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西木西-


♧让我望进你的眼眸♧

/重发/修复了许多bug以及增添了结局!

结局是否会反转呢恩呵呵~(善意的微笑)

升级2.0版本吐血重发!!请不要大意地点进来吧!


“你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吧?”
阿尔弗雷德十分惊异,因为他已经掩盖得非常好了。既没有此地无银地把自己遮蔽得严严实实,也没有完全暴露或是把自己标志性的金毛翘在外面。他自己也找不到任何特别之处。
他……是怎么做到的?开玩笑的吧?
阿尔弗雷德在心中暗暗叫苦,看着面前这位笃定地望着自己的祖母绿色眼睛,他谨慎地发言:“抱歉?我想你认错了,那是谁我不认识啊?”
等等,阿尔弗雷德刚把这句话说出口他就反悔了,怎么可能有人不认识阿尔弗雷德f琼斯呢?在这个时代除了五感全失的可怜患者或是不懂欣赏的老古板就不会有不痴迷于他的人,只要有他闪亮登场的地方就会有尖叫和荷尔蒙。现在这个大明星大概是犯了个极其严重的错误。要是眼前这个一看那绿眼睛上面的粗眉毛就知道是英国人的家伙喊出来,在这个地铁站,他今天就别想准时去赴热辣女孩儿的约了。
为什么今天我要来坐地铁?!
上帝啊!阿尔弗雷德不住地在心里祈祷起来。这是最尴尬的时刻,果然……
“啊哈?原来我认错人了啊——才怪!阿尔弗雷德,我知道是你!”阿尔弗雷德对面的人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听见的音量说,但仍旧气势汹汹。
这听起来可不妙,这一位似乎不是来要签名合照的,他是来绑架勒索的吧?!阿尔弗雷德看着眼前人的表情露出了一丝得意。
老古板!!!
阿尔弗雷德暗地里咒骂着今天的霉运,但明面上还是继续回应,“噢噢这位先生我之前可跟你什么交集都没有过啊,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只需要你保持原状……”
他已经开始摸索着钱包的位置了,虽然眼前这个人看上去很明显是个良民,扮演的角色要么是无辜者要么是坚决维护社会秩序的那种保守派。因为不得不承认的是他长得不错,刚刚阿尔弗雷德只注意了他那双情绪丰富的眼睛和那对可笑的粗眉毛,还有他飞扬跋扈的态度,这时再上下打量一下,他身体匀称,身上这套衣服看上去就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气质优雅,还有那么一股子与生俱来似得令人不爽的傲慢。不过人心难测,阿尔弗雷德告诉自己。
“想要我闭嘴?”他露出一丝微笑,“当然我会的,不过既然被我逮到了,那就走吧!”
“走?!什么!”
“shh……”他眼里含着笑意,把食指竖在唇间,“需要我提醒你应该把音量调低吗?”
阿尔弗雷德怔住了,搞什么鬼,眼前这个人到底是想干什么?
正当阿尔弗雷德不耐烦地想着逃跑计划时,“这里人太嘈杂了,我们到随便哪个咖啡店里坐坐吧。”带有粗眉毛的人说。
噢,真是恩赐的好机会。“可以。”阿尔弗雷德迅速想到一个好办法,这当儿他正为自己的聪明而沾沾自喜。
“好吧,拉住我的手。”
“等……”阿尔弗雷德下意识地把手插在衣兜里,“你想干什么——”
“这样你才不会擅自溜了,你说呢?我可没带手铐。”
“我保证,我不会逃走的。”
“鬼才信。”天啊,这个人怎么把他的心声说出来了。
“噢好吧,让我们把这操他妈的手握在一起。”阿尔弗雷德环顾了四周,“谢天谢地没有人在看我们。”
“他们现在大概都觉得我是个疯子……”谁轻声嘟囔了一句,伴随着自嘲的淡哂。
终于他们把各自的一只手庄重的严肃的交握,如同领导人外交时面对记者的那种握姿。
如果是个热辣的美女阿尔弗雷德倒是很愿意做些更亲密的动作,但眼前这个老古板嘛——上帝,饶了他吧。
