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西木西-

这都是孩子他妈的错!(二)【ABO/米英/连载】

文写完以后手贱剪切掉了QAQ,然而智商不够被吓坏了于是重新写了一遍。写了两遍的文我的妈。然后初稿跟完稿已经是完全不同的style了kkk
没有办法我收到了鼓舞#迫不及待的把自己往深渊里拉
再次声明,米&英双alpha#
继续清奇画风#
请让我回到童年,回到王耀的婴儿车里#

♧这都是孩子他妈的错!♧

※二※

“不好意思,这儿有人了,麻烦换个位置。”
“如果你想调情的话请利索点滚,瞅瞅你那长相。”
当亚瑟和他婴儿背带上的小omega出现在酒店门口的时候,王耀叫了起来:“来了来了。”
“噢真不可思议你那个不满周岁的omega竟然能徒手把你抱到这儿来,如果是这种情况那我也不介意你整整迟到了十分钟。”弗朗西斯不怀好意地说,“害得我不得不给你点了一杯黑啤。”
“真令人高兴,我不喝黑啤。你知道的。”亚瑟在那个唯一空余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我喝我喝!”王耀急忙把那瓶黑啤移到自己面前。
亚瑟叫了一声服务员,点了一杯龙舌兰。“嗯哼?亚瑟你真是越来越奢靡了,离婚之后当上富婆可真是件苦差嗳。”
“是啊,可我不会再为你们买单了。”
弗朗西斯大笑起来,“那不可能。”
王耀喝了一口黑啤,又气势凌人地坐在那里附和,“绝无可能。”
弗朗西斯含笑抬手制止住了亚瑟接下去的发言,“嘿,嘿,嘿!老兄冷静下来!我猜你马上就要说出‘打赌’这两个字了,你要知道,这俩字从来没给你带来半点好处过,只会给你带来更深的戕害。”说完还十分沉痛地点点头,仿佛在说哥哥我真是一个无私善良的人。
“我突然怀念起了那一个月,亚瑟请了我们一个月的酒水钱……”王耀感慨地说,“还有上次一星期的尿不湿都是他承包的。”
亚瑟回忆起了不堪回首的过往,下意识地抓住孩子的手让它们放在那个可怜的小omega的眼睛上。
“但是如果你想再请一次我们也不是那么介意。”
“不过你害得我上次打折促销囤的纸尿裤到现在都没用完,然而又一个打折季要到了。我很纠结。”王耀埋怨道。
弗朗西斯吹了一声口哨:“快看啊那是谁来了!”
亚瑟吓了一跳,转向弗朗西斯所望的方向。“原来只是个女omega?”以前弗朗西斯做这个反应大多都是因为阿尔弗雷德又英气逼人地来向亚瑟要孩子来了。
“你除了看出他的性别之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了吗!alpha真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弗朗西斯摇头。
“能不能别整天给你的小Beta灌输这么下流的东西好吗!”亚瑟对着他嫌恶的说。
“我的小天使可不会介意这些东西,他以后可要继承我的衣钵的。”弗朗西斯说着低下头逗了逗怀里的小人儿。“是不是呀亲爱的小路易斯——”
“噢快停下瞧瞧那孩子嘴瘪的跟船似地,你吓到他了喂!”王耀忍不住出声制止。
亚瑟大笑不止,“哈哈哈哈哈弗朗西斯你终于尝到了恶果,嗯……我很欣慰。”
弗朗西斯正准备忽略亚瑟对那位不多见的正点美女发出爱的信息素,王耀呻吟了一句:“呃啊……我快氨气中毒了是谁家的小臭鼬!”
其他两人也皱起了鼻子。
“呵呵,要是是自己家的那岂不是很尴尬。”
三个男人立即俯身去自家宝贝下边寻找臭味来源。
王耀抬头的时候发现他家熊孩子扯住了他的头发,一时脱不了身,只好挣扎着喊到:“不是我家的。”随后他叫起来:“喂喂喂喂小祖宗只求你别把它们放到嘴里去!”
亚瑟骄傲地拍拍小孩儿的屁股,“也不是我家的。”他仿佛看穿一切地觑着弗朗西斯变得铁青的脸。
“我的宝贝儿啊啊啊!”他温柔地亲亲小beta羞耻得快要哭出来的眼睑,如果他会感到羞耻的话。“亚瑟,借我尿不湿一用。”
“滚,”亚瑟摆出架势正等着接受弗朗西斯被拒后对他的恳求,而王耀变戏法似地从那辆双胞胎婴儿车的底座拿出了一张尿不湿。“嘿,我有!”
弗朗西斯立即转头看向救命恩人,“小耀美人儿,感谢你!我没有别的什么可以给你,只有我的小路易斯……”
王耀冷漠地回应,“您自己好生收着吧,我家里有四个已经满员了。”
“……我是说给嘉龙那小子当媳妇。”
躺在婴儿车里的叫做王嘉龙的小alpha忽然放声大哭了起来,王耀条件反射地过去安抚。“嘉龙还只是个婴儿你何必如此残忍的对待他!况且路易斯以后还要继承你的衣钵那就更别说了!”
“说的也是……”弗朗西斯说着拆开了尿不湿。
亚瑟很惊恐地注视着他的动作,“等等,你不会是要就地换尿不湿吧?”
“这有什么的,又不是没干过。”弗朗西斯奇怪地回答。“你变了,你以前说过从来不在酒吧里干除了喝酒跳舞享乐以外的事情。”亚瑟用手护住怀里的小人儿,作出缅怀过去的神情。然后默默地把盛着龙舌兰的高脚杯拿在手上。
王耀像百米冲刺一样把黑啤干完了,然后一点儿没事地接上亚瑟的话头。“结果你现在竟然要在这杯高贵的只喝了三分之一的龙舌兰面前把路易斯的小屁屁裸露在外。”说完啧啧了两声。
弗朗西斯和亚瑟默契地同时望了王耀一眼。随后亚瑟高贵地绕过他孩子的脑袋抿了一口龙舌兰。
“他醉了。”
“嗯。”

