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西木西-

女王,你撒币吗?(完结篇)【国库大臣米×女王英】

悄悄地把它完结吧。

没有逗比到底真是太抱歉了#

梗自王辣鸡的撒币女王合集#

把拴马的绳丢了#

爱他就要虐死他#但别虐我呀天使们QAQ


女王,你撒币吗?(四)

正文


让那只天堂鸟永远在每个人的心上燃烧吧。

胆战心惊的度过了几个白夜,血月还是来了。我没有雄赳赳地站在城墙之前,而是打包了包裹,我没有带上那一套骑士服,也没有带上盾牌,我所做的一切让我担负着沉甸甸的负罪感。我是个逃兵,我在心底嘲笑自己。

但是我也不敢忘记国库大臣那时对我说的话:“绝对不要再回来。”

女王没有立即上船,他骑着马要到另一边的码头才会上来。他就静静的让马不紧不慢地跟着我脚下的这个缓缓移动的船只。女王脸上毫无表情,月面血红的反光,猎猎的从后吹来的软风,我闻到农田里的金币腐朽的气息,酒的淡淡醇香,石墙的冰冷味道,天堂鸟的芳香。

我便是这样也有一些神志不清起来,让我觉得这气氛轻松得真的像出去旅行一样。反正旅行最后,还是要回到家的吧……

时间像这流动的河水一样过去了,我们的船与一群发着绿色荧光的萤火虫相遇了。我之所以提到这个,真是不知道原因的。大概我把这当成过去这片大陆的幻影了吧,真像,像一阵风拂过,我耳边自己出现了风穿过白桦树林的响声。

我逐渐的幻觉在闻到铁锈色的血腥味的那一霎停止了,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那红色如此浓烈,覆盖了我之前闻到的一切。我听到另一个同行的骑士团团长跪倒在甲板上的声音,顺着声音望过去,他双手合十,做着祷告。

我不知道他为何这样,可是我的身体也开始放软,扑通一声也跪倒下来。

“起来!”耳边有女王压抑着的带着斥责和冷漠的声音。

我也想要站起来,可是我的力气似乎被抽空了一般,只能空空的望向部落的方向。直到我的血液开始回流,我感受到四肢麻木,才又踉跄着站起。

这一刻,我觉得自己比以前要坚强了几百倍

到码头了,星夜在慢慢消散在泛白的天际。我能看到面前的一片海天相接。

女王先从马上下来,稳住身形之后才迈步登上了船。

随着后来的水流不断地把我们推向大洋,我们都发现了水面上弥漫了一层暗色,我几乎是瞬间就想到这颜色是什么。

天边逐渐激起金色的万丈巨浪,我们也因此更加清楚地看到了我们船的四周的一片血红,它紧紧地围绕着我们,像是为我们护航一样,在泠泠的波光中显得有些近乎玫瑰色了。女王冷冷地看着这一切,有着不属于这世上的漠然。

我走过去,拿出一块手帕,递在女王跟前。“女王……”

“给我这个干什么?我又没有流泪。”女王这么说着,还是用手抚了抚眼角。

忽然,他原本干涩的眼角聚起了许多许多泪水来,我眼看着女王的鼻尖变得红红的。他不知所措地看了我一眼,终于自暴自弃地弯下身去,身体不住颤抖着,女王在无声地哭泣。

面对这一场景,我忽然想起了阿尔弗雷德(他已经不再是国库大臣了)告诉我过的,在一个满是星星的夜空下发生的故事。

“说到睡不着。彼得,我跟你说哦,那是一个满是星星的夜晚,亚瑟又失眠了,他跑来敲我的门,我一听就知道是他,就开门把他让了进来。谁知道他迷迷糊糊的,竟然在我床上坐下之后开口的第一个句子就是——‘阿尔,像我这样的人,死了的话算英年早逝吗?’我真是要被笑死了,我说:‘亲爱的亚瑟,你是不会死的呀,即使普通的怪兽遇到你,他也只是把你的金币抢走,若是大的那种,也不过是把你掳去罢了’”