“我叫亚瑟。”
“噢。”阿尔弗雷德心不在焉地应着。
亚瑟把阿尔弗雷德的手握得紧紧地,趁阿尔弗雷德低头懊恼的时候,他侧头望了望阿尔弗雷德戴着墨镜的脸。然后用另一只手悄悄抚上了耳侧的碎发,又小心放了下来——遮掩什么似的。
阿尔弗雷德用余光看到了亚瑟的动作,他有些迷惑,这个人并不像讨厌他的样子,但是也不是自己那群狂热粉丝的一员。他开始好奇起来了。
亚瑟领着阿尔弗雷德熟练地穿过大街小巷,最后停留在了一家深幽的咖啡厅——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店员也没有。着实看不出是“随便”哪个咖啡厅。
咖啡厅装修文艺,但空无一人,这让阿尔弗雷德有些警惕。他说:“嘿,亚瑟?”
被叫到的人回头看他了,看进墨镜后的湛蓝眼睛。“……嗯?”
“呃,”阿尔弗雷德抑制住了突然想再叫几次亚瑟名字的冲动,“这是哪儿?我是说,这里看起来有点不正常,你确定——”
“哦好吧?这里其实是我以前用来专门跟朋友喝下午茶的地方。”亚瑟推开门,门铃清脆地响了。
阿尔弗雷德还是有些不情愿进去,太安静了,让他浑身不自在,他其实觉得闹哄哄,里面光怪陆离的酒吧比较好。——逃跑其实也更方便。
“下午茶这种古老、古老的东西……啊……”阿尔弗雷德突然想起自己要速战速决,于是只是嘀咕了一点怨言就走进了那扇亚瑟为他推开的门。
阿尔弗雷德等着亚瑟猛然锁住门不让他出去,但亚瑟没有,自从阿尔弗雷德进入咖啡厅后他就主动放开了两人握紧的手。这使阿尔弗雷德低头看了看不再被拉住的那只手,亚瑟的手没有留下什么温度,说实话他的手有些冰凉。但是他感觉自己的手仿佛记忆海绵一样,仍保留着亚瑟的手的形状。即使强行活动了手指,他还是感觉到了某种令人失落的吸引力。
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
结果就是亚瑟拿一杯咖啡和一杯红茶面向阿尔弗雷德时,他正把双拳握得紧紧地。
“阿尔弗雷德?”亚瑟语气像是叹息,与之前的亚瑟完全不同。他把两杯东西都放在一张靠窗的双人桌上,“我知道你从来不喜欢被强迫……抱歉,如果我之前的所作所为有损你独立的人格的话,我只是……咳咳咳咳咳咳!”亚瑟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看样子是要咳出血来。他迅速拿出了条随身的手绢,捂住嘴巴。
“噢——那个——”阿尔弗雷德有些担忧地看着亚瑟,“……你还好吧?”
“噢还不错!坐下吧,不我是说,我能否请你坐下,喝杯茶呢先生?”
亚瑟看起来又要开始剧烈地咳嗽。阿尔弗雷德回答着:“噢是的!当然!我会的!!”
当他们最终面对面坐着时,亚瑟小啄了一口红茶,“这里没有人,我想,你大概可以把那些装扮摘下了……总是戴着很难受,不是吗?”
“嗯,是有些。哦吼你说怎么着,我差点忘了!”
阿尔弗雷德把墨镜摘下,还有头上那顶嘻哈帽。这下他的帅气外表完全展露出来了,亚瑟盯着他打量了几秒。阿尔弗雷德则疑惑地发现亚瑟这时眼神中填满了的甜蜜的痛苦。他眨眨眼,“嘿?怎么了?”
“我在看你的蓝眼睛——并不是因为他们酷,你懂吗?不是你想的那样,但是,好吧,他们很蓝。”
亚瑟又认真凝视了一会儿阿尔弗雷德的眼睛,但阿尔弗雷德的眼神无法与亚瑟的目光相会,好像亚瑟透过他的眼睛凝视着某些其他的东西,更深更远一些。
“有多蓝?”阿尔弗雷德忍不住追问,他有预感,他会得到一个非常令人满意的答案。
“很蓝很蓝,是天空的湛蓝,也许比天空还要蓝一些。”
“它们好看吗?”
“嗯哼,非常漂亮。”
“哇哦,我也看见过自己的眼睛。那你还看见过比这更蓝的眼睛吗?”
“没有,至少在我看见过的人之中。它们真的很蓝,我想我再看多少人也只有这个答案。”
“酷!你的意思是我的眼睛有世界上最蓝的那种蓝咯?”
“是的,最蓝的。也是最漂亮的蓝。”
“哇哦哦哦你说得我都有点害羞了,好吧事实并非如此,我想听更多,来吧。”
