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西木西-

王耀是个爱国者【王耀&中国】

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双耀#

王耀|中国】大概设定王耀是中国的助手#

肝了一早上#

这种设定让我热血沸腾,不顾作业的阻拦我的脑洞小马驹欢快地蹦跶起来了#

食用愉快:)


正文

 

我叫王耀。

 

我的职业很特殊。大概全世界只此一家。

 

我说大概。那就是全中国只此一家。我听说阿尔弗雷德那边也有了这样的机会。就连弗朗西斯也已经赢得了他那方的青睐。一切按程序进行。

 

怎么说呢,我现在跟自己的国家共处一窝。准确的来说,我和他是室友的关系。

 

当然。室友只是幌子,我只是每天负责照顾他然后把他的各类身体数据和资料输入电脑。每天准时更新一次。他的上司十分关心这些数据。

 

好吧,这项工作也不是那么难。而且,我很激动,不多人拥有这样的机会,有些人甚至不知道他的存在。

 

我的祖国,中国。不敢置信他就跟一个人一样!说实话,他跟我生得有几分相似,但他是说不清的绝美,我不是。

 

 

跟中国相处久了你就会情不自禁地想:

 

“糙,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刚开始的时候,我简直战战栗栗如履薄冰,他儒雅的气质使我怕在他身边会格格不入。

 

结果我错了,我们的人民政府也错了。当然,对不起,我成了中国的共犯。

 

 

早。

 

又是一段时间又是一个问候语。

 

我把早上送来的牛奶瓶放在了中国的房间门口,顺带敲了敲门。

 

和往常一样没有回应。

 

然后我就去做早饭了。今天的菜单是营养豆浆外加一个煎饼果子。

 

中国偷偷开门的声音我在厨房听见了,但是还是要忍住笑直到他拿牛奶瓶完了关起门。

 

这是一大清早的游戏,没办法,上次他发现我看到他了以后他甚至连早饭都羞耻得不想吃。那时我初来乍到,刚熟悉要把牛奶瓶放到他房间门口等着他的规则,结果又来一个。

 

“早安。”

 

“别惹我,真的。”

 

好吧,但现在的游戏规则我比他清楚。不得不说我们的祖国母亲有点迷糊。

 

既然他刚刚拿了牛奶,我想在早饭做完之后就能去叫他起床了。

 

噢回笼觉,中国不知为何爱死它了。

 

谁说他叫回笼觉,嗯?

 

先敲敲门。“大老爷们儿起床了。”

 

“大老爷们儿”是他需要的昵称,对的,他迫切地,如狼似虎地需要。

 

里面没有回,但我听到了他悠悠翻了个身的声响。

 

“我进来了。”

 

我走过去帮他把窗帘全拉开。看见他小猫似的窝在一团被子里。

 

“我还不想起来,”他说,脸埋在被窝里,“太早了。”

 

“去打太极拳。你昨天没和之前那个大爷约好吗?”

 

“你个蠢货,我跟他约好的是晚上,而且是广场舞好吧?”

 

大老爷们儿坐起身来,朝明晃晃的光线投出一个蒙娜丽莎式的微笑。他习惯只穿白衬衫就寝。

 

我问过他原因,他解释道因为这样让他看起来更加性感。

 

老天爷啊他用了“性感”这个词。

 

我问他是谁告诉他的。他保持蒙娜丽莎式微笑。

 

该死的,我知道亚瑟柯克兰在当皇家私人禁卫军。哼,这个名头很响亮,做的工作还不是和我差不多。

 

那天我马上给他打了个电话。

 

“唷,小耀。你好久没有打给我过了。”

 

事实上我本希望这一次也不要有。“是的是的听我说,你上司和我上司接触的过于频繁了不是吗?”

 

“为什么?”

