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西木西-

女王,你撒币吗?(二)【国库大臣米×女王英】

唷唷!女王撒币吗第二弹飞快的来了

梗自王辣鸡的撒币女王合集#不厌其烦地强调

侵删#

剧情如发情期的野马遇上了另一只...#

第三者第一人称#

♠女王,你撒币吗?♠(二)

正文

“噗嗤……”他突然笑起来,我隐约感觉那上面有金币才会闪烁的光芒。“你知道他要做什么吗?”

我疑惑地反问,“我为什么要知道?”

听到我的反问,他倒也疑惑地看向我来了,然后安静了一会儿,他忽然叹了一口气。

“嘿!你干嘛!”对着别人叹气可是非常不吉利的。

“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亚瑟之前说的话……你们是很可怜,但又那么令人羡慕。”


在那之后不久,一天黄昏时分女王拖着已经疲惫的跑不动的马骂骂咧咧地回到了部落。“那群见鬼的贱民,连跑路都不会吗!硬是在那里给怪扒光了衣服!真是无法理解他们的智商!马也真是的,跑不了几步就开始喘!”

“那个……女王,您给它吃草了吗?”

“哼……没有。”

听完女王的话,刚翘起的嘴角又因为女王猛然投射来的犀利目光给强压了下去,只得严肃地整装等待被女王引来的怪兽。

我们都清楚女王一直为了部落的未来而非常珍惜自己的性命,再把我们的性命放在其次。在我们守卫的时候女王总是在一旁警戒地看着,以便于我们坚持不住了的话就放弃金币来求得我等的苟活。不过这一次我们打得既完满又飞快,因为女王在前些日子英明地委托工程师去建造了战车,也就是投石机。带着它上战场的时候,我们这些射手都完全没有后顾之忧,不由得感觉到再强大的怪兽也不值一提了。嗄,我们的生活过得更加安全了。

此外这些天部落里还发生了一些其他变化。女王亲手把我们的时代转变了,我们进入了石器时代,也就是说,我们部落里的一切都是由石头制成的了。城墙也是最坚固不摧的了,用女王最近志得意满地跟我们的国库大臣说的话来描述,我们的部落可算是“固若金汤”了。

之前遗落在部落之外的那几个工程师也很快被女王辛勤地招了回来。女王又开垦了一片农田,但是最近几天农民们就一直在抱怨金币太多都掉在了农田里让他们很难种地,所以他们最近似乎在计划把一部分金币扔到河里,再一部分埋在新开垦的土地里,万一真的发芽了呢?

我加入了骑士团,就是能穿着有白绿条纹相间的骑士服以及佩戴盾牌的那一种。现在女王已经有两只训练有素的骑士团了,我们都非常骄傲能担当起守卫女王的职责。不过在那一段时间里女王只是还让我们在城墙之后协助射手抵御怪兽,其余的时间,女王都把精力放在修复沉船上,也没有空搭理我们骑士团。于是,我们身为骑士的自觉就逐渐消失了。

那个时候我还是心里觉得自己跟射手其实是差不多的品种。

“欸彼得,你们的骑士服好酷啊,我能借来感受一下吗?”

所以当有一天,一个射手兄弟这样问我,我也就欣然跟他交换了衣服。

然后当他把衣服还给我的时候,我却还没有穿够我以前穿过的射手服。轮到我问他:“欸那谁,要不你再穿几天呗?”

他当然是很高兴的答应下来了。我就这样和别人互换了几天的身份也没有被女王发现,这种感觉的确非常刺激。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又跟以前的队友一队了,惊喜地问他们,结果他们都和射手团的人互换了衣服。那个时候每个人都感觉挺好的,打起仗来也更加带劲儿了。女王还罕见地在战后对我们表示赞许。

“干得不错嘛,打得跟玩儿似的。”

有人带头嘿嘿嘿的笑了,我也忍不住跟着嘿嘿嘿。

然后女王笑颜不变地说了下一句:“你们真以为我给你们撒币我就是撒币了吗?嗯,冒牌货们?当得这么舒畅啊?”

