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西木西-

这都是孩子他妈的错!(一)【ABO/米英/连载】

很高兴又是完全没有做作业的一天#
这一篇是新开的连载,画风清奇。观看时请不要喝水#
注意身后#是否有正在喝水的friend
没有存稿的连载。嗯没有肉#老司机车破
米&英都是alpha#第一次写ABO请给我点勇气和力量!

♧这都是孩子他妈的错!♧(一)

正文

——自然献给阿尔弗雷德和亚瑟

亚瑟和阿尔弗雷德领养了一个刚出生几个月的omega之后,就福利院门口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亚瑟打开车门坐进去,然后利索的甩上车门把阿尔弗雷德隔离在外。
看着亚瑟乘坐着出租车远去,阿尔弗雷德也坐上了自己的车,启动引擎,跟在他们后面。
“先生,劳烦去法院。”
阿尔弗雷德怎么也想不到,原本来的时候好好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人马上就要跟他撇清关系了。
法官宣布离婚的时候,两个人都没什么反应,仿佛只是在走一个无聊却又不得不走的程序。
阿尔弗雷德把他的房子给了亚瑟,以及一半财产。虽然他俩都是alpha,但阿尔弗雷德还是自愿的按照照顾弱势的那一方的法律来了。

最棘手的来了——那个小omega的处置。

“该死的咱们刚刚是干了一件蠢事吗?”从法院出来之后,亚瑟和阿尔弗雷德很自然地又肩并肩地走在一起。
“你是说刚才那个?不不不现在你已经没有反悔的机会了。”阿尔弗雷德抿起嘴巴,为亚瑟遗憾似地摇摇头。
“笨蛋,我不是说离婚。”亚瑟瞪了他一眼,“就是因为那个小孩儿的问题,才让那些无聊的法官们逮住尾巴不放。我们应该先来这儿办完事,然后再去领养。”
“以你的名义还是我的?”
亚瑟用眼神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当然是我。你难道会照顾一个吵吵嚷嚷要喝奶的omega?哼,记得咱们是因为什么吵起来的吗?”
“当然是因为你莫名其妙……”“呵,你在一个当事人面前扯什么幌子呢?”
阿尔弗雷德边打开车门边说,“随你怎么说,就算先离婚再领养,那个孩子也会是我的。”
亚瑟绕到车的另一边,也打开了车门。“你竟然连一个孩子也要跟我抢。阿尔弗雷德,这可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当你冷静下来有你好后悔的。”
“就我娶了你这件事上来看,我或许有那么一点儿同意你的看法。”
“很高兴我也一样。”
阿尔弗雷德打着方向盘,往市中心驶去。亚瑟坐在副驾驶座上,低头摆弄了一下手机,然后他懊恼地皱起眉。“阿尔弗雷德,你什么时候发的推特!”
阿尔弗雷德看向他,挑眉。“嗯哼?hero的速度你又不是没见识过。”
“就在我发的两分钟前!那怎么可能!”亚瑟几乎是在咆哮。
“这有什么好沮丧的,你把离婚那时候的劲儿都使到现在了吧?”阿尔弗雷德转头看着他说。“况且……”
亚瑟忽然惊叫着望着前面,双手拼命地把阿尔弗雷德的头转回前方。“啊啊啊啊啊啊阿尔弗雷德给我看前面!刹车啊他妈的快刹车!”
阿尔弗雷德刹车踩得正是时候,那只停在车头几厘米处的猫咪像没事人一样,优雅的踱着猫步过了马路。
而车上的两个人却好像经历了惊魂一刻,亚瑟大口喘着气,神智回归的下一秒他就对着阿尔弗雷德说:“快点把你那条推特删掉。”
“为什么!”阿尔弗雷德也瞬间恢复了清醒。
“我们两个的动态摆在一起的时候简直是一个笑话好吗!而且是特别余音绕梁的那种笑话!”
“我不懂为什么要删掉我的!”
“因为我怎么可能亲手删掉在那宝贵的时刻我的想法!”
“我也不想!”阿尔弗雷德回吼道。

