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西木西-

这都是孩子他妈的错!(三)【ABO/米英/连载】

米英主场,花式秀恩爱加犯蠢#为什么离婚了还能秀!
打算这两天有想法就多写一点,然后看看能拖个多久的更#去死吧←
画风逗逼注意身后喝水的friends#
司机,学生卡没带,能用饭卡吗?#“你给我下车!”

♧这都是孩子他妈的错!♧

正文

※三※
亚瑟进门之前其实有过犹豫。
他一闻便知,这栋房子里有一只omega在发情,更别提他随后发出的如同小猫一样的浪叫了。
调整了一下呼吸,如同上战场以前。他活动了一下脊椎骨,准备仰仗着自己还不算弱的alpha气味来暂时掩盖omega的荷尔蒙,当然,只是保护自己罢了。他完全没有……
想要……
打扰他们……
的意思……
亚瑟把钥匙插进孔里,转了转门柄就打开了门。然后他被眼前的一幕惊到了。
一只很漂亮的女性omega正在努力承受着他身上那只alpha的“活塞运动”。在沙发上,在亚瑟绿眼睛的倒影里面。
“噢!”那只alpha竟然还有心思惊叫。
“噢!”亚瑟也叫了一声,“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真是他妈的抱歉。”
omega显然还没有被完全满足,亚瑟决定在自己被影响之前赶快干完自己的事。他加快速度寻找。
“你在干什么?”alpha喘着气问。
“找样东西。放轻松阿尔弗雷德,我会很快的。”亚瑟一直处于半蹲的状态,他闪到厕所里,好给那两个正忙的野兽一点私人空间。也好让阿尔弗雷德的目光不再焦灼地盯着他。
“上帝啊找到你了宝贝儿。”亚瑟亲吻自己的钱包,庆幸自己当时没有手贱把钱包扔在沙发上。
外面的声音好像变弱了,omega发情的气味也不见了,亚瑟倚在厕所的门口,静静地想到底在什么时候溜出去才比较妥当。
就现在吧。
咬咬牙,他小心地打开门,却看到一块白色布料,再往上看去,是穿着白色背心的阿尔弗雷德。
“Hi。”亚瑟说。
“我没心情跟你hi。”阿尔弗雷德眼神深邃地看着亚瑟,一点儿也不像刚那啥完,倒是像刚做完健身。“我就问问你到底怎么回事儿。”
“那只omega呢?”亚瑟向外探看。
阿尔弗雷德把手放在脊椎上,“从窗口扔出去了。”
“你……”亚瑟瞪大了眼睛。
“谁叫你莫名其妙地进来,害得我干什么的兴致都没了。”
“这可是十二楼!”亚瑟咬牙切齿的样子好像在看一个杀人犯。
“喂等等——”阿尔弗雷德好笑地望着亚瑟,“你不会是真信了吧?”
亚瑟一下子就明白了怎么回事,“阿尔弗雷德,咱们走着瞧。”然后他从阿尔弗雷德的臂弯旁的空隙间踏出了厕所。
“你还没告诉我你来干嘛。”阿尔弗雷德也跟了出来,坐在吧台旁边的椅子上,那儿有一杯咖啡。
“我上次来洗澡的时候把钱包落这儿了——钱包里面有我的钥匙。”
“话又说回来了,你为什么会有我家的钥匙。”
“……哦对了彼得在哪儿?”亚瑟神色复杂地用手势比划了一会儿,“就在你们干活的时候。”
阿尔弗雷德满脸微笑地看着亚瑟尴尬的神情,他说:“噢,这个时候大概在午睡。”
“什么叫大概在午睡!要是他哭了呢?要是他从床上爬出来了呢!”亚瑟咄咄逼问着。
“我很肯定他在午睡!既然你想要这个答复的话。”阿尔弗雷德面容疲倦地用一只手捂脸,“你不管在哪儿方面都能让我精疲力尽,亚瑟。”
“我还是劝你,不要再勉强去做自己做不到的事了,你不可能成为一个好父亲。”亚瑟紧紧抓着钱包,转身要离去。
“你有一句话我现在奉还给你:咱们走着瞧。”
大门被亚瑟牢牢地关上。