“真的么?”我忍不住插嘴道。

阿尔笑起来,“谁知道呢,只是权当安慰一下他罢了。然后他又固执地说起来:‘阿尔,如果我死去了,有人会在意我为何而死,死于何时吗?’‘那自然是有的。’我答道。‘你好像很笃定的样子。’亚瑟向来不喜欢别人太过肯定一件事,他觉得那只是敷衍者所为。可我回答:‘是的,因为至少,有我一个来祭奠你,珍重你,为你守灵。’那时他放心似的笑了,‘我也一样,阿尔。你能为我做到的事情,我也会一件不落的为你做到。’我说那当然是好的。之后之后呢,他就说:‘那我一直都在想一件事情,请你听清楚而且记好了,有一天大概会派上用场的哦。’我答应了下来,这时他开口了:‘这就是我的遗书了——亲爱的流浪者,请驻足倾听……’”

亲爱的流浪者,请驻足倾听:

若我英年早逝,就请随风飘散我的骨骼,与那仲夏的花香和泥土的气味混合

让我勾勒风的形状,让我轻轻流淌过蝴蝶翅膀上的绒毛

别让腐朽的金币,别让你们的夙愿缠绕着我,拖慢我的脚步

让我离开,随着玫瑰色的河流流向金色的破晓晨光那我灵魂的摇篮

用你们的爱情祭奠我,衬托我。别让任何人哭泣。

“‘…在我把星星赶回他们的羊栏之前,别说晚安。’”

“他想说什么……”我当时是有疑惑的。

(女王是不是也想到了这一幕。对比现在的境况,是不是会责怪自己太过天真。没死的人急急忙忙地留下了他的遗书,而慷慨赴死的人却从没有想过要留下任何东西,这难道不是一种傲慢的行径吗?)

一个声音把我从记忆中扯出来,这是何年何月?“万一…万一他们撑过了这个夜晚呢?”是那个骑士团团长。

“那又怎样,从我踏上这条船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不再出现在他们的记忆里了。那些没有能够踏上这条方舟的贱民,只有继续日复一日的工作,然后石墙毁灭,他们重新流浪,就如同我刚来到这个大陆上来的那时一样。”女王盘腿坐在甲板上,面朝着喷涌而出的朝阳。

我忍不住接下去想象,“直到某一天他们发现没有统领他们的人物了,没有人喊着‘钱呢!’也没有人喊着‘刁民’、‘贱民’了,到那个时候……”

“你们应该是很讨厌我这么叫你们才对啊。”女王玩味着说。

这下我和团长一齐叫了起来:“怎么会!”

“我们每一个人都觉得被女王所呼唤着,被需要着,是一件万分幸福的事。”我说。

女王很夸张地擤了擤鼻涕,“噢,你们能这么想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说到最后他是啼笑皆非的。

不过这么一点他一定是认同我们的,被人需要着,真是一件令人感到幸福的事啊。

煤油灯被挂在船头和船尾,闪着点远方的星光一样的火苗,那被染成玫瑰色的水体也将被大洋的洪流所冲散开来。

我踏上了方舟,而还在部落里的人们仍然在等待着他们的命运:石墙垮下的那个时刻,再次变为衣衫褴褛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仿佛什么事情都未商讨,天堂鸟的种子还未萌芽。多少年之后,我们抵达新大陆后舍弃掉的破败不堪的航船又一次地被洋流载回那里,连接着轮回。下一次,那个灵魂会把哪位救世主指引到那里,再次开拓家园,创造美好记忆然后因无法避免没落而乘着他们修复的破船远航,这样命运的回转。

但——

那个念叨着满是星星的夜空的男孩还会在那个森林里等待吗?

他会被他所等待着的人发现吗?

……

我,这个同样等待着的人,会被我期待的谁发现呢?

 

“贱民们,一起建立第二个日不落帝国吧。”


end.

 
   
评论(2)
热度(17)
夏天你需要一片蓝洋洋的海。

还有,一个我。


坚信一切来源于热爱。

QQ:3120674959 欢迎扩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