 

“这件事——好吧你我都有责任。但是拜托了,请你管好你上司别把我家上司给带坏了。这可是国际问题。”

 

我猜他之后的一切废话都只是他心口不一的表现,所以我洒然地把电话挂了。

 

最近卖保险的骚扰电话有点多啊?先搞个防骚扰吧。

 

 

“你赢了……再睡几分钟?”我在和他的对峙中总要充当认输的那一方。我估量着时间,然后我就缴械投降了。

 

自觉维护祖国母亲的尊严。

 

“嗯……”他试探的眼神瞄了我一眼。“四十分钟?”

 

“不,三十分钟。”

 

“就这样,OK!”中国高兴地倒头就睡。

 

我感觉自己好像被坑了,当然没有任何怨言。我叹了口气把窗帘又严严实实地关回去。

 

幸亏早饭还没拿出来,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出。

 

 

他轻手轻脚地迈进我的房间。这很幼稚。

 

这代表着我又要装作毫不知情者跟他玩这个捉迷藏游戏了。

 

我闻到了煎饼果子的味道。

 

中国坐在我的床上吃煎饼果子。

 

这个游戏很考验忍耐力。我坚持坐在电脑桌前继续做我的事情,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小耀呀小耀?”听起来像喵喵叫。

 

“嗯?”我看上去像刚刚才发现他,转过椅子去,“哦你在这儿?”

 

“哈哈对啊你笨死了。”中国倒在床上轻飘飘地打着滚。

 

接着我的眉头皱了起来。“大老爷们儿,你得穿上裤子。”

 

他显得很不解,脸上的表情很无辜。但那些都是蛊惑人心的东西。集中精力,我告诉自己,下次可再也不能让来拜访的官员看到我家中国光亮亮的白腿了。

 

这样不仅会增加访客数量,还有礼物也会变得令人恼怒起来。……你懂的,那些时候把中国的园艺兴趣点燃了。他叫着铺张浪费然后把包束起来的那些鲜花都一一分开再把它们都种到地里去。就跟他在房顶上种的菜地一样。

 

我由着他来。

 

见证了那些不识相的脆弱鲜花全部烂在土里之后,中国有一点沮丧,有一点懊恼。我也在思考:可能下次我送他花的时候得挑个菜花。

 

嗯,可以种下去的那种。他大概会高兴得抱住我。

 

言归正传。“把裤子穿上,然后再去刷个牙洗个脸。”我盯着他的脸。

 

他气鼓鼓地瘪起了嘴,“啊,为什么要穿裤子。”

 

“裤子发明出来是有它的作用的,我的哥。”

 

“显然。”他撇头,这表示他一点儿也不在意而且不想服从命令,“这是在家里,我爱怎么穿怎么穿。裤子除了让我难受没有其他作用。”

 

我看着他的白色衬衫,那儿掩盖掉了不少东西。“嗯对啊你就是我祖宗,”这话也没错,“那么至少穿上你的内裤吧大老爷们儿。”

 

“哼哼,我穿了~”他作势撩起白衬衫下摆,露出了他白内裤上的山寨kitty。

 

我服。

 

 

但他逃不了这一劫。他也十分清楚自己如果不去做一些日常的洗漱动作的话他就会臭掉,到时候他自己也没办法忍受自己。

 

嘿,他跟我犟只是为了好玩。这里的生活需要找点乐子。

 

不等我催他他就会自己去把每天的清洁工作做好的。然后又瘫回我床上。

 

“你在干什么?”他问。

 

“核对昨天传上去的信息。另外有些东西我现在能填的我就填上去。”我回答道,“您老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只是找个话题而已,小帅哥。”中国把我的床搞得咯吱响。

 

我漂亮的祖国,他任由自己的长发倾泻在我的床上,他在等待什么呢?

 

当我停下打击键盘,站起身的时候。回身看他,他已经机敏地跳起来,一脸“哈!小兔崽子我就知道你忍不住了”的表情。

 

还没等我朝他走过去,他已经半伏在床边,脖颈伸得直直的,墨色的眼睛里满是期待的闪亮。

 

勾住我,然后一口咬上来。这一套动作他做得行云流水。

 

他照例又哼着义勇军进行曲,模仿军人正步走地出了房间。“假正经。”我轻笑道。

 

“我听见了哦!”他在门外叫道。

 

 

晚上出来买菜的时候总能接到中国的一个或更多的来电。

 

“喂?”

