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西木西-

救 · 赎Ⅳ【米英】

看到自己关注的大大推荐了自己的文///好羞耻/这犹如初恋般的感觉!

四)
祝你好运,哦我忘了,集中营是不存在好运的。

______________

哈喽美女,我不是野兽,交个朋友呗?

你想上我。

哈哈哈你误会了,我……

……听说这里杀人不算犯法?那倒是便宜我了。

亚瑟在血色涌动中一步步熟悉,偷腥的猫儿的味道。

他成为了集中营里的黑桃Queen。他的面容依然美若天使。

在最初几天的嚣张后,亚瑟开始谨慎起来。但自从他来了以后,一天失踪七个人的事迹却还在被集中营里的人津津乐道。

一声恣意的枪响

他不是不知道集中营里有武器贩卖的点。事实上,他也通过这一渠道买了一把老式的毛瑟手枪随身携带。

有多少人想要他死?

亚瑟捂着腹部开出的枪洞,对于那点疼痛只是皱眉而已。他秘密地走到一片肮脏的恶臭之中,毫不顾忌地在一个摆在墙边的绿色垃圾桶旁边坐下。用手指在那下面抠了抠,很快扯出一个粘着腐土的口袋。他迅速打开,拿出里面的镊子和消毒工具。还有一根烟。

他首先点上了烟,含在嘴里。随后亚瑟开始直接用镊子在自己腹部的伤口的一片血肉模糊之中寻找弹壳。

在那些金属小玩意儿被全部成功取出之后,亚瑟已是满头大汗,牙间的那根烟也已经扭曲得不成样子了。

他直接往伤口上铺撒了一层白色粉末,然后又从袋子里取出绷带给自己缠上。

忍着腹部暂时的麻木,他扶墙起身,孤零零地走出了这一地域。

过了一个多月,亚瑟就已经能娴熟地掌握怎样处理身体各处的弹伤,而且又快又好。

崭露头角是很危险的事。亚瑟不知动用了什么手段,使自己的名头逐渐销声匿迹,他宁愿一个一个对付那些冲着自己的长相来的人,也不要招惹那些真的不能招惹,招惹不起的大头。

在这里,亚瑟接受着魔鬼训练,并且力图和童年时那样,拿到全A的成绩。
评审的老资格是很容易被贿赂的,但有什么能比内心油然而生的恐怖更加行之有效的呢?人们不说,并不代表着可以忘记黑桃Q曾经的嗜血

那些穿着黑色制服的人找到亚瑟的时候,他正被人扣着脖子。

我不知道你这么漂亮又弱不禁风,为什么身边没有一个伴儿呢?小野猫。来陪大爷爽一爽吧。

亚瑟仰着头看不见眼睛,但他狡黠地笑了:这就把答案告诉你啊。去让上帝饶恕你?

他无视掐在脖子上的力道,猛然转身,脱出对方控制的同时用自己的长筒皮靴狠狠顶上那个人的下巴。可以听到很清脆的骨头几次断裂的声音,然后他就重重地倒在地上了,整个脸都是诡异的扭曲着。

嘁。亚瑟轻蔑地啐了一口,到底是谁弱不禁风?被我干过的家伙里,你倒是死得最利索。

然后他忍耐住没有把脚习惯性地碾上已经瘫软在地的人的前列腺。亚瑟没有转头,Boss找我有什么事?

Boss让我们传话:你的集中营生涯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了。

亚瑟有点惊讶地说:这才一年多一点。

他给你安排了任务。

是吗?什么时候走?

为首的那个人提起手中的行李袋,亚瑟认出那是自己的。现在。他说。

亚瑟呼出一声叹息。他微笑道:

太好了。

Boss坐进黑色轿车之后,亚瑟下意识地去观察坐在身旁的他,跟自己印象里的他进行比较

身材发福了,头上仍是光亮亮的没头发,散发出来的暴戾气息有增无减。

你在集中营里的表现很优秀。你看上去完全变了一个人,这很好,因为我讨厌以前那个毛头小子,他瞥了亚瑟一眼,最后我这句话准备已久不得不说 :恭喜你活了下来

嗯哼。亚瑟回应。

现在,你要被带上镣铐了,小野猫。

让忠诚束缚我,Boss。

此后的半年,亚瑟一直在接手不同的任务。达成目标的概率是100%。亚瑟也总是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任务。

看到对楼的那扇窗后的狙击手也发现了他,并把枪口对准了这边。亚瑟在瞄准镜头的后面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

让我们来玩个游戏,看看谁的枪法比较准?

