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西木西-

救 · 赎Ⅱ『米英』


二)

再次醒来时窗外是一派田园黄昏的景象。

亚瑟的脑袋枕着柔软的枕头,身体躺在天鹅绒的床上,所处于一间有着森绿色壁纸的房间,天花板上那盏吊灯和他以前房间里的那盏很像。

他试图起身作更多的观察,但他突然发现全身的酸痛感在他尝试调动肌肉时不可收拾地袭来了,他甚至没办法强制性动作,剧痛如同来自于皮肤撕裂或是被数十发机关枪的子弹扫射过一样。

一阵轻轻地敲门声响起了。是英格兰所有管家的那一套敲法,亚瑟一听便知。

您好,亚瑟说道。他尚不清楚自己所处的地位是如何,尽管被安排进了这么一个豪华的房间。他初入茅庐,需要事事小心。

噢您好柯克兰先生,我没想到您已经醒了。管家走到床边。希望您此时还不至于感到饿,您的早餐和午餐都是我负责的,还有接下来的晚餐。

我不饿谢谢。亚瑟只能控制他自己的脑袋左右摆动,这种新的境遇让他越来越不习惯。我现在……浑身酸痛,请问一下: 他、他上了我吗?

管家屈身回答道:没有,boss不好男色。
那他把我买进来……是要怎样?

这个,boss的心思我也总是猜不准呢。

好吧,谢谢你。

您的身体情况不是很好,管家斟酌了一会儿,所以这段时间可能无法自由活动,不过我们已经让医生为你检查过了,重度营养不良和精神衰弱——这些你都能在这儿受到特别照顾,直到你康复为止。为此boss让我传达一句话:安分一点。我对您的忠告也是如此。我先告辞了,好好休息。

管家拉开门走了。

亚瑟重重叹了口气,紧接着的就是来自胸腔的酸胀感。他蹙起眉,一边思考着。

既然不是因为色欲,而且在权欲方面我已经算的上是拖油瓶了,那么他想让我干什么呢?他为了什么肯把那么多钱砸在我身上?他一定会索取回报的,而我还有什么值得被利用……

如果身上没有能让人有利可图的点,就无法在游戏里生存下去。尤其是当你寄人篱下时。

晚上十二点,boss和管家一起进了亚瑟所在的房间。这也是亚瑟第一次看见他。幸好他正煎熬着在陌生地域的第一个不眠之夜,神智非常清醒,而且亚瑟的眼睛从来都能迅速适应光线的强弱变化。

那是一个无情的,凶狠的脸。没有头发,走路时自带猎猎的风声作响。这张脸很适合去做猎人,要么就是黑帮头子。但亚瑟认得他,他是个商人,从军队退役之后他开始自己创业并且取得了巨大成就,身价一下子涨了几百亿。

亚瑟还知道一点,就是这个人背后的军火生意。很多人都想黑白通吃,但那可不是随便哪一个人都能办到的。你必须在这一头抵上自己的宝贝脑袋,又在另一头保证脑袋不掉。这是非常冒险的,很多人都在这条难走的独木桥上摔下来,结果两头都掉了脑袋。

但据亚瑟所知,这个军火商已经在两道上左右逢源,混得风生水起了。
那时他用他阴狯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亚瑟,他看他柔顺的金发,看那两撇浓密的眉毛,接着他打量了亚瑟的绿色眼睛,他的一根手指轻佻地抬起亚瑟的下巴,又细细打量了一番。亚瑟任由他摆布,对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慢慢把握。他看见那双盯着自己看的眼睛里逐渐浮现出了满意的情绪。

你和你母亲都做得很好,她把你生得如此美丽,你则把它好好地保留了下来。他说道,你拥有超越凡人太多的漂亮脸蛋,我还不知道你能不能成为我要的那张鬼牌。

boss不再看他,放开亚瑟的下巴,他继续道:希望你乖乖听我的话,别总想着飞出去。出了金鸟笼,你就只是跟苍蝇没什么两样。而我,绝对不会让你的下场只是像苍蝇那么简单。

我效忠于你。亚瑟说。

你说什么

我,亚瑟柯克兰,向霍顿大伯爵献上所有的忠诚。亚瑟斩钉截铁地说。

你没按常理出牌,小美人。boss低声道。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的名字,不过现在我更喜欢别人叫我Boss。

Boss,我一定成为您最忠实的下属。亚瑟强调着。

我很高兴看到你所表现出来的真实和坚持,我当然也希望你说话算话,这种事情从你伶俐的小嘴里出来可真是没什么实效。也许直到你把你那颗怦怦跳的小心脏挖出来给我看——

他说到最后的那种语气是没有过的轻松愉悦。当然你的性命也是归我所有的,我知道你很聪明所以才这么跟你说话。晚安。

boss迈开步子走出房间。

管家站在他原来的地方,对亚瑟说:每次一有人自杀,我就得委派佣人去处理掉,这些工作可都是额外的负担。所以我跟boss的看法大致相同。另外,boss已经承担了你们家的所有债务,所以放心地在这里当个花瓶吧。

嗯……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亚瑟发出了困倦的声音,出去的时候请帮我把门带上,再次感谢。

锁扣啪嗒一声轻响,整个房间又重回黑暗之中。

可柯克兰家的子嗣,怎么甘心只做一个随时可能会被打碎扫地出门的花瓶?

/未完/

 
   
评论
热度(14)
夏天你需要一片蓝洋洋的海。

还有,一个我。


坚信一切来源于热爱。

QQ:3120674959 欢迎扩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