“别臭屁,我是不是说得有点太多。”
“噢,那假设,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或者某个不起眼的角落,就有一个眼睛比我蓝的家伙呢?等会上帝啊这让人难以想象。抱歉我给了你一个大难题哈哈哈哈哈哈哈。”
“也许吧。”
“嘿,你刚刚说我有世界上最蓝的眼睛。”
“我怎么知道,你的好胜心太强了小孩儿。”
“谁是小孩儿!你这个老古板!我感觉糟透了。”
“笨蛋,你就是个正在闹脾气的小鬼。警告你,撒娇对我没用……”
“喂!你一定要激怒我吗老古板!”
“我猜你下句就要说‘该死的粗眉毛’了。”
“你这该死的粗——嘿!”
“嘿!”亚瑟学着阿尔弗雷德的样子。眉毛拎起来。
“你……”阿尔弗雷德说不出第二个单词来,他控制不住嘴角的微笑逐渐扩大。
晚霞漫上屋檐,把世界染成瑰丽的粉红。亚瑟提出了要去附近的公园的意愿,阿尔弗雷德同意。
阿尔弗雷德重新戴上了那些用于遮挡的装备,在他偷偷瞟向亚瑟的眼神里,是无法没有艳羡的。——可以光明正大、磊磊落落地和朋友出去玩,会开那些愚蠢的玩笑,一起干些疯狂的事情,给互相拍一些恶搞的照片。不要一帆风顺。起起跌跌会让人看清楚忠诚的朋友。能够毫无防备的托付感情于某人,甚至分享死亡。
两人自然地牵起手来,迎着霞光走去时,阿尔弗雷德的心境接近于他独处在空旷房间里时的情况,又有些不一样。原因很模糊,是用眼睛看不见的某一种狡猾的东西吧。
很像有魔法力量从被握住的掌心中传递过来,让他自己的身体莫名其妙升温了,从而感受到一种从容的温暖,油然而生出面对未知的诱惑时,“这样可不行”的自我保护意识。
于是在经过人群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放开了手,亚瑟的那只手失措地落空了,他没有转头看向阿尔弗雷德,一声失落的叹息也没有。
靠,这也太蠢了。阿尔弗雷德不由自主地望着亚瑟闪亮的金色发梢的那个时刻,他皱眉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好吧,这可不是我想要的。但同时他又有一种奇怪的解脱感。
阿尔弗雷德快乱套了,他觉得这都是走在那个英国人身边的错。
“阿尔,在这里等我一下。”
英国人丢下这句话就消失了。阿尔弗雷德对那个奇怪的称呼——阿尔,逐渐醒悟过来是为了掩人耳目,但只有他被这样的称呼着可不大公平,他立在那儿迅速地想了一个好名字,准备在他回来的时候给亚瑟一个惊喜。不不,现在开始就要改口,叫做——“亚蒂”。
稍微又等了一会,阿尔弗雷德这才忽然发现,这是个逃跑的好时机!天呐这段空闲时间可是他向经纪人那里好不容易要来的,要不是突然发现一旦独处一室那要命的孤独感就会铺天盖地的涌来,他就不会迫不得已出来约美女消遣了——也就不会遇上亚瑟了。
也许这段度过的时间会比花天酒地消磨掉的时间要更有意义,至少阿尔弗雷德感受到了一种满足感,就和一天工作的忙碌结束一口气吃下好几个汉堡直到填满肚子一样,尽管是自己喜欢的工作也会感到疲惫。
单纯的睡眠或是喝酒调情往往都会使他的精神更加混沌,但是这样子和一个认识不到一天的人漫无目的地聊天,偶尔就放肆地宣泄了自己的情绪,没有掩盖,没有危机感。阿尔弗雷德很随便,准确的来说,他总是表现得很随便,因为有很多感情总是不可能坦白的,注视着的目光太多了。和亚瑟在一场无聊的下午茶中,交谈时莫名地有种与老朋友发牢骚的感觉,好像两人间原本就存在了的游戏规则,可以痛击对方弱点以此获得一段长久的大笑,谁都不会介意。
亚蒂……好像也就是很久以前取给亚瑟的昵称,阿尔这个昵称也一样,长久地本就存在了的,曾经也是两人经历过很多很多的,只是暂时忘掉了而已,忘掉了也没有关系,两人之间越来越深的羁绊是从来都为彼此感知的。
阿尔弗雷德在晚霞里晕乎乎地想着,不知不觉走到了公园一棵不知名的大树旁。