亚瑟的今日推特:
『小家伙会爬了!王耀迫不及待的在他面前摆上了一大堆东西,说是“抓周”,小家伙会抓什么呢?/期待/』
配图是彼得一脸懵逼地坐在一群毛绒玩具之中,面前是各种各样的小东西。
评论如下:
基尔伯特-哈哈哈哈哈一个alpha家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毛绒玩具!难怪外面传亚瑟的床是所有omega的圣地!今天本大爷也和小鸟一样帅气!
伊丽莎白-彼得好可爱!
马修-真的有点像我弟弟的说……

几分钟后
『小东西坐着哭了半天,就是不肯配合。王耀说是大概没有他要的东西。我有点方,要不要带他去看看儿童医生?』
配图是彼得还是在同样的背景里哭成小泪人。

阿尔弗雷德正和基尔伯特聊得起劲,卧室的门夹带着风声打开了,迎面而来是薄荷草的香气。“阿尔弗雷德,我有一件重要的事得和你商量。”亚瑟站在逆光里,让两个眼睛适应了黑暗的人不得不抬起手遮蔽。
“亚瑟你到底在干嘛!”
“阿尔弗雷德,他他他他太可怕了他怎么会有你家的钥匙!”
“基尔伯特,能麻烦你稍微回避一下吗?”亚瑟微笑着说。
基尔伯特大声应着:“你等等本大爷……我的小鸡。”他开始在床下摸索着。
阿尔弗雷德捏住鼻子,“拜托亚瑟,你散发的气味太重了。”
“我也拜托你,别把信息素的味道形容得像狐臭一样。”亚瑟的一边粗眉毛抖动了一下。
“有些人的气味就是不一样的嘛……”阿尔弗雷德看着亚瑟越来越危险的眼神,立马更正:“但是我可没说你——”
基尔伯特找到了他的小鸡,离开这是非之地之前又不要命地调侃了一句,其实调侃本无罪,要命的是他说错了:“噢伟大的女王你的狐臭永远哦不对……等等等我不是故意的!都怪你自己给本大爷洗脑了!啊啊啊邪恶的魔鬼啊!”
还盘腿坐在床上的阿尔弗雷德眼睁睁(还有点幸灾乐祸)地看着基尔伯特被邪恶势力蹂躏了。
“所以,什么事?”阿尔弗雷德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亚瑟却很忧愁,虽然他刚刚处于暴怒状态下,但是现在他轻轻地靠向阿尔弗雷德,然后索性坐在了床上。
相顾无言。
突然亚瑟又心有余悸地站起,认真地问:“你跟别的omega做完有没有及时清理?”
阿尔弗雷德服了,竟然为这种事情大惊小怪。“当然,沙发上不是干干净净的吗?”
“沙发上我是看到了,但是其他地方我就不见得了。”亚瑟说。
“你走之后我也就跟几个omega玩过,有时候是她们自己黏上来,有时候是我发情期到了实在忍不住,你能体会得到的吧?”阿尔弗雷德十分好玩地看着亚瑟发怵的样子,“但是!我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个omega上过这张床。”
亚瑟觑着他面上的不虚假,慢慢坐了回去,但还是说:“啊啊,我知道,嫌他们身体脏嘛。你我别的什么不了解,对你的种族歧视倒是印象深刻。”
阿尔弗雷德叹了一口气,“无论是谁被你这么一说都会沮丧掉的好吧?现在好了,什么事?”
“我觉得彼得他可能出了点小问题——我不是都发在推特上了吗!”
“谁那么空整天盯着推特啊!我没看过,怎么回事?”
“你应该更加关注才对,因为我发的动态有可能和彼得有关,就像我为什么忍受着你无聊的内容刷屏也没把你取关的原因一样,这样才是合格的父母。”
“恕我直言,我认为那没必要。”
“你真是……”亚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呼,咱们不能现在吵架,再吵到天黑我们就不能把事情办好了。”
“嗯哼。”阿尔弗雷德表示他暂时同意这个。
亚瑟非常,非常严重地跟阿尔弗雷德阐述这件事,把它能造成的后果尽可能清楚地向阿尔弗雷德表示明白。结果还是失望地听到了阿尔弗雷德意料之中的大笑。亚瑟作为一个从律师家庭出生的alpha感到很失败。
“呐哈哈哈哈哈哈哈只是因为这个吗?亚瑟几天不见你聪明的小脑瓜怎么了,都拿去琢磨该找个什么理由进我家了吗?”