因此再也不敢乱来了,女王的眼神如同鞭子一样抽打在我们羞耻的心上。骑士服穿的久了也就穿出一股(气味)气势来了罢。

日子还是照样过着。

“废物们,钱呢!”

“那个商人呢!商人到哪儿了!”

“怎么回事换了地方也不跟我说一下愚蠢!”

“每天都要我在这里找……烦死了。”

“为什么今天一毛钱都没有!那些奴隶都死了吗?!”

“我没给你钱?噢,好像是……我记得我昨天给过了啊!你在欺骗我吗!啊?女王和狗之间的信任都被你吃了啊!”

“前几天给你的?真是的——我现在给你就好了嘛!”

如您所见,女王又开始了他熟悉的讨钱生活。因为修复船只真的需要大量的金币,农民面对女王每天的讨钱也很为难,他们既不能当着女王的面把土地里的金币挖出来,又不能一次性把金币全部挖出来。那样女王一定会又认为他们在欺骗他了,虽然事实确实是这样的。

能观察这样的生活的日子过了不久,女王第一次吹响了号角,把我们两只骑士团都集结起来。

以前我们通常只是一只或几个人被女王荣幸地点到去保护他在他出门玩耍不,散步的时候。不过大部分时间女王都是一个人独自出门,因为有时候他也会认识到带着我们的时候还要关注着我们是否有事,“那样真的很麻烦啦,”女王是这么说的,在他回答国库大臣要求他注意自身安全而把我们时时刻刻带在身边的时候他如此告诉国库大臣。

“你为什么总是叫我国库大臣呢?”

“……你不是吗?”

“不,当然我是!但是我老是被这么叫着非常不习惯。况且我们已经是这么熟的朋友了?”

“好吧?所以你……”

“拜托了,叫我阿尔弗雷德,或者琼斯都好。”

“我以为你会让我像女王那样叫你阿尔呢。”

“喔——我倒是没关系啊哈哈,但是女王善嫉,有时候我也没办法啦。”

“……原来如此,这就像你总是叫我‘彼得’一样吗?”

“正是如此!”

然而我需要一些时间来调整一下,那几天我总是不一小心就叫了他“国库大臣”,然后国库大臣就会摆出他的鬼脸。那样十分淘气的鬼脸也不一小心看了非常多的次数。

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我跟国库大臣结为了好友,我们常常一起坐在木墩上,面对着篝火,由他来兴致勃勃地讲述那些以“在满是星星的夜空下”为背景的故事。我承认国库大臣讲故事是一流的,我常常听得入迷,就好像他常常讲得入迷一样。

我也会问他为什么选择了我作为他的朋友,他经常表现得非常不解,“这还需要理由吗?大概就是我看着你挺顺眼的,而我也挺孤单的,在那家伙不在的时候。你也不介意嘛?”

我自然是万分的不介意的。自从国库大臣跟我敞开心扉之后,我的生活似乎更多欢笑了,我有时候会不太适应所以显得上气不接下气,非常可笑。所以国库大臣看到我这样的时候也会因为我的丑相接着笑下去。我很想生气,但是一听到他那么畅快地笑着,我也会不由自主地跟着夸张地哈,哈,哈发出如此不需克制的声音。

船在这样的日子里造的非常快,甚至有些让人猝不及防。

上次女王把我们集结起来,原来是为了剿灭怪兽的巢穴,那正是血月之后,怪兽会停止攻击我们的部落。当我们到那一团仿佛地狱之门的黑色黏团跟前的时候,一切准备就绪,女王在队伍的最后发出进攻的口令,我们于是就冲上前去用我们的剑击打,用盾去撞。结果怪兽就源源不断地从那个门之后涌出了。我后来也无法清晰地记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记得女王发怒的面庞,满地捡拾金币的怪兽,以及血液,队友的吼声,最后是铺天盖地的眩晕感。