好像是时候走了吧,说再见什么的好麻烦,再说在刚开始的时候我也是被要挟着过来的,……逃跑也是很有理的吧?他大概会难过一会儿?啊,他要是把这件事说出去怎么办!
……不过,有人会相信他吗?噗嗤,当然不会啦。
……不过,还是先藏起来看看再说吧,回去也没事情做的样子,他发现我不见了会是什么表情呢?要是我把手机带出来就好了,被捉弄了一定会很可爱的吧。
阿尔弗雷德想也不想就轻松地爬上了树,在树的枝丫上蹲着,还很浓密的绿盖把他的身形很好的掩盖住了。只有恶作剧时才会有的兴奋而焦急的等待开始了。
亚瑟的身影已经可以被看见了,他手里拎着一个大袋子,看不清楚里面装了什么。但是亚瑟并没有直接去他叫阿尔弗雷德等一下的地方找他,而是径直去周围搜寻了一些可能藏人的地方。
诶嘿,懂我的家伙!阿尔弗雷德在树上惊奇地想着。
他如愿以偿地看到了亚瑟搜寻无果后的黯淡神情,伴随着自己从心脏处传来的小小压抑。效果并没有想象中的好,不过确实让他有股得逞的小得意。
鬼使神差般,亚瑟走到了阿尔弗雷德躲起来的那棵树下,那儿有一排长椅,面对公园内湖。亚瑟在那里坐下,怀抱着袋子,湖面将夕阳反射到亚瑟面庞,阿尔弗雷德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上面的落寞,然后绿眼睛闭上了,嘴角扬出一个无可奈何的弧度。阿尔弗雷德感觉再看下去他就要窒息而死了,他调整了一个欢快的语调,叫着:“亚蒂!!”
亚瑟猛然抬头,绿眼睛的注视就跟着阿尔弗雷德从树上跳到自己身边。“嘿亚蒂?你在这儿干嘛?”阿尔弗雷德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
坐在长椅上的人立即明白了这个新昵称的含义,“嘿阿尔,我在这儿等你啊笨蛋。”
原先的表情不见了,阿尔弗雷德很满意自己对亚瑟情绪变化的影响。
“唷吼你买了什么?这么一大袋。”
“下午让你陪我喝了一次下午茶,我觉得晚餐应该选你喜欢的。”
袋子里面是汉堡可乐鸡翅薯条。
“亚蒂你太神奇了!这就是我喜欢的!太谢谢你了!!”亚瑟微笑了。
阿尔弗雷德此时却在心中吃力地想啊,yes,终于把那个词对他说出来了——
他们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面前是湖上的夕阳,耳边是猎猎的晚风,身边长了一棵可能跳下一只阿尔弗雷德的、不知名的树。他们讲了很多事,有关第一次喝酒,某一个叛逆的晚上,还有曾经的坏习惯……
最后的最后,星子在天边发亮,“天气真好,终于不是下着大雨了”亚瑟醉醺醺似地说出这样一句话。
亚瑟的手缓缓覆上身旁的人的手。柔软的指尖颤抖着摸索,然后轻轻地握住。
阿尔弗雷德望向亚瑟,亚瑟闭着眼。他又低头盯着叠在一起的手,温柔、温柔、温柔。
这一刻会永远定格。
“抱歉,固执的让你陪了我这么久。”亚瑟开口的同时也收回了手,“不过现在说好像也没什么用,都已经到最后了。”
阿尔弗雷德不知道如何打破此时的难过气氛,因为他在尽力克制鼻尖涌上的酸楚。
亚瑟看着他,说:“被稀里糊涂地带过来很生气吧?我是希望你也能和我一起度过好时光的。我从来没有如此开心过。不过,这样的好对你来说还不够吧?我的话,只要坐在你身边,坐在你对面也好,以我的身份陪伴着你就已经足够满足了。看到这样的你我很惊喜,和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不大相同了。
之前找不到你的时候,我真的以为你走了,说实话。那时候我有些伤心,但是正常人都会逃开的吧,更何况是你这样的超级巨星,当然没空和我在一起浪费时间。别人见你都要预约,凭什么我说陪就陪。别笑我了现在,留给以后慢慢笑吧你。其实那样子也不错,我当时想的是。因为我太自私了,明明已经失去过你一次了,还要再出现在你面前。真的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告别的话,让我再唠叨一会儿吧。
