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西木西-

女王,你撒币吗?(三)【国库大臣米×女王英】

梗自王辣鸡的撒币女王合集#

第三者第一人称#

爱他就要虐死他#本来可以一次性发偏偏要分成这么多次


♠女王,你撒币吗?♠(三)

正文


我真希望自己沉浸在这由巨大的悲哀支撑起的狂欢之中,但是看到坐在众人之间的女王,和他的,不止他的,脸上幸福的表情,我总是忍不住强烈的害怕起来了。现实越是美好,也就越让人留恋,为何要有所羁绊,当一切失去的时候会变得无法想象。我一面期望着这样的时间无限延长,一面恐怖起未来来了。

“女王,您为什么不多弄一个钱袋?”

“女王,我总是在工作的时候偷看您,现在说出来应该没事吧。”

“女王啊,这一个夜晚我将一直保留在我的记忆里。”

“谢谢您,给我那一枚金币。”

“女王您每次经过我的时候都让我不自觉跟随,不是因为您的命令。”

“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女王!!我之所以信奉神灵就是因为他把您带到了这里。”

“女王……”

迫不及待的表白话语被不要命一般地统统对女王说了,而女王也用他一贯的方式回应道。

“你知道钱袋有多重吗?只是一个我就快累死了。”

“噢这样啊……你小子给我好好工作啊!休息的时候再看。”

“啊是的,我也会把这一晚好好珍藏起来的。”

“我也谢谢你,流浪在这一个大陆让我抓来给我做事。”

“以后也请继续下去,但可不要随便跟着我出城门,很危险的。我的老战士。”

“小伙子你是个能干大事的人才嘛!恩恩这个赞美我就谦虚地接受了吧,在你心里也要这么想哦!”

一位农民好像是也醉了,一拍大腿站起来,就往自己的地里跑。

“喂那个谁!你干嘛去!”国库大臣拦下了要去追的女王,接着自己跟上去了。

过了一会儿,那个跑走的农民才窸窸窣窣地跟着国库大臣出来了。

国库大臣一脸奇怪的笑,“那个谁”则把手别在身后,藏得死死地,什么也看不见。这一下把我们所有人的好奇心都揪起来了。

到底是什么?

只见他扭扭捏捏地走到女王身边,女王则十分孩子气地一脸期待的端坐着。

“前几天……”他害羞地说道,“我在我那个田地里发现了这个。”

他说着才把手拿出来,连带着那个神秘的东西也全都显露出来了。我承认我是没有在这片大陆上看到过花朵,只是一见那一朵,我便觉得是最美了。

一根细嫩的绿茎上飞翔着一只燃烧着花瓣的红色天堂鸟。

我相信每个人都看呆了,有个人还不自觉的发出:“卧槽……”这样不合时宜的词语。

这下大家都去注意那个用“卧槽”赞叹这种无法用言语表述的美的家伙,他被看得竟然噗嗤一声笑出来,所有人都回神了,宽容的微笑。

“之前它还是个绿色的花苞。我每天给它浇水捉虫了一段时间…我也是在今天中午才感到它要开花了,我也没想到它真的会开花,而且开成这样。”“那个谁”继续说下去。

女王满脸兴奋地接过那朵天堂鸟,“谢谢……谢谢……”

此后再没有机会忘掉这一晚。这之后的事情让一切都加深了烙印。

“彼得,彼得!女王叫你去!”

我匆匆应了一声,就从寻找下一朵天堂鸟的队伍里退出了。

奔向主营,在女王面前站定。站在他旁边的国库大臣看见了我,对我点头微笑。而正和国库大臣对话的女王则无暇顾及我。

“阿尔,这种时候你到底在任性什么?”

“任性的明明是亚瑟你。我肯定我非常清醒。”

“你在说什么鬼话,你觉得我会把你留下来不管吗?”

“你应该相信你的日不落帝国。”

“可我走了,那就都不一样了!我不相信冷冰冰的石器。”

“如果你不这么做……好了冷静下来听我说,亚瑟!”

