雷德实在是太蠢了,又蠢又凶。老是喜欢搞一些突如其来的事情,有些的确叫人挺惊喜的,但听我说,绝大部分是惊吓。阿尔弗雷德就是个傻逼,他没心没肺,明明和我离婚了还老是对我的事情管这管那,烦死了。那幢别墅对我来说明显太大了,住在里面——如果没有王耀和弗朗西斯常常过来——我真的会发疯的。阿尔弗雷德看上去那么好心,其实就是想让我尝尝孤独的感受以便对他的离去产生惋惜之情。哼!鬼才会这么干。我真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大学的时候喜欢上了他。就因为他为我们学校在篮球赛方面拿过几枚金牌?还是他的金发都飞扬起来的样子帅得每次女生们为此尖叫时都快穿透我的耳膜?或者是他认真学习和偷偷去坐学生会主席的椅子的时候看起来英俊又迷人?哦上帝啊我在说什么?!幸好彼得你对这些记忆会全部烂在脑后并且永远都记不起它们。”

噢原来我去坐亚瑟御座的时候被他发现了啊。不过那还是为我赢得了十美元。这很值。阿尔弗雷德弯起了嘴角。

“就算他每次都纠缠着我一起去食堂然后顺便在旁边的湖畔小径上走了走,对,都是他害得我每次回去走那条路的时候那些植物香味里总有那么一丢丢汉堡包的气味在里面,把整个的美感都破坏掉了。他得给校方负责,这是必须的。还有如果他在那棵树下——阿尔弗雷德后来说那是一棵香樟——跟我表白的时候那些该死的光没有照得他眼睛通透发亮的话,我也许就能抵御住那一时糟糕的冲动然后想想他也许并不是最适合我的那一个人。老天我当时好像确实这么想过,但是我当时想着什么?先到先得,那些让我等待的所谓最合适的人通通去死吧。我那个时候真是太天真。阿尔弗雷德安静的时候确实不赖,但上天保佑,那种时刻实在是少得可怜。我为什么不能孤独终老呢?这总比和一个智障在一起让他折我的寿要好得多。”

阿尔弗雷德知道亚瑟正在考验自己的良知。“清醒一点,亚瑟!”

“彼得你一定不要喜欢阿尔弗雷德那个混蛋,跟着他迟早要吃苦头的。他会找个漂亮但是只盯着钱看的老婆给你当妈妈然后娇纵她虐待你。我跟你讲过白雪公主的故事,伟大的格林兄弟,他们一定没想到即使是在当代,他们的故事还是具有如此深刻的教育意义。我看他最近找的那些女朋友就都不是什么好家伙,但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哼,他们不懂,以为人生只要片刻的畅快极喜,却不知道那一点儿也没什么意思。我倒喜欢顺着林中小溪蜿蜒流着的那些个时光。”

“我没想过跟一个omega结婚。好吧事实上我竟然真的从没有想过?”阿尔弗雷德发现自己走错了路还误闯了红绿灯。难怪他怎么觉得自己的车停得如此之远。

“如果是你亲生的妈妈,她一定会更加赞同我的生活理念,因为这样更加绿色。试想一下你以后的妈妈不懂什么叫母爱因为你不是她亲生的呀。你的妈妈应该照顾你,像我一样哄你睡觉,然后喂你吃饭。噢可是你如果也像对我一样对你妈妈那样笑的话我可真是难过极了,毕竟你是小天使啊。你妈妈应该陪你玩游戏,比如说‘把地鼠打回他们老家’之类的益智游戏。你长大以后要加入校足球队,这样我就可以顺便教教你了。显然我们会有更多话题,等你长大以后。但是你可怜的和蔼的妈妈就不会。你妈妈只迷恋于你的乖巧伶俐,她不可能看懂男孩子们的潇洒自在是吧?但愿你有个妈妈,或者说,但愿你只是我们的孩子。说实话,你还是别有个妈妈了,管他是好是坏。”亚瑟嘟囔的声音逐渐干涩了,看来他也有点累了。

“噢看来,迷题解决了。”阿尔弗雷德嘲弄地自言自语着。然后他在一家24h便利店驻足,把亚瑟好好摆放在墙角。“老兄你那玩意儿一直硌着我肩膀疼。”

他走进去快速地买了一瓶矿泉水出来,拧开瓶盖伸到亚瑟跟前。亚瑟迷迷糊糊的抬眼,生理性的眼泪在一声哈欠后流了下来。他盯着阿尔弗雷德,好像第一次见到这个面庞似地仔细打量。“阿尔弗雷德”亚瑟的嘴巴张了张,但只有口型没有声音。

“喝点水,瞧你跟咸鱼干没什么两样了。”阿尔弗雷德不得不扶住亚瑟正在逐渐滑落的身躯,亚瑟的手则紧紧握着他的手臂。阿尔弗雷德开始喂亚瑟喝水,这动作他有点不太熟稔,因为照以前他都是直接上嘴的,哪还用这么麻烦。

实际上,阿尔弗雷德已经快要憋不住了。

“显然我们两个都需要那什么。但是趁人之危这种事情HERO不想做。那该死的灵魂伴侣的作用可以再强一点。”阿尔弗雷德咬着下唇,恨恨地把亚瑟的手臂放到自己颈后,继续前进。“别试图说话亲爱的,以前我可以一直吻你吻到时间差不多再放开,但现在我不会这么做了,你也不会希望我这么干的。所以听话点小蜜蜂。”

但是亚瑟不许他继续动作下去了。神啊,这是阿尔弗雷德!亚瑟的身体叫嚷着,让那个家伙好好蹂躏我们!

而亚瑟丧失了几乎所有理智。他现在跟随本能行动。尤其是,呃,这么强烈的本能驱使下。

他抬手把阿尔弗雷德的脸扭过来,转向他。他想也没想就吻上去了。

可怜的阿尔弗雷德,他愣在那儿仿佛受到了极大的精神挫伤。

亚瑟对于没有回应的吻感到无趣,他抬起头,绿眼睛里意乱情迷。“阿尔弗雷德。”他缓缓吐出这个有魔力的名字。“吻我,现在。”


***

 
   
评论(6)
热度(68)
夏天你需要一片蓝洋洋的海。

还有,一个我。


坚信一切来源于热爱。

QQ:3120674959 欢迎扩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