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西木西-

这都是孩子他妈的错!(五)【ABO/?/连载】

带着我可爱的露中浪一发#
从看到露熊开始就一直很想爬上去!#
我都不敢打米英tag了#打个露中吧
我以后一定好好做人!#

♧这都是孩子他妈的错!♧

正文
※五※
今天亚瑟遇到了一头熊,很高很壮。据说是来自靠近北极的那一边。
这头熊不是出现在森林里,而是,酒吧。
所以作为一个自打出生起就没见过熊的alpha,亚瑟惶恐。
“哇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鬼啊啊啊别别别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不只是亚瑟在吼,只是他先反应过来了而已。不一会儿弗朗西斯就把它变成了二重奏。
要不是这是头被拴住的熊,亚瑟一定会立马从这个酒店里逃到大街上。就算用绅士风度来换取一双飞翔的翅膀也在所不辞。
亚瑟内心只剩下一个愿望。
逃离地球。
“王耀你你你你看好他,那个那个啥信息素别再靠过来了!!”弗朗西斯护着他的小孩儿躲在椅子之后,坐姿如同在前线的堡垒中。
“恩呵呵波诺弗瓦先生在说什么呀,我可没有放出什么信息素噢。”大白熊说话了!
王耀瞧着那两个人的狼狈样乐颠了,居高临下地大笑一阵之后终于没力气了,于是对着大白熊说:“好啦伊万,别吓他们了。以后他们也是你的朋友哦!”
王老板我终于重回世界巅峰!
王耀乐开了花,伊万则在一旁也很愉快的看着他。
“我的朋友吗!那真是太好了!”伊万忽然绽出一朵向日葵般温暖的笑容。“我叫伊万·布拉金斯基。请多指教。”
“那个……”亚瑟下意识开口附和,然而面对突如其来的温差以及陌生格式的名字,他懵了。
伊万什么来着?布拉多?金毛?啊啊啊啊啊啊还是什么司机?
“那个,伊万啊……”
“哇亚瑟你怎么了一上来就这么亲!”王耀转头兴冲冲地告诉大白熊这个大发现,“亚瑟可是很少一开始就叫人家名字的!看来亚瑟他是真的把你当朋友了呢伊万!”
“真的吗?”伊万也真的很开心似地羞涩的笑了起来,他朝着亚瑟走去。
妈妈妈妈妈妈主啊神啊随便谁吧救救我啊他过来了过来了怎么办好近好近我快死了要死了!我还这么年轻我不想死啊啊啊!
亚瑟内心过于惊涛骇浪的后果就是他的面部表情在这一段时间内是空白的。
大白熊靠近以后用鼻子嗅了嗅,很惬意地眯起了眼,然后拥抱住了亚瑟,和亚瑟胸前挂着的小孩儿。
亚瑟吓得魂都没了。
弗朗西斯只能在一旁默默地用手遮蔽这目不忍视的场景。可是他没有防备的是小路易斯的大眼睛还露在外面亮晶晶地望着伊万白白的头发。
当熊抱终于结束的时候,亚瑟尽力稳住身形然后艰难的攀过椅子来坐下。
路易斯见时机已到,他赶紧向着伊万伸出手臂去,大喊着拟声词“吖吖吖”。
鬼都知道这代表了什么信号。
大白熊又走向了他的下一个目标。“能让我抱一下他吗?小家伙很可爱哦。”
王耀在一旁观摩着弗朗西斯一瞬间煞白的脸,不可抑制地大笑:“来嘛腐烂,伊万很喜欢小孩子的噢。”
“小路易斯……”弗朗西斯决绝地望了自家孩子一眼,毅然把他从婴儿背带里解了出来。
“乖哦乖哦——”小路易斯在大白熊怀里十分舒适地躺着,但是面对庞大的毛绒玩具,没有小孩子能抵御想要在它身上到处爬的欲望。
没有多久小路易斯就已经登上了雪山顶峰了,他在那上面高兴得拍拍打打,咿咿呀呀地好像在指挥又好像在发表讲话。而大白熊面带腼腆的微笑,任由孩子玩耍。
弗朗西斯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刚刚我们讲到哪儿了?……”
头顶传来咿咿呀呀和拍打脑壳的声音。
“哦对了就是那个……”
头顶依旧是咿咿呀呀,咿咿呀呀和拍打脑壳的声音。
“和四个熊孩子呆上一整天会疯掉的……”
拍打脑壳的声音没有停息过。弗朗西斯看着自家儿子略显疯狂的打法,感到自己的脑壳也疼了起来。
“那个……没事儿吧?”弗朗西斯表示可以把头上那个玩嗨了的小朋友给放下来了。
“没事的,”伊万一脸幸福的样子,“小孩子其实是最懂得分寸的呢。”
王耀在一旁评论,“当初看中的就是他的抗击打能力。”
哦忘了说,大白熊是一头保姆熊。