亚瑟毫不迟疑地扣下扳机,两边都没有枪声。亚瑟只听见了子弹破空而来的尖锐刺响。时间只够他朝反方向躲开。

用余光看到那个狙击手如他预料的也做了相同的动作,他还是忍不住狡狯地上扬嘴角。

兄弟,听说过全自动步枪吗?

对楼已经没有人影

这招他百试不爽,有多少人是死在他射出的第二发子弹下的已经数不清了。
他转身收工走人,却踏入一脚虚空。身体失重,他醒了过来。

最近总是在做这样的梦……亚瑟的工作进入了冷清期,但可以笃定的是Boss对他的信任度非常高了。想到这儿,亚瑟觉得以前的那些付出都还是收到了想要的回报。

管家式敲门声响了。

进来,亚瑟说。

Boss让我来叫你过去,亚瑟先生。管家毕恭毕敬地说道。

亚瑟从床上起身,我这就来。

大概是新的任务。亚瑟有些兴奋地摸了摸别在腰间的贝雷塔。

走进Boss富丽堂皇的房间,他看到Boss正在揉着太阳穴。我来了,Boss。亚瑟在门边站定。

听着,你接下来要去做的,是我让你成为我的鬼牌的真正目的之一。

Boss抓起风衣就走了出去。给你十分钟,换上工作服还有好看一些的衣服,我让你这副美好的模样闲置太久了,今晚你要让你自己成为一个花瓶。
亚瑟说:我尽力而为。

霍顿将军的宅邸在英格兰西部的约伯镇上。这里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小镇。

是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连街道,沿街的布置都跟所有英国乡镇没什么两样。亚瑟像是走在熟悉的路上。

他们进了一家小酒馆。名字很直接,就是“酒”。

亚瑟穿了一件棕红色的格子纹衬衫,外面套上一件马甲,下身则是一条灯笼芯长裤,最后必不可少的是他习惯用来当做武器的低帮皮靴。Boss看了一眼他的打扮,没说什么。

酒馆内人很多,Boss径直走向了在墙边的一处空桌,像是为他们事先留好的一样。

两人先后入座。在进入酒馆的这么一小段时间里,亚瑟观察了一下周围人对他们到来的反应。从他们中一些人的眼神可以看出,Boss不是第一次进入这个酒馆了。

这里,当月亮升到那个小旗子的顶端,就会变为一个赌场。很多杂七杂八的人会涌入这里,因为这里老板路子野,而且这里的服务是全阶层的,有很多有钱有权有名的人都会出现。Boss压低声音跟正在向外张望的亚瑟说明情况。

这里视野很好。亚瑟只说了这么一句。

这里能不动声色的看到整个酒吧的情况,当然好。是我的专座。Boss说,跟我们这儿差不多的位置就只有那个了。

顺着Boss暗暗指出的手势方向看过去,亚瑟看到了在靠近门,也就是他们对角线的那个位置上坐着的一群人。也看到了那群人围绕着的中心人物。比自己的更亮眼的金发,同样亮眼的容颜,穿着休闲衫,底下搭配着一条球裤。
球裤?亚瑟看到的时候有些惊讶。

怎么看都像是高中篮球队队长那样的人。出现在那样的位置,亚瑟自然而然地感到迷惑。

青春活力让他整个人都闪耀起来,他的脸有一点点婴儿肥,眼睛是碧蓝色的,和夏日成熟的草莓一个颜色的嘴唇开开合合,貌似正在讲一个有趣的笑话。

正在笑的眼睛忽然跟亚瑟正在仔细打量的目光撞上了,他止住动作,看过来。

他周围的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Boss伪笑着朝那个方向礼节性抬手示意。那一边的人群仍然静止着没有动作。

而那个中心人物踏着好像刚在球场上驰骋过的球鞋,双手插着裤袋,一脸自由散漫的样子,可是只有亚瑟知道那双蓝眼睛正在一刻不停地与自己对视。目光如炬。

这位是——Boss正要向亚瑟介绍。但他完全没有注意到Boss似地首先向亚瑟伸出了右手。

你好,我叫阿尔弗雷德。

亚瑟注视着他那双能与星辰媲美的眼睛,也伸出右手,和那只温热的手掌交叠在一起。

你好,我叫亚瑟。

/未完/

 

 
   
评论(2)
热度(17)
夏天你需要一片蓝洋洋的海。

还有,一个我。


坚信一切来源于热爱。

QQ:3120674959 欢迎扩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