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西木西-

女王,你撒币吗?(一)【国库大臣米×女王英

梗和灵感均来源于王辣鸡的撒币女王合集#

侵删#

第三者第一人称#(不是那个第三者!)

剧情如一头发情期撒欢的野马,注意#

爱他就要虐死他系列#

♠女王,你撒币吗?♠(一)

正文

暂且让我介绍一下我所处的这个世界。

它是一片美丽的大陆,诞生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这里从来没有学堂所以也没有上过历史课。关于我存在的这个部落的来历也只是从老一辈,再老一辈的人那儿听说的了。这儿的人都过着朝五晚九的生活。白天工作,傍晚守在城墙内打退了来自深渊里的怪物之后,人们还会在部落的主营前烧起篝火,然后围坐在那儿闲聊。有些没下雨又睡不着觉的夜晚,我也会搬着一截树桩,小心翼翼地凑在一旁听大人们讲话。

在他们的交谈中,我也认识到了一些事。比如……最开始的时候,人们是不知道自己从何处而来的,在那位受了灵魂指引的真命女王到来之前,他们甚至不清楚自己存在的意义。哦对了我忘了说,在这大陆上的第一批我们的同类,都是男性。最初他们衣衫褴褛地在森林里游荡,只为苟活,虽然总有怪物来追逐和骚扰他们,但是也不曾有一个人死去。是的,怪兽只有在月亮升起来进攻我们的城墙时才会大开杀戒。所以直到现在,除了那些在城墙堡垒上壮烈牺牲的人以外,他们都还好好地活着。尽管他们看上去很老了。

我们都会是这样的,据说。

刚刚说到女王,在这儿我必须澄清一下,戴着王冠顶着女王头衔的人,也是个男的。而且从一手建立起这个部落直到现在,他的初容一直没有改变。很老很老的老头儿们都说,在他们遇到他并决定跟随他的时候,他就是那个样子。

女王是我们部落的创立者也是我们部落每一个人的救世主。他总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头发是浅金色的,眼睛颜色有时会发生细微的变化。在他微笑的时候眼睛是闪着碎光的翠绿,严肃的时候则是墨绿色,还有当他望着篝火沉思的时候,眼睛是大树的叶绿色,或者再换个比喻,在水底摇晃着的水草的颜色。他身着紫色的礼服,我们都觉得那非常完美地衬托了女王纤细的腰肢和匀称的两条又细又长的腿。水草的说法来源于我们这里唯一的一条河,谁都没有意识到要给它取个名字,怪可怜的,但我也想不出来该叫它什么好。

女王的模样大概二十来岁,性情也还在那个年龄段,但是看起来比他老的人也都愿意服他。只要他把一枚金币交到你手上的那一刻,你就知道自己已经属于他了,属于那个太阳般的富饶部落。这是我的亲身经历。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是这样拯救了我们第一批在这片大陆上生活的人类。

刚开始的时候,我应女王的号召去当了一名猎手。我在部落里温饱得到了解决,更何况女王还每天都会给予我同样的一枚金币,所以我总是提醒自己要心存感激。每当女王在部落里骑着马巡逻,我若是打猎归来有了收获,便会看到女王款款向我靠近。这时,我总忍不住单膝跪地,去亲吻他的脚尖,然后把身上所有的金币都交与他。那一刻我望着他的笑颜,心里只有无尽的满足。

“交钱!”

“钱呢!该死的贱民。”

“刁民们快把你们的劳动所得上交国家!”

以前常常听见的女王佯怒但含着满满关爱地朝着农民讨钱的声音最近都不大听见了,紧接着代替的是女王蹙着漂亮的眉头,温柔的抱怨声:

“别给我钱了!我已经装满钱袋了!”

“都说了,这样我的钱都掉到河里了你们这些愚蠢的贱民!”

“能不能别再尿钱了!很烦嗄!”