那天大扫除,明晃晃的阳光从窗子透进来,风被纱窗切割得细碎,白色的麻布帘子飘啊飘。
王耀手里拿着抹布,擦柜台的时候捧起了那座花瓶,里面插了几根树枝。有两根上面还长了三四穗淡黄色的小花。
王耀感受着花瓶的沉重,费劲地把抹布放到那空出来的地方擦了擦。
“需要我帮忙吗?”
电光火石之间,王耀突然想起了关于这几根树枝的所有需要当着某个人的面解决的事情。而太巧了的是,这个人正从自己手中拿起了那瓶装着树枝的花瓶。这一切都是在同一个时刻发生的。
“伊万,你为什么老是往这花瓶里放树枝?”
“阿拉?我还以为小耀不会注意的呢。”
“我,我前几天就注意到了!”
“喔,用半年的坚持换小耀几天的注意真是划算呢。”
“伊万……你是认真的吗?我来告诉你哦,这东西叫做臭李砸!如果是哪个女孩子捎来给你的——”
“我是认真的,小耀。”
“哦。所以我们的革命友谊结束了吗?”
“是革命开始了。”而王耀此时只想要目不转睛地望着那张暖洋洋的微笑的脸。

王耀又挥着那根树枝追孩子跑了。

那个花瓶和里面装着的树枝绝对是在一个完全没有纪念意义的日子里被摆上去的,王耀发誓。此后的很多天他看中那根树枝上长的那一穗穗小花而辛勤地给它补充水分,还给它摆到阳台上让它接受阳光雨露。
有一天他突然很想知道这玩意儿是啥了。原因是他在某一天早上诗兴大发想凑近去闻闻清晨的花香,这一闻真是荡气回肠,让王耀终身难忘。
“靠,这什么这么臭!”他恨自己敏锐得像狗一样的嗅觉。
他忽然想起自己给这几根还算好看的树枝浇水,
他想起自己费劲地把它挪到阳台上,
他想起在一个憋尿的凌晨,他看见一双能魅惑人心的紫色,紫色的主人正在往花瓶里插进几根新的树枝。
他想起自己每天不由自主地在那几根树枝前托腮凝视。
他决心要找出答案。而那些树枝,这臭不拉几的瘦长玩意儿,能给他答案。

他开始随身带着一根树枝。
“嘿朋友们,知道这东西叫什么吗?”他在亚瑟和弗朗西斯眼皮底下从自己的裤兜里掏出那根神秘的树枝。
“不知道。”两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根树枝,然后又直勾勾地盯着王耀,好像在期待他能给出个答案似地。
“然而我也不知道。”王耀叹气。

王耀去公园去得很勤。

有一天王耀他妈发来了视频通话的请求,王耀立马同意了。
“娃儿啊,吃的好么?住的好么?”
“好好,一切都好。妈妈。”王耀说。
“妈妈,好久没见你了,我一直很惦念你们。”他抹了抹酸涩起来的眼角。
聊着聊着,王耀又想到了一直磕着他屁股的那根树枝。
他拿出那根树枝给妈妈看。“妈妈,这是啥?”
“等会儿,我让你爹看看。妈妈老花得厉害呢。”
他爹出现在屏幕里。
一样温润如山的眼睛在那一刻交汇。“我儿,这叫做臭李子儿。”
“臭李子?噢噢噢,原来这就是臭李子嗄!”
“咱家后院以前就种过一棵呢……”
臭李子臭李子臭李子——它的含义是:
王耀思考出结果之后愣住了。一下子所有眼底一塌糊涂的温柔都有了根据。
『甜蜜的爱意,以及,我是你的』

此后那几根树枝还是在每天的某个恰当的时刻出现在花瓶里。
“我爱你……啾”“我爱你……啾”“我爱你……”
王耀融化成了伊万胸膛前的一滩水,昏暗迷乱的卧室这时却破开了一束黄澄澄的光线。
床上的两人好像第一次见光的穴居动物,而王耀在听见王湾那一声振聋发聩的尖叫之后,整个人都紧张到绷了起来。
“痛痛痛……小耀别怕,别怕。”

王湾捂住双眼,在某两个指缝间偷偷适应黑暗。

伊万开始有所动作了,“小孩子辨别不清味道这一点还是很麻烦啊。”

 
   
评论
热度(38)
夏天你需要一片蓝洋洋的海。

还有,一个我。


坚信一切来源于热爱。

QQ:3120674959 欢迎扩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