……好吧,差不多了,我本以为这些话永远也不会有机会对你说了,所以没有组织过语言,啰嗦什么的我知道啦笨蛋。我能够找到你已经非常幸运了。我以为找到你的话,我也许就可以最后体会到我一直以来都有些怀疑的悸动,然而我到这一秒,还是无法确定。我来到你的面前,跟你交谈的意思,总的来说就是想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至少有一个人是真心喜欢你的。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在你没有记忆的时候,在你还有许多缺点的时候,就有一个人就开始爱你了。虽然这个人不是那么好。可是你从来都不是一个没有人爱的孩子,相信我,虽然你没有父母。”
阿尔弗雷德抿了抿嘴,他不说话,他在拂去亚瑟脸颊上止不住的泪水。“拜托,别哭了。”他低念着。
“阿尔,你拥有世界上最蓝的眼睛。我也愿你那些愚蠢的笑意永远在那里。”这是阿尔弗雷德眼前彻底模糊后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带有温柔的笑意。
榭寄生在树上开着花,树下——阿尔弗雷德伸出双手,坚定地上前,一把把亚瑟揽入怀里。他一手让亚瑟的头埋在自己的颈窝间,一手托住亚瑟的背让他们俩的胸膛相贴,他感到亚瑟的那颗心脏在自己的右边跳动着,打着安稳的节拍。
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在这个特殊的时刻,竟没有人能完全分辨清自己扼在胸中的感情,激烈、深沉。
这个拥抱,他们相欠了很久。
不只是拥抱,还有爱、和平和饶恕。
阿尔弗雷德把自己的名片塞进亚瑟的衬衣口袋。
他奔跑进一个无人的角落,浑身颤抖着,用手捂面。
最后,他还是无法说出“再见”。
等到可以大大方方地面带微笑地说出来的时候,再牵住那只冰凉的手永远永远不放吧。
第二天一早他就收到了一封信,在信箱里。没有地址,只有一个收信人——“阿尔”。
里面写着:
“亲爱的阿尔:
      时间关系前面的客套话我也不说了。有非常急的事要出去一段时间,可能无法联系。你给我的名片,都好好记住了,然后把它烧了。被别人看到一定非常麻烦的。继续保持你的笑容吧笨蛋。
     PS:别忘记我。
                                             你的.”
收到那封信的五年以后,阿尔弗雷德的确再没有收到任何亚瑟的讯息,他发现自己对亚瑟一无所知,并常常对此懊悔不堪。他每年圣诞都会在那棵长有榭寄生的树下等,也不知道等不等得来,反正每年可以趁着这个当儿思考思考,如果今天,他站在自己面前,还有没有勇气说“谢谢”和“再见”。思考思考他五年前说的话,当他握着自己的手的时候。
“你说你从未有如此开心过,我也是噢。”
“我曾经想过要逃跑,但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感觉并不是那么糟。”
“希望下次让我主动牵住你的手,我想要我的手指插进你的手指缝里。你呢,再也不用放手了。我也不会放手的。”
“想要有更多的时间给你看我不那么孩子气的一面。”
“我感到非常开心,我想要是我能和你一起回家的话,也是会有如此心情的。”
这是那一天没能说出来的答复。阿尔弗雷德甚至连意识到自己是gay的步骤都跳过了,他的心被某人一击命中。从此注定活在幸福的痛苦之中。
第六年,圣诞节前夕。阿尔弗雷德捧着一杯热咖啡坐在和亚瑟第一次见的地铁站里。
有人走过来,说——
“你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吧?”