 

“小耀啊?哦我打错了我本来要打给憨八嘎的来着。”

 

“你够了。哪有人和你一样一连打错四五次的。”

 

“我只是……这里太无聊了嘛。而且,我……我喜欢、跟你讲话不行啊!”

 

“嗯,直译就是我想你咯?”

 

“哼啊!你这个小王八蛋!”

 

我正手里拿着一个装着菜的竹篮子,用肩膀夹着电话,数着卖菜阿姨报的钱目在菜摊面前跟她讨价还价。

 

“同志,钱真的不能少了。要不送你几根葱行不?”

 

“行吧。”

 

中国听到菜场的声响很兴奋。“怎么了怎么了?”

 

我叹了一口气,“最近菠菜的价格涨了,我的小祖宗。”

 

“啊……可是我就想吃菠菜。”

 

“我知道,所以不管怎样给你买了嘛。”

 

“好样的小耀同志,我让领导给你加薪。”

 

笨蛋。“谢主隆恩。”

 

 

晚上的时候很忙。

 

咳。

 

听我解释,中国他有点小固执,不肯睡觉。他知道例行问话之后就该是我强逼他到床上去好好躺着的时候了。

 

所以他不肯配合。就算打着镁光灯 而我背后的墙上写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几个大字他也不会轻易服从的。

 

“今天身体有感觉到不适吗?”

 

“有有有!”

 

“……真的吗。那么,是哪方面的?”

 

“我想我得了相思病。”他含情脉脉地投出太息般的眼光,丁香般的惆怅。“…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 最、相、思。”

 

呸。

 

我的哥,虽然你吟咏能力很高超,但是这没用。

 

“好好说话!”我揉着太阳穴。

 

“……我想喝牛奶,一品脱就好。”

 

“等会我给你去拿——真的没有不适或者是任何感觉?”

 

“奶皮别又帮我去掉,我要吃的。”

 

“好的我的哥。”

 

中国看着我从他床边离开。“……嗯等等?结束了?”

 

“看上去您老并没有什么大碍,反而太活泼了一点。比以前。”我从嘴角泄出一口气。

 

“对啊我也这么觉得!我感觉自己身上的细胞更新速度每天每天都在狂飙!美国那家伙都比不过我呢!”中国得意地扬起嘴角。

 

“这一代人让我感到自己生气蓬勃。”他骄傲地说。

 

“我去给你拿牛奶。”说是这么说,但是我没忍住让自己趋向他。那是我的祖国,我伤痕累累,而又焕发青春活力的祖国啊。

 

“恭喜你了。”

 

我在他耳边轻声说。

 

我真的很爱很爱他,可是我说不出来,怎样爱。

 

 

我是个名副其实的爱国者,发自内心的爱国。

 

这到底算不算是表白呢?

 

如果算,那么,哦乾隆爷爷,我在面试的时候我就是这么说的。那时候我还把这种爱放在一个极高的人格思想的高度。它和我光荣的民族认同感和强大的责任心是挂等号的。

 

我不知道现在我的这种爱算是把它提到了一个更高的思想层面,还是一举把它从云头跌进不堪的淤泥里。

 

照普世的认识,明明白白是后者。

 

 

国庆节。

 

当然很明显的是他得出席各种场合,各种聚餐。


例如大清早的去天安门广场看升国旗,他明白在那些吃军饷的官兵那儿跟在我这儿不一样,撒泼没用。我希望他能在这个时候想到我。


娇纵他?没错儿就是鄙人在负责。


大家都敬重他,尽管他一无实权二无财富。看吧,这该是最纯洁的热忱了吧?

 

大多数时候,他们欣赏他的样子就像是在欣赏自己的一个艺术品。我对这样的眼光通常很恼火,但,谁能说我也不是陷入了这样的一个怪圈呢?

