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西木西-

这都是孩子他妈的错!(六)【ABO/米英/连载】

(捂脸)这次短小得我都不敢发出来#这真的能当成一章发出来吗!
就当做是小番外好啦,是关于王耀家的熊孩子和马桶的故事#很有趣所以写了
涉及到米英离婚前的事#

♧这都是孩子他妈的错!♧

正文

※六※
例行下午茶时间。地点是亚瑟家。
弗朗西斯依旧胸前挂着他家小路易斯,王耀则并排和他坐在软软的布艺长沙发上。
而亚瑟坐在一侧的专属雅座上,他们三人之间摆着一个放着各种甜点的小塔。
“我觉得王耀你可以再快一些挑好你的马桶,随便哪个都行,越快越好。”
“好好好我知道了腐烂,你可是第一次这么关心我。”
“要知道一个正常的人是忍受不了他的邻居天天上门只是为了来借用一下厕所的。”
“噢对于这个我也很抱歉。但是我没办法呀,人有三急……所以你觉得到底是德式的便宜一点的这个还是丹麦的这个看起来更好些?”
“噢!我没想到你花了一个钟头还是在纠结这两个!”弗朗西斯后躺到沙发靠背上,扶着他孩子的脑袋,眼睛盯着面前的电视屏幕。
王耀皱着眉看着在桌面铺开的马桶推荐,一脸犹豫不决。亚瑟的视线从这两个人身上扫过,咬着陶瓷茶杯的边缘,安安静静地听着不知是电视声响还是那两个人的谈话。
新闻联播时间。
“来自Picto方面的飞船即将登陆地球,地球各方对于如何解决此有史以来最严重事端开展了紧急会议……”
“嗨呀这是个什么事儿,”王耀仍然在德式实惠和丹麦高格调的马桶之间摇摆不定,“这些人就不能消停一会,就不能先让我把马桶挑好再说——”
“看来他们打算搞个全民公投。”看得出亚瑟微微点了一下头
“什么鬼?”弗朗西斯哀嚎,“这下王耀肯定又会去纠结该不该投开战了,就不能让他好好挑个马桶吗!真是!”
“啊啊啊啊啊……我不知道那些政客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个时候搞这个什么紧急会议。好像我得在这两个马桶之中选一个还不够糟心似地!”王耀很气愤地端起茶来喝了一口,又顺手拣了块点心来吃。“所以对于这个全民公投之中作何选择——噢亚瑟我一直都爱死你做的榛子蛋糕了——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列出选这个或那个马桶的优缺点然后大概就能又快又好地做出决定了。”
弗朗西斯举起双手,“我同意我同意,这件事非常重要,事关生死,还有我们的友谊。”
亚瑟含住茶杯边,将它向内侧倾然后抿了一口,轻轻微笑——对于王耀刚刚对榛子蛋糕的称赞。

阿尔弗雷德敲开了门,王耀站在那里。和善的笑。
“你好啊小王八蛋,我永远不会忘了你坑我的那五块大洋。”
“哦王耀,你应该认识到我纠正了你的错误,一种服务的价格应该围绕着它的价值上下波动,而不是一下降到谷底。你知道,那样真的会影响公平的商业竞争。”
“那明明是你坑我的!然后你又坑了我五块大洋!小王八蛋。”
“我敢打赌下一次胜诉的人还是我,如果你还想再来一次的话。而且我不是还你了吗,之后的那些钱。”
“你这丑恶的资本主义嘴脸,就知道欺骗我们纯洁善良的朴实劳动者!而且下一次亚瑟一定不会再被你强拖去给你的恶毒行径辩护了,而且有很大几率他会是我这一边的。”
“亚瑟又不是最优秀的那一个律师,他甚至没有职业律师的执照!”
“这话用来反驳当时的你真是恰当至极……”
“好了,你们要在这里干一架吗?”亚瑟倚在门边上,双手插袋,看着他们。“而且我要申明一下,阿尔弗雷德,如果我想去考,你就没有机会说出那句话了,而且,我就不可能跟你结婚了。”
“致我们最糟糕的决定。诶你们在开派对吗?有没有健怡可乐?或者根汁汽水?虽然我不太喜欢喝那个但我能想到亚瑟家里能喝的东西大概就只有这种了。”
“有咖啡,要不要?”王耀问。
“要要要,看看是不是我之前放在这儿没拿走的那盒!”
亚瑟很惊讶地反问:“你留在这儿的咖啡?我想我从没看到过。”
阿尔弗雷德状似回忆了起来,“呃嗯……我相信那应该是在离亚瑟做饭时所在的位置的直线距离最大的那个橱柜里——”
王耀立即往厨房方向走,“我知道我知道,我看到过那个东西。”
王耀走了,只剩下亚瑟跟阿尔弗雷德对峙着。
亚瑟咂了一下嘴巴,向阿尔弗雷德伸出双手。“我的彼得呢?”
“嗯哼?”阿尔弗雷德后退了一步,“我没带上他,你忘了今天还没到我们的交接日。”
“阿尔弗雷德……假如你还记得我说过绝对不允许给彼得请保姆的话!”
“是的是的我记得,我发过誓,对吗?我只是把他寄放在了基尔伯特那儿,他显然,一定会是好好的。毕竟瓦尔加斯他们今天都在基尔伯特家。”
“呼,就算这样,”亚瑟盯着阿尔弗雷德,“我也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太多次。所以今天你来?”
“基尔伯特认为我应该跟你谈一谈关于彼得的一周岁生日的事。”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亚瑟笑起来,“我已经准备好了邀请函。就差你来问我了。”
“一猜就知道你肯定很希望回答我:‘很遗憾你不能参加’是吧?”
“对哈哈哈哈哈哈而且我会感觉不错的。”
“想想我该怎么让你的小算盘落空呢亚瑟?”
“除非你用无比阴险邪恶的手段……”亚瑟警告道,“比如用那个什么灵魂伴侣来控制我。”
“我一向尊重你。但我决定要给你一个惊喜。所以——我的咖啡呢?”
亚瑟像听见了什么笑话一样,“你真以为王耀会给你拿来吗?待在门口,乖乖等我回来。”
片刻之后,亚瑟把一盒速溶咖啡扔到阿尔弗雷德胸口,“你的,不客气。”
此时客厅里传来了电视上播送导弹发射的声音。王耀在大叫:“真不可思议我们竟然也牵扯进去了,这事儿还有多久才完啊!现在他们竟然还要我们选择立场!”
“所以赶紧地你最后的决定是——!”
“瑞典的这个马桶!就它了!”
“终于好了!恭喜王耀你迈出了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步!啪啪啪啪啪啪啪。”
最后的声响是喜极而泣的弗朗西斯的手合着小路易斯的手一起拍的。小路易斯漠然地鄙视着这一切。

马桶是勇洙在和王湾捉迷藏的时候,在“一定要把自己塞进去”这样的感人执念之下,它终于承受不住勇洙的重量,裂了。

 
   
评论
热度(32)
夏天你需要一片蓝洋洋的海。

还有,一个我。


坚信一切来源于热爱。

QQ:3120674959 欢迎扩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