“滚,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谁想进你家啊。”
“上次的事怎么说?”
“我都说了我是来找钱包的,不然我回不了家啊!”
“可你的钱包是怎么落在这儿的?我一直想问。”
“我上次来借用了一下厕所……”
“哈瞧,说到点子上了,你怎么不去自己家?我记得我们原来那个家可是很宽敞的。”
亚瑟烦躁地解释:“因为我刚从公司回来然后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只能先用一下你的救急嘛!你这个小气鬼。”
“哇哦哦哦好吧现在我搞明白了,你需要我接受你的道歉吗?”阿尔弗雷德很满意地吹了声口哨。
亚瑟皱着眉哼了一声:“我没想给你道歉蠢货!”
他下定决心地说:“好吧让我告诉你真正可怕的事情:弗朗西斯他们家小子你知道的吧?跟彼得差不多大,但是他也去‘抓周’了,他家路易斯抓着一本乐谱不放!噢别提弗朗西斯那混蛋跟我炫耀时候那见鬼的表情了。”
“这有什么的?”阿尔弗雷德不以为意。
“只要想一想,”亚瑟吞了口唾液,他说得喉咙都干了。“当以后路易斯上了剑桥,而彼得没被录取的场景吧!”
“什么?!”这下阿尔弗雷德坐不牢了。“那怎么可能,路易斯他爸多蠢啊!”
“是啊!”
“这种事情不可能,论智商,怎么看都是我们家彼得高一点嘛!”
“就是如此。”亚瑟看着振作起来的阿尔弗雷德,心里很欣慰。
阿尔弗雷德跳下床,伸手把身上的衣服脱下。
“你干嘛?”坐在床上的亚瑟淡定地看着阿尔弗雷德的光膀子。
阿尔弗雷德换了件白色背心套上,“好不容易出门一趟,换件衣服。”正在凝神注视的亚瑟忽然制止住了阿尔弗雷德继续套下背心的动作。“等等!我看错了吗?阿尔弗雷德你……”亚瑟惊叹加羡慕地望着阿尔弗雷德的腰际,亚瑟数了数,有六块腹肌。“你是怎么做到的,我熟悉的小肚子呢!”亚瑟情不自禁地像以前一样戳着阿尔弗雷德的肚子,但那儿已经变成了硬邦邦的肌肉了,一点儿也不掺假。
“上帝啊,你是怎么……哦我懂了,”阿尔弗雷德看着亚瑟的神情从不可思议转变到鄙夷,然后亚瑟站起身,拍拍阿尔弗雷德的肩,“年轻人,不管干什么都要有个度,虽然你精力充沛,但还是要节制啊。”
阿尔弗雷德意识到亚瑟好像误会了什么,觉得很好笑地说道:“那是什么啊亚瑟?我跟你说了我没有和多少omega(嗯)过,再说了也没有人是因为天天(嗯)就有六块腹肌的好吗?这可是我每天锻炼之后的成果。”阿尔弗雷德又撩起了自己的衣服,低头欣赏了一会儿自己的胸肌和腹肌。非常有成就感。
“警告你别扑上来噢?”阿尔弗雷德愉悦地在亚瑟不自觉定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之下走近了他。但接下来他嗅了嗅,皱眉道:“亚瑟,你一直在用抑制剂吗?”
亚瑟猛的回神,“哈?……这种事情不要你管。”
“你知道副作用是什么的吧,医生给你开的时候大概跟你说过对吧?”
“呃,那个我跟医生很熟,那天我感冒了他又有点忙,所以他叫我自己去药剂室拿感冒药。”
“……然后你看到了抑制剂就顺手把它拿走了?”
“我想着以后或许有用——”
“ok,”阿尔弗雷德像是忍住不发火的样子双手抱在胸前,退了几步盯着亚瑟。“如果说彼得真的有那么一点儿问题,那也是你遗传给他的。”
亚瑟闻到了阿尔弗雷德此刻很生气的信息素,所以他选择到时候再跟他说清楚:他才是个蠢蛋,彼得跟他们俩的基因完全不搭噶。
但是坐在阿尔弗雷德干劲十足地开向他们从前的家的车上,坐在副驾驶座上,亚瑟感到了一丝没来由的甜蜜。
当然和这个蠢货离婚依旧是非常明智的选择。他默默提醒自己。


 
   
评论(2)
热度(70)
夏天你需要一片蓝洋洋的海。

还有,一个我。


坚信一切来源于热爱。

QQ:3120674959 欢迎扩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