我还活着。

这句话的意思是我还是日不落帝国的一份子,我还没有像女王说的“被怪扒光了衣服”,我回到了自己的部落,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回来的都已经无法判断了。糊涂地,恍惚着……看到了女王的带有不甘泪水的脸,这样就足以让我心存感激了。

是的,我们,打了一次毫不光彩的败仗。而我居然对于没有舍命牺牲在战斗中感到幸运。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似乎有个感性的我和一个理性的我在争夺我的态度,我陷入了——“矛盾”。

什么时候的事?日不落帝国开始没落了。

这一天,船造好之后,为了庆祝,我们在月色清明之下,女王举办了宴席。他下了马,由国库大臣(我是不是答应过他要改?)抱下然后放在尊贵的镶着珍珠和钻石的豪华座椅上。我们的面前都是一杯酒。

“贱民们,把这个当成你们最后的晚餐一样享受!”

对于那个晚上,我只能说是惊恐万分的。女王似乎因为喝多了,他忽然允许每个人来亲吻他的手背,这当然是无上的恩赐,但是最后我们都没有能够做到这样的事。原因大概是由国库大臣第一个亲吻的时候,女王突然把手抽走,恶作剧一样地把手放在自己的唇上,边狡黠地说着:“请吧。”

国库大臣照做了,并且在他把头从女王的面前挪开的时候,只有从我这个角度才能看到,他悄悄伸出手去抹下女王面前的一滴泪水。

很快国库大臣退下之后,“这就够了!”女王大声命令道。我们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迈着有些絮乱的步伐,下了宝座。他就这样坐在了木墩上,大家的目光几乎都是呆滞地望着女王,而我都感到自己有些窒息了,那一刻。

“我的女王,你在干什么?”国库大臣说。

“别叫我女王。”女王醺醺地说,尊贵的身躯坐在木墩上一点也没有不习惯。

“让我们把这个宴会开到,开到……”

“……直到我们都死了。”

我尝试着出声:“女王……?你、请问您是醉了吗?”

女王这时斜睨了我一眼,“平时你们相互之间都是这么说话的吗?”

“给我好好的,拿出你们最舒服的样子享受啊笨蛋——”

女王稍微地恢复了原状,但还没有完全痊愈。我周围的人还是沉浸在独自的震惊之中。

“既然女王都这么说了……”国库大臣说话了,“就当做完成女王的一个心愿如何?这样的机会不是非常难得吗?”

我们望向国库大臣的脸,我相信每个人和我看到的是一样的:国库大人在微笑,却不是他平时露出的那般发自内心,他的眼睛里有含义,这样的讯息在我们的大脑中发酵了以后发出了酸涩的气味。我似乎感受到了,这一场宴会之后,大概就如同那最后的晚餐之后吧。气氛忽然就僵硬得有些悲戚了,面面相觑少时,我的内心里就充满了一种惨烈的感受。我听到酒杯碰撞的声音,有人从木墩上站起,在火光摇曳的对面,有个声音在向我热烈地大叫:“来呀!别停!”

但是那声音好像并不是只对我说了,它盘旋在每个人的脑中了,“干杯,敬灌醉女王的最后那杯酒!”

我不自觉地微笑起来了,眼神也投向了女王,从木墩上站起,笑声响起来了,女王的脸在温暖的光亮前浮起了红霞。所有装满醇酒的酒杯在同一时间被高高举起——“干杯啊!”

我真希望自己沉浸在这由巨大的悲哀支撑起的狂欢之中,但是看到坐在众人之间的女王,和他的,不止他的,脸上幸福的表情,我总是忍不住强烈的害怕起来了。现实越是美好,也就越让人留恋,为何要有所羁绊,当一切失去的时候会变得无法想象。我一面期望着这样的时间无限延长,一面恐怖起未来来了。

 
   
评论(1)
热度(11)
夏天你需要一片蓝洋洋的海。

还有,一个我。


坚信一切来源于热爱。

QQ:3120674959 欢迎扩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