【】
阿尔弗雷德迟疑了一刻,才抬起头来。他的耳朵告诉他这不是亚瑟。
眼前站着一个留有淡金色长发还有一下巴胡渣的男人。他皱了皱眉,不打算回答。
那双紫眼睛里透出可怜的笑意。“你真的以为亚瑟是偶然认出你的吗?”
“你想说什么?”阿尔弗雷德略带危险的眼神盯着他。
“哥哥我想说,”自称哥哥的人叹了一口气,“我没想到我可怜的亚瑟会拿他生命的最后那些时日用来去找一个根本不认识他的阿尔弗雷德。”
“那他妈的生命的最后时日是什么意思?”阿尔弗雷德为赶走突然浮现在脑内的可能性而用力皱眉。
“字面意思。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他失踪的那一会儿去干了什么,我真惊讶你竟然都不会去询问一下这个地铁里的工作人员,或是天天经过的上班族,他们看到了什么。”
嘲讽的语气让阿尔弗雷德想要疯狂回击,但是他现在浑身发麻,无法动弹。
站着的人继续说:“我了解到的情报,我可以跟你分享一下。到时候也请你作为回报,也跟我分享一下到底亚瑟最后对你说了什么让你每年像个傻瓜一样等他?OK那么我先说。”
亚瑟在这个离阿尔弗雷德住所最近的地铁站寻找了三年,等待那个千万分之一的出现等了三年。他的疾病让他的精神状况有时不正常。地铁里的工作人员每天都看见亚瑟立在出站的过道边,目光飞快观察着每一个人。三年中有些日子亚瑟会莫名地拦下每一个人,问他们是不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答案当然是否定了。他不知道要找的人今天会穿什么衣服,不知道阿尔弗雷德会怎样掩盖住他自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哪一个时间,就与阿尔弗雷德擦肩而过。他几乎是疯狂地寻找,他凝视每一个拥有蓝眼睛的人,但有时他跟工作人员交谈时他会透露其实他对这个并不抱有希望,因为那双漂亮的蓝眼睛是应该被藏在昂贵的墨镜之后的。亚瑟三年来搜寻的范围从来没有超过这个地铁站。
“别担心我,我觉得自己还有挺多时间的,等待着的日子也过得不错。我也不一定真的要找到他啦,就在这个地铁站里碰碰运气吧,如果我真的要遇见他的话在哪里寻找其实没有太大区别吧,他愿意来的话就来吧。但是……如果哪天真让我碰到那个笨蛋的话,我大概,第二天就会幸福地死掉了吧。”
“胡子混蛋,我把这些告诉你是因为我觉得你可能会明白我的感受,你也体会过得啊,就是在等待那个人的时候——好了哈哈哈我不说了。所以要是让我知道你把这件事情八卦出去的话,要你好看!我可不是说说的混蛋!”
弗朗西斯在对阿尔弗雷德讲述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亚瑟在他手机里记录下的,没有被发出的语音以及亚瑟最后一次有精神讲话的时候,他对弗朗西斯讲述的那些。
“所以……不是偶然,也不是巧合?”阿尔弗雷德还是无法完全相信,因为在那个自称“哥哥”的人的口中,亚瑟简直如同一个精神病患者,而在阿尔弗雷德的印象里,亚瑟并不是这样的,和疯子,一点都搭不上边。如果就因为一些让人捉摸不透的举动而被认为不正常的话,那阿尔弗雷德自己大概就是世界上最大的疯子了。
“就是这样喔,哥哥我也被骗得很惨呢。不过……你更惨。”
阿尔弗雷德试图让自己镇静下来,以免自己一时冲动把这个句句都带挑拨意味的臭人妖给一拳打倒在地。
“我不知道亚瑟怎么想的,他大概觉得你这样更好。但是我有幸了解到你一无所知地等了他六年,哥哥我自己觉得世界不应该对你如此残忍,让阿尔弗雷德成为一个像失了归宿的可怜虫。我奉劝你一句,停止这没有用的等待吧,亚瑟不会再回来了。现在轮到你来说了。”