诸如此类的话语。

啊,总能感到自己的部落越来越繁盛,而女王也越来越贤明了。

每天都在日记本上写下“我很幸福”的字样,是真的感到了浓似花生酱的幸福感。

然后,那个男人出现了。

他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和女王一起住在部落的主营里。听人们说,他是新晋的国库大臣。我的朋友们说,这下女王那些太过多余的财富就可以都交给那个人了。实际上女王也确实这么做了。于是温柔的抱怨声少了。

嘛,其实那个国库大臣也没什么值得羡慕的,但有一点确实让我们都很苦恼——

“早上好啊亚瑟女王,昨夜的血月看来是度过了呢!真是令人钦佩啊。”

“亚瑟?嘿有谁看到过柯克兰又跑哪儿去了!”

“昨天竟然一枚金币都没有上缴国库,太差劲了吧亚蒂。别再跟我说那群农民又赖税不交,你当我是瞎的吗!……嗯?昨晚让小鬼们劫持了?好吧好吧,你没事就好,下次别再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了知道了吗?”

如您所见,他对于我们的女王的名字不仅没有学习我们把它当珍宝一样好好收藏在心里,还如同在大街上叫卖一样把它轻易地喊出来了,到了最后更是给我们的女王取了昵称,这可是我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我们总是在私底下议论这件事,而且大家都一致认为——这个国库大臣真是个勇士。

想必既能轻松喊出女王的名字又不惹女王生气的技巧他一定隐秘地得到了,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可能做到的吧。我们越来越钦佩他了。

再来说说我近来的状况,先是又应召去当了弓箭手,也与女王并肩上阵拼杀了几回,愈发被女王伟岸的人格魅力所倾倒。

我一定要终身效力于女王!

白天,怪物是不会出来的。女王照例去收税了,待会儿他会把金币慷慨地撒在我们头上和身体上给我们花销,而多余的剩下的金币则统统交与国库大臣。我远远听着他们的对话:

“今天你要去哪儿,亚蒂?”

“嗯……大概去探索一下森林吧,再去流浪窟收几个贱民,数量还是不够。然后去沉船那里看看,我不知道要不要派人去修复——”

“想修复就叫工程师去修复就好啦,这有什么好犹豫的。”

“哎呀你不懂阿尔弗雷德,那样的话我的贱民们不就跑到家外面去了。没有我日不落帝国的庇佑他们会被怪给扒光衣服的。”

“亚蒂,我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你了……”

“哎呀就是说那样的话他们就又会变成流浪汉然后我又得花钱把他们弄回来再花钱给他们一个职称!”

“反正我们那么有钱!又没事!”

“话是这么说——嗯?对哦我们反正那么有钱!钱什么的完全不用管它嘛!”

“我说的吧~”

“嗯嗯哇塞阿尔好聪明呀。”

“哼哼,也就是举手之劳……”

“哼,你刚刚不会以为我真的在夸你吧白痴。”

说着女王又哼了一声,他扭转马头,马蹄哒哒地走远了。

我走到国库大臣的身边去,面朝着主营,我忽然看到有骑士的盾牌竖挂在那儿。“那是女王今天挂上去的?”

“是的,他开始招募骑士团了。”国库大臣轻快地说,“他还打算把那只废船修一修。”

“女王真是英明啊……”我不禁感叹。

“噗嗤……”他突然笑起来,我隐约感觉那上面有金币才会闪烁的光芒。“你知道他要做什么吗?”

我疑惑地反问,“我为什么要知道?”

听到我的反问,他倒也疑惑地看向我来了,然后安静了一会儿,他忽然叹了一口气。

“嘿!你干嘛!”对着别人叹气可是非常不吉利的。

“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亚瑟之前说的话……你们是很可怜,但又那么令人羡慕。”

反正那一整天我也没有想明白他说的是什么鬼话,于是继续我的工作去了。

 
   
评论(8)
热度(23)
夏天你需要一片蓝洋洋的海。

还有,一个我。


坚信一切来源于热爱。

QQ:3120674959 欢迎扩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