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西木西-

这都是孩子他妈的错!(八)【ABO/米英/连载】

果然还是逗比的画风属于我吗#
感觉完结漫漫无期#不过亚瑟终于发情了(下一章)
前方高虐琼总#XDDDDDDDDDDDDD我不确定
正常的事情发生在他俩之间怎么就这么奇妙呢#
哦可是啊,亚瑟有男朋友了#
原来我的内心是这么污#

下期预告:
『看来我是不操你不行了?』

♧这都是孩子他妈的错!♧

正文
※八※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在迎面而来的枪林弹雨中阿尔弗雷德一边左闪右避一边在四处寻找着可以暂时充当堡垒的物体。

他的目光搜寻着视野内的敌人。忽然,阿尔弗雷德选手翻过了沙发!他在地毯上进行了三百六十多度的翻滚,这是高难度动作但是阿尔弗雷德选手做到了!翻滚动作之后他流利地起身,他现在已经接近目标了,只要最后一个步骤——用拿着游戏手柄的手环住坐在婴儿椅上的彼得!天啊他做到了!满分!

“嘿你还好吗我的战友?”

正在吃小饼干的彼得从自己嘴里拿出还没吃完的一块,把它递给了阿尔弗雷德的嘴。

阿尔弗雷德叼住了。

“噢谢谢你小天使,这些补给至少……”他蹙眉想了一会儿,“至少他们很甜。”

小彼得显然对这个评价很满意。所以当阿尔弗雷德又跳到电视机的另一头的时候,他看向旁边正拿着一盒小饼干的基尔伯特。“噢……噢什么?你还想要吗?可怜的我,你刚刚把一块到嘴的小饼干塞到了你爹的嘴里!哝,再给你一块,不过下次别干那种蠢事了,他显然不会因为小饼干而放弃他一年消耗好几吨的垃圾食品的计划。好了好了别再用那种眼光瞅我了我没在说你爹!好吧不过那也是因为他确实很蠢。”

阿尔弗雷德玩这类射击游戏的时候总喜欢让自己有一种强烈的代入感,所以无论是基尔伯特还是安东尼奥,他们绝对不会同意去当阿尔弗雷德的同伴。因为除了灵活地——好像那就可以躲避敌人的攻击——蹦来蹦去之外,即使是游戏中的战友NPC阿尔弗雷德也喜欢对他们的行踪说上两句。

“开火开火!”

“躲到那个汽油桶后边去!喔!好吧它爆炸了。”

“都跟在你们英雄的后面!我必须第一个进入城池!”

想必所有人都十分明白阿尔弗雷德的嗓子,假如你尝试着听过他的笑声一分钟不间断,我想你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耳膜撕裂般的震颤。当然前提得是你能忍受一分钟。

总之在那个门铃响起的时候,没有人听到。

“该死,这个阿尔弗雷德在搞什么鬼,上帝啊谁让他碰射击游戏了,那简直是和世界末日同一级别的灾难好吗!”

站在门后的亚瑟感受到了这世界所能给予他的最大恶意。他没有带钥匙!这有什么好说的呢,他失去了主动地位,这在和阿尔弗雷德的战争中显得尤为不利。

他拿出了电话试图拨打基尔伯特的手机。他知道他在里面。

正喂彼得吃小饼干的基尔伯特在感受到手机的震动时他还不知道自己即将做出有生之年最惊悚的表情。

天哪是亚瑟!?我手机里怎么会有亚瑟的电话号码!?等等真的是亚瑟?老天爷而且最最严重的是,亚瑟怎么会有我的电话号码!一位撒旦已经盯上了我!天哪上帝呢?上帝人呢!

“……喂”手机里传来压抑着不耐烦的声音。

爸爸妈妈真的是亚瑟!真的是他啊啊啊啊啊!告诉我巨龙来用他喷出的火焰袭击一方的时候会专程打电话来预告吗!

基尔伯特咽下一口唾沫,他回应道:“喂。”

“帮我开门,顺便,让阿尔弗雷德来开。我想我还没有准备好要一开门就迎上你惊恐的面孔。”

是的,我也还没有准备好——基尔伯特心想。

“稍微等会好吗?我立即去做!所以在那之前别干任何犯法的事,那什么!你们不是有条戒律说不能在凡人面前施展魔法什么的吗!”

亚瑟直接挂断了电话。

在基尔伯特的劝说之下,阿尔弗雷德终于放下了他的游戏手柄,飞跑过去开门。“下午好亚蒂?”

“……我说了他已经在开门了你就不能稍微等会儿?”

“可这是我们的第一次约会!亚瑟,我都已经急不可耐了。”

“瞧,他开门了。”

亚瑟一脚迈入阿尔弗雷德的房间。“事实上现在已经快晚上了阿尔弗雷德,假如你没有忘今天是平安夜的话,你大概还有很多事去做。我也一样。所以赶快在这该死的喜庆日子里把彼得交给我。”

“基尔伯特拜托你再别和你的小鸡躲在墙角了好吗!把彼得抱过来!”阿尔弗雷德朝屋内说了一句,然后转向亚瑟。“是吗,这么说你带了苹果过来?还是说……”阿尔弗雷德忽然想起门外还有一个人,不过那人个子太高以至于被门框挡住了脸。他下意识撸起了袖口。“那是谁,亚蒂?”

“我男朋友。范。”亚瑟很头疼似地揉了揉太阳穴,“要是你不介意他进来的话,也许你们两个可以认识一下。”
“范?”阿尔弗雷德撇开脑子里的惊呼,面上不在意地说。“既然是你的男友,我想我是不会介意的。”

“我真的可以进来吗亚瑟?”范站在门外说道。

“是的!进来吧亲爱的!”亚瑟回头吼了一句。他们之间的海拔高度差总使亚瑟不得不这么做。

随后阿尔弗雷德不能控制他自己尖叫出来。“啊啊啊啊啊啊范?!真的是你!天哪你是我的神!范!有生之年我能见到你啊啊啊啊啊啊!”