侍者走过来,礼貌地说:“这是三位的账单,请问是现金还是刷卡?”
“走咯走咯——”弗朗西斯闻言马上离开了座位,“来吧宝贝儿们跟哥哥回家去。”说着就把王耀身边的婴儿车也一起推走。
“等等你要把我的俩儿砸拐到哪里去!”刚刚还在装醉的王耀一下子从桌子上跳起拦住了弗朗西斯的去路。
气氛忽然变得诡异起来,王耀缓缓转头回去,迎上正准备认命掏钱包的亚瑟怀疑的目光以及侍者见多不怪的淡然眼神。他嗷地惨叫了一声又敬业地躺回酒桌上,“我的头好痛……”王耀边说着边悄悄地眯起眼睛瞄了眼亚瑟的反应,顺便装作一不小心踹了一脚旁边憋笑憋的厉害的弗朗西斯。见亚瑟眼睛眨都不眨地继续看过来,王耀很想抬手给自己抹一把冷汗。他现在倒是期待那个专克亚瑟的人立即出现了。“尤物……真想喝口你的血腥玛丽。”王耀怀着壮士断臂的心情说了这么一句话。
亚瑟坚定地把账结了,照例往侍者胸前的口袋里塞了一张小费。见侍者还看着“烂醉如泥”的王耀没有动作,他没办法地劝着:“别管他,这人他妈的喝了一杯黑啤就醉了。”
“那个……”侍者非常荣幸地说道,“一个晚上二十美元。”
亚瑟还在僵立着消化其中的信息量,刚走出门口的弗朗西斯已经在大街上没有形象地笑了起来。他狐疑地望过去,转回来的时候侍者很为难地又对他说:“真的不能降了。”
既然亚瑟已经把钱付了,王耀脑路清醒行动矫健地一把上来握住侍者的手,“我还有点事这个我先走了啊大兄弟你看有个人贩子把我家儿砸拐跑了你说可不可恶?好的你内心的声音在认同我非常抱歉今天这个事儿呢就如亚瑟所说是个天大的误会,我醉了嘛哈哈。”
说完,王耀就逃跑也似地离开了。
亚瑟无奈的望着王耀去追弗朗西斯的背影,评论了一句“两个神经病。”出口成脏的下一秒他就立马反应过来,吻吻小家伙的额头,安慰着:“神经病不是骂人的词哦彼得不要学,不是不是不是……”说着说着他哼唱了起来,托着孩子的屁股不紧不慢地出了酒吧。
侍者:“……”

大街上,从卖花的小姑娘手里飘散出了玫瑰的香气,被街角正在拉手风琴的音乐家闻见,他开始拉起一首情歌。亚瑟让彼得自己握着钞票,小心地弯下腰让他把钱放进音乐家面前的毛毡帽里。彼得的小手在靠近帽子的地方乖乖松开,“好孩子。”亚瑟夸奖完,对着音乐家善意地笑笑。
再次把视线放到前路上时,发现阿尔弗雷德就站立在不远处,站在有些夺目的阳光里。
“嘿,想我了吗。”阿尔弗雷德把手从POLO衫口袋里拿出,迎面走来。他温柔的摸了摸彼得的小脑瓜,“彼得?”
接下来阿尔弗雷德才看向亚瑟,皱了皱鼻子,“你身上有酒味。”亚瑟不可置否,“对。”
他责怪地盯着亚瑟,“你不知道酒精对小孩子没好处?”
“我没给彼得喝!”
“但愿如此。”阿尔弗雷德耸耸肩,“龙舌兰,对吧?”
亚瑟赌气说:“错!是该死的黑啤。”
“嘴张开,我尝尝。”

下一秒的事不得而知。

 
   
评论(3)
热度(79)
夏天你需要一片蓝洋洋的海。

还有,一个我。


坚信一切来源于热爱。

QQ:3120674959 欢迎扩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