“阿尔弗雷德F琼斯!”女王在低吼,“谁允许你反抗女王的命令!”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无法继续玩这个游戏,我们如何让带有镣铐的灵魂在文明时代生活!”

“所以我需要你,和我一起登上那艘船。但是一个见鬼的国库大臣是没办法做到的。”

“我还记得你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让我们一起把罗马建成吧。’”

“你他妈别扯这些有的没的,我要你快快的申请辞职然后我把你编到骑士团还是工程师里哪个都行。”

“即使我申请了,你也不会同意的。”

“我会的,你这磨蹭的小鬼。”

“不。”国库大臣脸上露出了莫测的微笑,他看着我,仿佛在看一个值得信赖的人,“我是随着国库大臣的身份出现的,你记得吗?”

“什么,我不记得。是我把你从森林里捡出来的,那时你还是个穿着奶白色睡衣的小屁孩……”

“可我不需要你向我付出金币。我甚至和你很像,而和其他人不同,因此你把我在深深的宫殿里养大。”

“你啰嗦个什么劲,立刻照我说的做!”

“亚瑟柯克兰,我在此告诉你,我一旦失去了身份,我将什么都不是,直至命运将我杀死!”

“……即使这是个玩笑,”女王盯着他半晌,缓缓地嘴角勾起凉薄的弧度,“你既然愿意欺骗我也不要从我的意,那我就随你去。这以后你的任何结局,都由你自己决定。”

“……”

“喂小鬼!”女王突然转向我,“我交给你这个任务,血月的那个夜晚,偷偷地收拾你的包裹到船上去。”

我听着他们的对话已经有些怯怯了,“是的女王。那么是在血月结束之后出发吗?”

女王显然不耐烦起来,他皱着眉毛,“你没听清吗,当然是血月开始就马上出发。”

“可我们还要守卫……”

“让我给你通通脑子。自从我们建成船只开始的那一天起,敌人就已经开始准备攻破我们的部落了。那一次我们将无法抵御,到那个时候逃也是来不及的。”

“所以……”

“所以我们已经度过了多少个惊心动魄的夜晚!我们必须在下个血月开始之时就走,离开这里。”

“要我宣布给大家吗?”

“我们没办法把每个人都挪到船上去,年轻人。这次旅行只有你、我、另一个骑士团团长还有两个划船的工程师能上路。”

所以,其他人就是留下来等死吗?我沉默了,看着国库大臣。

“小鬼,”女王不屑地瞥了国库大臣一眼,还在为刚才的事生气,“要不是这家伙打包票说你是个可靠的奴隶,我才选择你的。别让我失望,你跟这家伙一样怎么都这么多废话。”然后女王骑着马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我可没有说这小鬼是个‘奴隶’。”国库大臣咕哝了一声。

再次看向我的时候,他却豁达地绽出了笑靥。“嘛,露出这幅表情干嘛啊,你能做好的,这可是我千求万求才替你挣得的方舟船票呀。”

“可是你……”出声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哽咽了。

“你也听到了,我没可能的。我也没开玩笑。”他把双手背在脑后,一副潇洒自在的样子,“我知道亚瑟担心我,可是他却是不能有这种情绪的。就像你一样,上船之后,就绝对不要再回来。”

他最后叮嘱我,“记住,可以逞英雄的人,只有英雄本人。”

回到人群之间,他们还在和往常一样工作着,有的人看见我,会问:“彼得?女王让你去干嘛?”

我一刹那真的心脏传来了抽搐般的疼痛,我该怎么回答他?

“没什么,就让我问问你们那天晚上过得好不好。”我忍着剧痛说。

那一头传来了因回忆而发出的甜蜜的笑声,“啊,还不错呢!”

“是吗……”

“女王说那天晚上他做了身不由己的糗事,请你们全部忘记。”这句在嘴边的话无论如何是说不出口。

让那只天堂鸟永远在每个人的心上燃烧吧。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2)
夏天你需要一片蓝洋洋的海。

还有,一个我。


坚信一切来源于热爱。

QQ:3120674959 欢迎扩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