 

实际上中国他对象棋很感兴趣,对航天也抱有很浓的爱好。不知为什么他精通外交和经济学。这也是为什么他的书架上总是摆着一整列一整列此类的书籍。他在很多方面其实都非常出色。

 

全球多少亿人在向他祝福。他每到这时候都像是一个期待礼物的小孩子。国庆节那天我也不放假(照道理我可以),我在家里一个一个地接电话,把它们录下来,等中国把一切事情都忙完回家之后再给他听听。

 

照正常情况,他总是在第二天才疲惫又快乐地回到家。

 

他的各个国家朋友们,常联系的不常联系的,也都会在这个日子里——像中国向他们做过的那样——发来贺电。我说过了,我的工作就是把这些语音一一记录下来。中国最喜欢这一环节。

 

第一个是美国,他好像占了别人的线。

 

“嘿!王耀!我就知道是你!所以说中国到底多少岁啦噗嗤!替我祝他生日快乐噢!看到我了吗?我也能看到你哟!hello!!!!!”

 

他到底是怎么搞的,连卫星的摄像头在哪儿都知道?!我胡乱点着鼠标,电脑里美国和阿尔弗雷德比肩而立,都好像透过了镜头看着我一样。令人毛骨悚然。

 

但是他们在愉快地挥手。“HERO我理所当然是世界第一个给中国打电话的人啦!”

 

“王耀,你也生日快乐!!”阿尔弗雷德摆了个帅气的pose。

 

呃,好吧,今天也是我的生日。“Thank you.”我说。

 

下一个大概就是那个被占线了的那个人吧。

 

“该死的那个美国混蛋又跟我抢!”对方骂骂咧咧,是英国。“啊那个,王耀早啊!那个,不是特意这么早打来的,只是想顺便看看中国那家伙有没有又赖着没起床罢了!”

 

“中国先生昨晚就被借走了呢。”

 

“哦这样……我也没有很在意今天,只是恰好昨天一不小心瞟了一眼日历忽然想到了而已。总之!”英国抬高了声调,“祝中国生日快乐吧!就说这些年还是很高心遇见他。亚瑟,你也来说。”

 

那个,虽然很用力的在掩饰了,但是我还是听出了话语里的颤抖呢。憋笑得很费劲啊我。

 

亚瑟接过了话筒,“王耀……咳你和中国好像是同一天生日啊,那就顺便也祝你生日快乐了。”

 

“真是谢谢柯克兰家大少爷了,”我笑道,“遇见二位我也十分庆幸——我想中国也是和我一样心情的。”

 

下一个会是谁呢?

 

“小耀。”

 

啊,俄罗斯。

 

“俄罗斯先生!!真是好久没见了!”

 

“嗯,我来祝中国生日快乐呢,小耀也是。”听得出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温和地笑了一下,“以后的长路漫漫,还是一起走吧。”

 

“嗯!谢谢俄罗斯先生。互相扶持着结伴而行吧!”

 

——伊万布拉金斯基还没有让俄罗斯先生改变心意吗?改变孤身一人的风格。这方面,中国一定能为他提点建议吧。毕竟他成功了。

 

又是一大串国家,我跟他们问好,作简短的交谈,他们有的说羡慕中国有一个助手,又有的说自己也已经物色到了自己的助手,并把他介绍给了我。

 

真是充满惊喜的国庆。

 

午后,法国的电话就像他的歌声一样优雅不急不缓地打了过来。

 

“哎呀,是小耀呀?这里是世界的初恋法国哥哥哟。”

 

“法国,你还是老时间打的电话呢。”

 

“当然,哥哥我可不愿意挤在那一群毛手毛脚的小鬼之间。小耀果然是把午后的空闲时光留给了我呢。”

 

“是啊,早就恭候着你了。”

 

“生日快乐~献上最优雅最迷人的香根鸢尾,给中国,还有你。希望哥哥的爱意已经传达到了唷。”

 

这时我听见直升飞机突突突的响声,由远及近,又慢慢远去。

 

我推开窗,走到阳台上。两束漂亮的紫色法国蝴蝶已经飞落在了那里。“一定传达到了,我想。”我朝电话里回道。

 

“非常感谢哦。”

 

就在我以为只能等菊自己打电话来了的夜晚,我终于接到了日本的电话。

 

“……喂?”