以下是阿尔弗雷德的推特:
『晚上去哪儿庆祝?』
配图是阿尔弗雷德和法院以及刚从法院出来的亚瑟的合影。

以下是亚瑟的推特:
『永远不要答应跟一个智商能拉低一整条街智商的人结婚,除非你喝了一整瓶马提尼。』
配图是亚瑟叼着一朵玫瑰的艺术照。

“这两个人,绝配吧?”正在和其他两位恶友一起刷推特的基尔伯特忍不住出声吐槽了一句。
弗朗西斯没忍住,噗地笑出了声,点头赞同。
而安东尼奥正对着罗维诺近期发布的近照不停地冒粉红泡泡,根本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别的地方。

“你的手机在哪儿?”
“噢刚刚我要驳辩你的是——”阿尔弗雷德好像没有听到亚瑟之前说的话。
“别说话,专心开你的车。”亚瑟硬是把阿尔弗雷德转过来的目光用凶恶的眼神给怼了回去。
但阿尔弗雷德铁了心要把话说完,“其实你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对付一个吵着要喝奶的小婴儿好吧!”
亚瑟哼了一声,“再这么差也不会和你一样。给我看着前面,别总是喜欢开车的时候转头好吗!”
“老兄,这可是……”“他妈的看着路!闭上你的嘴。”亚瑟恶狠狠地告诫。
车里安静了一会儿,亚瑟又开始抓狂地说:“阿尔弗雷德,你的手机呢?”
他找遍了车上的所有位置。他也曾指望着阿尔弗雷德的回应,但后者没发表任何意见。
“我在问你,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好像挣扎了一会儿才说道:“你说让我闭上我的嘴。”
“上帝啊,”亚瑟恨不得用脑袋把阿尔弗雷德磕死,“好吧亲爱的,现在你可以暂时开开你的金口罢。”
“我有义务提醒你一下,从我发完那条推特开始,我就不再是你‘亲爱的’了。以及,手机大概放在我的右裤口袋里,如果那儿没有的话,就在我的左裤口袋。”阿尔弗雷德目视前方,很勉强地克制自己别转过头去。
亚瑟往阿尔弗雷德所谓的两个裤口袋摸去,均无收获。“噢,别再提那条推特了,我快急死了,你能不能正经点?这两个裤口袋都没有!”
“哦!它好像掉到我脚边上了,等下我感受到它了,让我把它给拿——”“等会儿!”
亚瑟制止了阿尔弗雷德从方向盘上松开手的动作。“我来。我这是在为我的生命财产安全着想,明白了吗?”
然后他俯下身去用手在阿尔弗雷德那一边的底座上摸索。
阿尔弗雷德却慌了,“等等等别别别为了你的生命财产安全我真的建议你马上停止你现在的动作听清楚了吗立即停止,至少把你凑到我大腿内侧的金发给挪挪位置我真的受不了了我这样没办法专心开车你的手别扶在我身上啦!它们快着了!”阿尔弗雷德说出了他迄今为止语速最快的一句话,可他没有心思去炫耀了,他唯一的期望就是在自己的大脑里那根理智的可怜细线绷断之前亚瑟能快一些找到他的手机。
“找到了——”
亚瑟打开阿尔弗雷德的手机,却发现自己的指纹解不开手机了,这倒是让亚瑟有点不太适应。“你动作挺快的嘛……快点把你的手机解锁了。”
抬眼向手机主人望去时,却遇上了阿尔弗雷德异常委屈的眼神,“嗳……”亚瑟想张口却被这个alpha突然强大起来的信息素给吓得说不出话。
“你再敢用你那个小嘴说一个单词,我就在此时此地上了你,直到你叫不出来为止。”

当然那两条推特都没有被删除,最后。

 
   
评论(1)
热度(104)
  1. 玛伊弥尔-木西木西- 转载了此文字
夏天你需要一片蓝洋洋的海。

还有,一个我。


坚信一切来源于热爱。

QQ:3120674959 欢迎扩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