“等会儿,你凭什么说亚瑟不会回来?”
“小鬼真是烦人唷,听哥哥的话不就好啦。你那么想知道原因的话,你说完了我再告诉你。”
弗朗西斯已经在考虑要不要跟亚瑟一样哄着这个小鬼,真相总是有些残忍,有时候残忍得已经过于平淡了,也就没有必要被知道了。况且他并不确定听完之后眼前这个精力旺盛的年轻人会做出什么举动,令人胆寒的结局大概会占的比例多一些。——那么就算了吧,随便蒙混过去就当结束了吧。
阿尔弗雷德开始说了:“亚瑟他在这儿把我拦下之后强迫我和他一起走,你说的没错,他精神看起来不正常。时而哭时而笑,他钳住我的手不让我逃跑,我简直搞不懂他要我做什么,他嘴里嘀咕着一些奇怪的话,我看出他的疯狂,所以先是遂着他的意来到公园,然后我们打了一架。”
弗朗西斯看上去很迷惑,“然后呢?”
“他使尽办法不让我逃走,可我还是挣脱开了,结果他把我的一个很重要的东西给抢走了——那是我之后才发现的。所以我才在这里等他,我想要他把那东西还给我。”
“是什么东西?”弗朗西斯越发摸不着头绪了。
“啊,看来他没有跟你说。那个东西隐秘而宝贵,所以我不能告诉你,抱歉。我需要他自己把那个东西交出来。就是这样。”
什么嘛,弗朗西斯难以置信,但是阿尔弗雷德完美的把一切说通了,他改变了主意。“我还以为你们……”
“我们什么?”阿尔弗雷德沮丧地摇头,“你以为我是gay?不,就算我是gay也不可能喜欢那种……你知道的,疯子,而且还老古板。”
“噢、噢、是的看来是我想错了。真的抱歉。”弗朗西斯说,“好吧,那让我告诉你故事的结局。非常遗憾,你可能再也找不回你那个被偷走的至宝了。因为……亚瑟死了,在六年前,据说是给你留下不好回忆的那天的第二日早上。他的所有东西,他要求的,都被火化了,包括他自己。所以,你最好想办法找到你那个宝贝的替代物,尽管我知道有些东西的意义并不在于那些物品本身……”
阿尔弗雷德在听到“亚瑟死了”的时候感到脑中一阵嗡响,那一瞬间他适当的表情空白了。该死,怎么又是这样,他可不擅长咽下眼泪啊。
“啊啊好啦我知道了!真是烦人,那么好吧,我先走了人妖先生。”
“你这小鬼!叫弗朗西斯哥哥啦!真是——
没礼貌。”弗朗西斯看着阿尔弗雷德步履匆匆地走向厕所的方向,心中突然闪过一丝惊疑。“嗯?……啊果然就算过了六年,再回忆小亚瑟的这一件事还是让人很不舒服呢,啊呀亚瑟这又是干什么呢,让自己最爱的人讨厌自己然后露出那样可爱的笑容离开?我可真是一点也搞不懂啊。”
脱离了所有视线,阿尔弗雷德眼睛里却什么东西也流不出来了。亚瑟你这个大骗子!!
“我的至宝,找不回来了……”
“…告诉我该怎么办,亚蒂……告诉我。”
阿尔弗雷德看见镜子里自己因痛苦而扭曲的脸,还有仍然湛蓝的眼睛。他认真地看着,逐渐逐渐,一个亚瑟的身影从终于泛起的水光中浮现,亚瑟望着他,似乎在称赞他的眼睛有多么多么蓝。一念之间,在一滴晶莹的泪落下之后,阿尔弗雷德看到自己在尽力微笑,他对着转瞬即逝的那对充满爱意的祖母绿色眼睛,低低地说——“再见。”
然后那绿色彻底湮灭。

别问阿尔弗雷德为什么对上帝笃信不疑,他会说:“嘿伙计,你能想象吗?因为我曾遇见过天使!哈!”

爱的原料从来不会缺这三个——等待、陪伴、还有那么一点儿疯狂。
阿尔弗雷德同样对此深信不疑。

/全文完/

 
   
评论
热度(24)
  1. ジャスミン<茉莉>-木西木西- 转载了此图片
夏天你需要一片蓝洋洋的海。

还有,一个我。


坚信一切来源于热爱。

QQ:3120674959 欢迎扩列!