 

“日本先生,你的速度很快嘛。”

 

“王耀君,中国他……还没回来吗?”

 

“还没有呢。”

 

电话里似乎叹了口气,“那今年还是替在下祝中国生日快乐。王耀先生,今后依旧请多指教。”

 

“嗯,”我说,“请多指教。”

 

“那么就让菊跟你说。……喂喂,是耀君吗?”

 

“是哦。菊,最近还不错吧?没有难办的事情?”

 

“托您洪福,没有呢。中国生日快乐。”我很开心能听到他语气里的欣喜。

 

“——您也是,耀君,生日快乐。今、今夜月色很好。”

 

“谢谢。嗯——今天月色的确不错呢。”

 

中国回来之后虽然筋疲力尽却还是坚持先听听来电,听完这最后一通之后他终于如释重负地躺倒,昏睡过去。

 

我帮他脱了任何他有可能觉得不适的衣物,没动那件白衬衫。

 

中国他,在梦里面发出了软软的笑声。

 

我看看窗外,大雁南飞。

 

又是一个阳光浓似花生油的下午。

 

 

“耀,小耀——”真稀罕,今天一大早他就来和我咬耳根了。

 

“大老爷们儿这是怎么了?今个儿演的是头一出啊。”我眯着眼朝我的祖国笑,“太阳打西边出了?”

 

“小耀,你觉得你的人生短暂吗?”

 

啥?我脸上一定出现了困惑的表情。

 

“我还是要跟你说。我很羡慕你们,知道自己的尽头是如何,知道时间最后会带来什么。但是我……我很迷茫,我活了这么久,到最后我的下场是什么?好像没有人能给我答案。什么事都该有个度,人生亦是如此,可是和你共事很开心,我也想一直这样下去。可是与我一起的话,你也将会有无尽寿命。你愿意吗?”中国他小心翼翼地问。


我皱起眉。


“我就知道我不该问这个的。”中国翻身下床,语气几乎低落得令人难过。


“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一定立马答应你。”我对他说。“但鉴于我是第一个被你这样邀请的人类,我想我一定有什么不同之处。所以我打算考虑一下再答应你。”


中国转过头,眼睛睁得大大的。“小兔崽子,说清楚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非常愿意,加入你们的队伍。”我说。“哦虽然我知道人生那么长一定会非常非常无聊,但是呢,我觉得你就应该跟我在一起,没别的。”


“时间虽然有点过多了,但是我们可以做个计划嘛你看。比如说我们可以去海边度个假约个会什么的,再找个时间我带你去烛光晚餐,然后我问你愿不愿意做我男朋友你觉得有点害羞所以先不肯,直到我再三半强迫半引诱你你才答应了。咱们可以再去海滩上滚几圈再谈个情说个爱什么的,等到时机成熟了我就单膝下跪抱你大腿问你余生还缺不缺个腿部挂件,然后再找个随便哪个空一点的晚上我们再造个娃……”


“等……等等我刚刚把那些话说出来了吗?”

 

如果可以的话,啊老天爷,请让我受到苦恋的无期徒刑吧。

 

 

我叫王耀。

 

是个爱国者。发自内心的。

 

上一年我开了一个微博,专门分享我和中国的事。粉丝都很热情。

 

这一年国庆,我发了一句话:

 

“他是我的祖国,我凭什么不娇宠他?”

 

粉丝们的评论都是:

 

“请把我的祖国宠到无法无天!”

 

“感谢你一直替我们宠着我的祖国!!”

 

“今后也请对待中国小殿下非常好非常好吧!”

 

 

 

 

中国大老爷们儿现在正围着围裙哐哐地拿着他的锅铲敲打锅沿。

 

“王——耀——吃饭了!!!”


美食的邀请我怎么能拒绝呢?


END/


 
   
评论(3)
热度(60)
夏天你需要一片蓝洋洋的海。

还有,一个我。


坚信一切来源于热爱。

QQ:3120674959 欢迎扩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