“什么什么?范?!”基尔伯特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也朝着这位刚刚躬身进门的范大喊大叫。

“你是从哪儿和他认识的!”阿尔弗雷德用一种信仰者的目光看着范。

亚瑟在一旁回答说:“在相亲网站上。”

“对对。”范点点头。

阿尔弗雷德做梦似的盯着他看,“我叫阿尔弗雷德,您的粉丝。”

“本大……我是基尔伯特!这个!这个是我的小鸡!”

“本大爷真不敢相信范就在大爷我面前……”基尔伯特好像要晕厥过去了。

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阿尔弗雷德立马跳回房间里把小彼得抱出来。“彼得,这是你爹的偶像噢噢!你也在电视上看到过他的对吧!本世纪最伟大的篮球运动员!”

基尔伯特已经拿来一支笔递给范并且请求他在自己的衣服上签名。阿尔弗雷德把彼得举在半空,“范!你能把我家儿子抱起来摆个pose吗!”

“阿尔弗雷德我警告你……”亚瑟看上去面色不佳。

“噢别这样亚瑟!就这一次好吗!我以后会万分感谢你的!”

基尔伯特在一旁说:“范,你能作出要把彼得当成篮球一样丢出去的那个样子吗!”

“把彼得当成篮球?!”阿尔弗雷德猛然看向他的基友,“你是怎么想出来的!这点子太棒了基尔伯特,你可以去当摄影师了!”

“来吧来吧——”阿尔弗雷德和基尔伯特举着手机仰望着范。

亚瑟在一旁摇头,“不不不——范,把彼得放下来,把我的儿子放下!”

范看了看彼得,又看了看亚瑟、一脸期待的阿尔弗雷德和基尔伯特。

他微笑了一下,把彼得像投篮时那样高高举起!

底下的两人则狂热地点着手机屏幕。

“耶!!我爱你,范!这些照片我可以炫耀一辈子!”
“我要带着它入土!”

“我的儿子——”阿尔弗雷德激动地大喊,“你未来一定会感谢你老爹曾经给你争取到过一个这么这么酷毙的机会!”

亚瑟迅速从范的手里抱过彼得。后者很迷茫地望着突然像打了鸡血一样的老爹和他基友。

“听着,这件事你们都有责任。尤其是你,范。”亚瑟气冲冲地出了门,临走前瞪了范一眼。

“嘿,亚瑟,看在老天爷的面子上,原谅我吧。”范朝亚瑟的背影说道。
“永远别想。”

“上帝啊,范。你已经和神一样完美了!不管是在赛场上还是在私下,你都是我除了上帝以外最忠实的崇拜对象了,”阿尔弗雷德紧紧地握住范的手,仰头看他。“你是我学习的对象,你的情商高得直插云霄!”

“别这么说——因为我们是美国人嘛!”

“对呀!美国万岁!”

坐在车里的亚瑟打了一个喷嚏,随后他拿出一件衣服裹在了彼得身上。“彼得你看,下雪了哦。”


阿尔弗雷德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那时他正在无聊地在电视上看视频,彼得就躺在他的旁边,他们俩摆着惊人的相似的躺姿。

著名的葛优摊。就是他没错。

电视上正在一遍一遍地放着:

“你在干什么亚瑟?”

“我只是在写日记。”

“哦是的,今天的确有很多东西好写。”

“是的。”

亚瑟合上日记本之后,阿尔弗雷德按下了暂停键。

他总是克制不住要在这个地方多停留一会儿。这一点儿也没意思,阿尔弗雷德想,我再看五百遍就会马上对它厌烦的。

电话铃响了。
阿尔弗雷德捂住了出音口,他下意识看向彼得,后者已经睡着了。

他划开了接听。“你好?”

“噢该死的,阿尔弗雷德你快来,亚瑟他一直——噢天啊亚瑟!你这是什么味道——现在好了,最糟糕的情况出现了,亚瑟他好像发情了。”

阿尔弗雷德盯着屏幕上那个笑容甜美得让人想吹口哨的人,不以为意地说:“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对面低吼道:“保佑哥哥我,你现在的语气好像一个醋缸子打翻了的小孩儿。他在酒吧!还有别的问题吗!”

阿尔弗雷德把手机夹在肩膀和下颚之间,轻缓地把彼得抱到他自己的房间里去。他回应道:“要命的,我这就去。”

开车在路上的时候阿尔弗雷德还在琢磨到底是为什么到现在了亚瑟还是不能从酒吧里靠自己的双脚走回家去。

这可都是他自己的错,自从亚瑟第一次进酒吧开始,他就一直尽心尽责地包揽了亚瑟喝醉后的所有处理事务。亚瑟也似乎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每次喝醉的时候都特别潇洒的给自己的全部智商放了假。除了阿尔弗雷德的怪力,没人能制服得了他,他自己也不能。

但是,既然亚瑟和阿尔弗雷德已经离婚了,也就是说他们两个之间除了彼得理论上应该是没有任何联系了。所以,阿尔弗雷德想这次干完就金盆洗手,不干了。
真的,最后一次。绝对。

等等,阿尔弗雷德想起了亚瑟一直在服用抑制剂的这个事实。

他一脚把油门踩到底,发动机轰鸣着。

他妈的亚瑟,你欠我太多了。


***

 
   
评论(3)
热度(53)
夏天你需要一片蓝洋洋的海。

还有,一个我。


坚信一切来源于热爱。

QQ:3120674959 欢迎扩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